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三十五章 易容术
    ..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那第二个选择呢?”沈安溪想听第二个选择。

    安妮把玩着自己的头发,漫不经心的回了一句:“你可以选择换一个身份。”

    “换一个身份?”沈安溪有些不明白安妮的意思。

    “对啊,换一个身份,让所有都认不出你,以另外一个人的身份生活在这个世界。”

    安妮说出的第二个选择,让沈安溪心动了,而同时她也很好奇,如果说让所有的人都认不出来她是谁,难不成是让她去整容吗?

    “怎么样?你选哪个一个?”就在沈安溪还在思考第二个选择的时候,安妮的声音幽幽响起。

    “安妮,第二个选择不会是让我去整容吧?”沈安溪十分的疑惑。

    安妮听到沈安溪的问题,一脸无奈的看了她一眼。

    也没有回答沈安溪的问题,而是直接起身离开,留下一脸懵的沈安溪,怔怔的看着安妮的背影。

    怎么安妮还没有回答自己的问题,就走了,沈安溪重重的叹了一口气,像是泄了气的气球,有些颓废。

    “啪”原本漆黑一片的房间里,瞬间被灯光照亮了。

    沈安溪的眼睛已经适应了夜的黑,这突如其来的灯光很是刺眼,她下意识的就伸手去遮住了。

    等她回过神来,安妮已经提了一个化妆包坐在了她旁边,沈安溪则是一脸茫然的看着她,有些不知所措,安妮要做什么?

    “诺,不需要你整容,就用这些东西就可以了。”安妮把手中的化妆包放到了沈安溪的怀中。

    沈安溪在安妮的注视下,半信半疑的打开了化妆包。

    “这,这不就是一些很常见的化妆品吗?”在打开化妆包以后,沈安溪发现里面无非就是一些很常见的化妆品,也没有什么很特别的东西。

    “对啊,就是这些东西。”安妮看着沈安溪一脸疑惑不解的样子,很肯定的点了点头。

    她从化妆包里拿出一个气垫,嘴角微微上扬:“这些东西,不仅可以用来化妆,它们还有很大的用处。”

    沈安溪看安妮这么笃定的样子,心里开始暗自期待起来。

    只见安妮又从化妆包里翻腾出一管像是牙膏的东西,举在沈安溪的眼前。

    “安溪,你听过易容术吧?”

    易容术!沈安溪在听到“易容术”这三个字眼以后,整个人都为之一振,难道安妮会易容术?或者说她举在自己眼前的这个东西和易容术有什么联系吗?

    沈安溪兴奋的抓住安妮的手,“当然听过!安妮,你会易容?”她有些不敢相信,同时又很激动,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

    “安溪,你不要这么激动嘛,你弄疼我了。”安妮一脸嫌弃看着沈安溪,皱着眉头说道。

    这个时候,沈安溪才意识到自己太过于激动了,连忙松开了自己的双手。

    安妮清了清嗓子张开说道:“对啊,我会易容术,而我刚刚给你看的这个东西,也就是易容里面经常用到的。”

    在听到安妮肯定的答案以后,沈安溪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去让安妮演示给自己看了。

    “安妮,安妮,你给我秀一手啊。”沈安溪的内心已经被兴奋充满了。

    安妮没有说话,而是把沈安溪怀里的化妆包放到了自己的一旁,然后仔细打量了沈安溪的脸一遍,又从化妆包里取出一些工具。

    很普通的粉底液,修容笔,气垫,还有那管安妮所说的易容膏。

    “闭上眼睛。”安妮的声音在沈安溪的耳边响起。

    沈安溪很配合的闭上了眼睛,她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安妮在自己的脸上进行着操作,可是她闭着眼睛,也看不到安妮的操作方法。

    时间约摸过了半个小时的样子,安妮让沈安溪睁开了眼睛,并把一面镜子交到了沈安溪的手里。

    手里拿着镜子的沈安溪,动作有些迟疑。

    “看看呀,怎么样。”安妮看沈安溪犹豫不定的样子,莞尔一笑说道。

    沈安溪看了安妮一眼,点了点头,随后把镜子举到了自己眼前。

    镜子里的沈安溪,已经完全换了一个模样,镜中的人儿艳丽无比,肤如白雪,烈焰红唇,脸颊绯红,不同于以往的沈安溪那般娥眉轻扫,不施粉黛的美。

    细细端详,沈安溪发现自己的眼睛鼻子嘴巴和唇还有面容的线条,好像都有了巨大的变化,而深度化妆还可以改变一个人的气质。

    这还是自己吗?沈安溪难以置信的伸出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

    “易者改变,容者容貌,所谓易容术便是改变人容貌的技术。”安妮在一旁漫不经心的说道。

    “安妮,我不会是在做梦吧?”沈安溪还是有些不敢相信,镜子里照印出来的是一张完全陌生的脸,她一开始心里还是有些准备的,可当她看到镜中的人儿,内心已经被易容术彻底颠覆了。

    “没有做梦。”安妮一脸淡然的回答道。

    沈安溪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努力让自己的情绪平复下来,不她还是忍不住想要感慨,这真的是大千世界无奇不有啊。

    而她不知道的是,其实沈枞渊也会易容。

    “安妮,你教教我呗。”沈安溪已经见识到了易容术的神奇,那么接下来她应该拜师学艺了。

    她从来都没有想过,原来化妆品还有这么大的用处,居然可以使人看起来就像是换了一张脸一样。

    安妮从床上站了起来,以居高临下的姿态俯视着沈安溪,一只手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一字一句的说道:“我考虑考虑。”

    “哼。”沈安溪瘪了瘪了嘴。

    “这有什么好考虑嘛!”随即,她又嘟囔了一句,安妮这就是分明逗着她玩。

    沈安溪佯装生气,偏着头,不再看安妮一眼。

    “当然要好好考虑喽,再说了.....”头顶上方传来安妮的声音,不过她说话说到一半就停住了。

    “再说什么,你倒是说完啊。”沈安溪翻了一记白眼,闷闷的回了一句,这安妮怎么还欲语还休了,简直就是在掉她胃口。

    “你这样像是求人教你的样子吗?你求我啊,你求我,我就教你。”安妮话锋一转,就让沈安溪求她。

    原来说了半天,就想让自己求她嘛,沈安溪才不会屈服,才不会让安妮如愿。

    沈安溪一动不动的盘着腿坐在床上,低着头,也没有搭理安妮。

    反观安妮,见沈安溪这样,作势就要走,她没有注意到的是,低着头的沈安溪突然嘴角微微上扬,勾起一抹笑意。

    当安妮还没有走出两步,一只胳膊就被人扯住了,一股力把她向后一拉,沈安溪顺势就紧紧的抱住了安妮的一只胳膊,并且倚娇作媚的说道:“安妮,安妮,你最好了啦,教教我嘛。”

    沈安溪这撒娇的模样,换做是任何一个男人看了以后,估计大多都是我见犹怜,可安妮是女人,根本就不吃这一套,恨不得沈安溪离她远点。

    她见沈安溪这个样子,还肉麻的挽着自己的胳膊,不禁打了一个寒颤,鸡皮疙瘩的掉了一地,赶忙把沈安溪从自己身边推开。

    “沈安溪!你正常点好不好!作死了!我教你教你!算是服了你了!”不曾想,沈安溪还有这么矫情的一面。

    被推开的沈安溪也不恼,而是抿嘴一笑,见安妮一脸无奈嫌弃的模样,算是明白了,以后有什么事情,需要安妮帮忙的话,就这样恶心她。

    沈安溪还不相信了,还治不了她,安妮完全就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自讨没趣。

    “那快开始吧!”沈安溪已经跃跃欲试了。

    安妮打了一个的的哈欠,她有些乏了,而沈安溪看起来却是没有丝毫的睡意,这样下去,估计得折腾到天亮了。

    “你去把妆卸了吧,明天教你,我困了,早点休息。”安妮也不等沈安溪回答,便一溜烟的跑出了房间,顺带替沈安溪关上了门。

    沈安溪瞪着两个大大的眼睛,不知所措,抬手看了看表,已经是凌晨三点了,确实该睡了。

    夜已经深了,与此同时,另一头的沈枞渊也同样没有睡。

    他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睡不着,自从沈安溪离开以后,他就没有再安稳的睡过一次觉。

    在沈枞渊的心里,他始终不愿意相信沈安溪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的这件事,他只想等着她回来。

    只要沈枞渊一闭上眼睛,脑海里就会浮现出沈安溪留下的字条,要不就是沈安溪一身是血的模样,又是一夜未眠。

    清晨,阳光透过百叶窗,照射到了沈安溪白皙的脸庞,许是因为睡的太晚的缘故,今天早上沈安溪一觉醒来已经是中午了,她挣扎着从床上坐了起来,烦躁的揉了揉自己一头乱糟糟的头发。

    “沈安溪,你个猪,快点起床了。”这时候,门外传来安妮的声音。

    沈安溪也没答话,伸了伸懒腰,不慌不忙的洗漱了一番,客厅里安妮还在不停的摆弄着她的电脑。

    “炒饭和橙汁在桌上。”

    “又是炒饭啊?”沈安溪有些无奈,她已经吃了很久的炒饭了。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