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章 再遇沈枞渊
    沈安溪神色漠然的开口,把刚才的事情又发生重新复述了一遍。

    沈枞渊的脸色和刚才的沈安溪如出一辙。

    心里更是冷笑连连,好一个“野孩子”。他沈枞渊的家事,由不得别人妄自谈论。

    一旁的老师此刻也听的是寒蝉若惊,直冒冷汗,她怎么也想不到林家宣会这么胆大。

    沈家在本市的地位和权势,也不是什么人可以轻易撼动的,在本市有谁不知道他沈枞渊是什么人。

    “老师,你说这该怎么算?”沈枞渊的有些低沉的嗓音把老师的思绪又拉了回来。

    时间就如静止了一般,没有人再开口一句话,甚至有的小朋友已经快要被这压抑的氛围吓哭了,可还要拼命捂住自己的嘴巴,不让自己哭出声来。

    他们都在害怕,害怕沈枞渊。

    “沈,沈总,您,您说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老师硬着头皮,磕磕绊绊的说了一句。

    她快要紧张死了,额头上是细密的汗珠,手已经不自觉的握在了一起,手心里也满是汗渍。

    林家宣也是一脸懵的拉了拉老师的衣角,吧唧着嘴,可怜巴巴的望着老师。

    安妮两臂怀抱于胸前,冷眼看着眼前的一切。

    沈安溪见两个宝宝也没有什么事了,而沈枞渊也来了,她决定离开,剩下的事情都交给沈枞渊就好了,她不想和沈枞渊之间有什么过多的接触。

    “安妮,我们走吧。”

    沈安溪说完便拉着安妮,作势要走。

    “两位等一下,好吗?我有话要说。”然后当沈安溪拉着安妮还没有走出去几步,身后就传来沈枞渊的声音。

    闻言,沈安溪停下了脚步,脸上的神色有些复杂,好在她此时正背对着沈枞渊,沈枞渊看不见沈安溪脸上变化的表情。

    “烦人。”沈安溪低声咒骂了一句,她就是不想和沈枞渊有过多的接触,偏偏沈枞渊还不让她和安妮走,这也没有什么事和她有关了啊。

    “怎么了,这位先生还有什么事吗?”沈安溪竭力调整好自己的面部表情,脸上挂着一丝陌生而礼貌的微笑。

    沈枞渊对上沈安溪微笑的眼眸,心里一惊,眼前这个人的眼睛和沈安溪竟有些相像,可她的面容和沈安溪的毫无半分相似,就连声音也是截然不同。

    他稳了稳自己的心神,或许是因为自己太过于思念沈安溪,精神都变得恍惚了。

    “二位,今天的事真是麻烦你们了,如果以后有什么用的到本人的地方,尽管开口,这是我的电话。”沈枞渊走上前,把自己的名姓片递到了沈安溪的面前。

    “呵。”沈安溪在心里冷呵一声,沈枞渊还是那样的自信,他就笃定自己一定会手下那张名姓片了吗。

    就在她准备开口拒绝的时候,沈枞渊手里的名姓片却被一只十指纤纤的手收下来。

    “嗯,沈枞渊,知道了。”安妮拿着那张名姓片,扫了一眼,很是随意的放在了衣服上衣的口袋里,对着沈枞渊大大咧咧的说道。

    “对了,沈先生还有什么事吗?”安妮又说了一句,顺带附上了一个微笑,露出自己几颗大白牙,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

    这个时候,沈枞渊才把注意力放在了沈安溪一旁的安妮身上,他不动声色的从上到下的打量了安妮一遍,年纪看起来不大,长相甜美,看起来还挺阳光。

    “没事。”沈枞渊也回了安妮一个十分绅士的微笑。

    沈安溪静静地看着两个人,也没有主动插话。

    “安沈,那我们走吧。”安妮故意当着沈枞渊的面,叫沈安溪安沈。

    原来那个女孩子叫做安沈,“安沈”沈枞渊在心里默默的念了一遍,他也没有再阻碍两个人离开,只是眼神富有深意的望着两人离去的背影。

    “老师,刚刚那两个人是做什么的?”

    “啊?那个,那个她们是来应聘幼儿心理咨询师的。”老师结结巴巴回答了沈枞渊的问题。

    而在沈枞渊听到心理咨询师这个几个字的时候,眼睛一眯,心猛然漏了一拍,沈安溪以前就是一名心理咨询师。

    他所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暂时把这些事放到一边,眼下他还有更重要的事去处理。

    大宝和小宝嘟着嘴,有些失神地看着沈安溪离去的方向,他们都还没有和那个阿姨说再见呢。

    随后,沈枞渊让老师叫来了在场所有小朋友的父母,他倒要看看,他们有什么底气敢在太岁头上动土。

    沈枞渊沉着脸,坐在幼稚园的校长办公室里,接受着众人的道歉。

    他冰冷的眼神扫视众人一眼以后,故意压低声音说道:“以后,我不希望再听到有人在背后嚼舌根。没什么别的事的话,各位就都回家吧。”这是沈枞渊对在场所有的人一个警告。

    众人闻言,战战兢兢的点了点头,带着自家的孩子退出了校长办公室。

    幼稚园的校长见众人都散去,长长的舒了一口气,刚才那些人,好歹也是本市有头有脸的人物啊。

    “刘校长,听说你们学校在招聘心理咨询师,我有一个朋友加安沈,如果她来应聘,还望校长照拂一二。”语闭,沈枞渊来着两个宝宝,就出了校长办公室,留下呆板在原地的校长。

    沈枞渊这样做,也不知是出于什么心情,虽然着实有些唐突了,也就当是还了那个叫做安沈的人情。

    当沈枞渊处理完两个宝宝的事以后,沈安溪和安妮已经早早的回到了家中。

    “安妮,你干嘛接下那张名姓片!”沈安溪背靠着沙发,语气里有些不开心。

    安妮一屁股在沈安溪的旁边坐下,仰着头,望着天花板答道:“傻啊,你现在已经不是沈安溪了,不要带着沈安溪的情绪去对待沈枞渊,你这样反而会吸引他的注意。”

    对于安妮的这个解释,也无话可说,安妮说的没有错,不过她已经很努力的在控制着自己的情绪了。

    和沈枞渊的两次见面,沈枞渊都没有认出自己来,沈安溪竟有些无所适从,她既开心自己好像真正的和过去说了再见,沈枞渊也不再认识自己,她又难过,曾经最熟悉彼此的两个人,再见面,却是这番景象。

    看来,沈枞渊也已经完全把自己当成了一个陌生人了。

    而盘算着一切的安妮,她的第一步计划已经成功迈出,剩下的事也就自然而然简单许多。

    “安溪,既然你已经换了一个身份了,那接下来你该准备怎么办?”安妮眼里闪过一丝精光,侧着头,看着沈安溪。

    “叫我安沈!接下来?接下来我们不是要共同对付仇人吗?”沈安溪强调了一下自己的名字,接着又反问道。

    她本来也没有什么打算,一开始只是想抛弃沈安溪这个身份,沈安溪也不仅是一个名字那么简单,它本身就承载了很多的东西,关于沈安溪和沈枞渊的故事回忆。

    “em……,安沈,可是一辈子那么长,而仇人也不可能一辈子都有啊,我说的是未来,再说了,你都选择换一个身份去生活,难道你就一点计划没有?”

    对于安妮这样的一反常态,沈安溪并没有察觉到什么异常,反而认为安妮这番话说的很多,点醒了自己。

    沈安溪埋着头,开始认真思考起来,她不是喜欢一个做没有把握的事的人,并且如果要去做,她就会费尽心思的去把它做好,思来想去,她一时半会儿也拿不定主意。

    而就在这一时半儿,安妮的脑子也不知道转了几个弯了。

    “其实我看那个幼稚园的心理咨询师也是个挺不错的选择啊。”安妮在一旁假装自言自语的喃喃道。

    对啊,自己怎么就没有想到,沈安溪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她可以去幼稚园应聘那个职位啊,那样不仅可以见到自己的两个宝宝,还有一份稳定的收入来源,这不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吗。

    正在沈安溪兴奋之余,沈安溪又忽然想起,那她要拿什么身份资料去应聘了,这才是现下最大的问题。

    思此,她不由的有些头疼,无奈的叹息了一声,把头靠在沙发上,想着闭目养神一会儿。

    沈安溪情绪上的变化还有脸上的表情变化都被一旁的安妮尽收眼底。

    安妮也没有急着去问沈安溪怎么了,只是默默的打开电脑,手指快速的在键盘上敲打着。

    屋里里有些安静,沈安溪也在不知不觉当中睡了过去,当她醒来的时候,窗外的天空已经渲染上了黑色。

    在她的身上盖着一件衣服,客厅并没有开灯,她揉了揉眼睛,只有硕大的电脑屏幕闪着的亮光,安妮正蹲坐在椅子处,视线紧紧盯着电脑屏幕,手指飞快的就在键盘处敲出一连串的代码。

    “安妮?”沈安溪嗓子有些沙哑,

    正忙的不可开交的安妮了没有时间回头去搭理沈安溪,她头也不回的回应道:“你醒了?对了,桌上有你需要的东西,自己看,我现在有事,一切等我忙完了再说。”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