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四十九章 山雨欲来
    大姐和她的儿子呆呆的站在门口,看了床上的沈安溪一眼,随后又转头相互对视了一眼,这实在是让他们有点难以置信。

    “求求你们啦……”沈安溪再一次开口了,而这一次沈安溪装的更是楚楚可怜,一副泫然若泣的样子。

    大姐这个时候才反应过来,立马冲进房间,为沈安溪松了绑,随后,三个人火急火燎的离开了。

    沈安溪一路上被大姐拽着胳膊跑着,都快要喘不上气了,心里也对大姐是万分的佩服,自己好歹比大姐年轻几岁,不过都快跑不动了,这位大姐居然还有精力拉着自己一路狂奔。

    三个人跑了好长的一段路程这才停了下来。

    “真的是太谢谢你们了,谢谢了。”沈安溪弓着腰,拍着胸脯,气喘吁吁的对着大姐表达着自己的感谢。

    “不用谢,不用谢,我就说昨天看那个人就不像是什么好东西,没想到竟然做出这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出来,走,我们报警去。”大姐边说着,一把拉住沈安溪的胳膊,作势就要向警察局的方向走。

    对于大姐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可是把沈安溪给吓了一跳,她是不可能跟着这个大姐去报警的,更别说去什么警察局了。

    沈安溪开始慢慢后退,连连摆手说道:“不了不了,姐姐,我是真的不想去啊,你想想看,我现在还没有嫁人,这件事要是传出去了,对我的今后是多不好啊,算了,我还是不去了。”

    说完这番话,沈安溪还装作很是伤感的叹了一口气,脸色也是苍白。

    大姐见人家当事人也都这么说了,也便不再强求,只好作罢,再叮嘱了沈安溪几句,便拉着自己的儿子和沈安溪道别。

    沈安溪一个人在原地驻足了片刻,打定主意下一步该要做什么以后,在街边拦了一辆计程车。

    她一脸憔悴的坐在车里,回想着这两天自己的经历,完全就像是做梦一样,剧情还是那么的狗血,遇到的事狗血,遇到的人同样也狗血,尤其是自己刚刚的那位大姐,也算是脑回路清奇,这么奇葩的事情都能做的出来,这一切的一切就像是拍电视剧一样。

    不过同样的,沈安溪也要谢谢这位大姐奇葩的举动,否则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可以从铁狼的手里逃出来了。

    现在家沈安溪暂时也不能回去了,毕竟她就是在自家楼下被铁狼绑走的,这个时候回去,无异于就是自投罗网。

    她更不能直接去找沈枞渊,因为她不知道自己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什么样的身份去见沈枞渊,既然她都已经选择摒弃过去了。

    今天的天气还算不错,可是沈安溪却丝毫感觉不到一丝的暖意,寒冷一直包裹着她。

    沈安溪让司机师傅把自己拉到了一家酒店,幸亏她逃出来的时候多留了一个心眼,并没有忘记带上自己的背包,而包里的证件也都齐全。

    另一边的铁狼,终于等来了安妮。

    “你抓她做什么?”安妮在铁狼对面坐下以后,便直接开门见山的问道。

    “当然是为了防止她破坏我们的计划啊,安妮。”铁狼一支手拿着小勺子不停的搅动着自己面前的咖啡,视线动也不动的落在安妮的脸上。

    安妮冷若冰霜的望着铁狼,连带着语气也很是冰冷:“不许动她,我不想再说第二遍。”

    闻言,铁狼手里的动作都停顿了,他怔怔的看着安妮,而安妮还是刚刚那副淡漠的模样。

    铁狼从来没有想过,安妮会为了一个沈安溪,对自己的态度是这样的冷淡,话语里也是带着警告的意味,他都不由得被禁惊讶到了,铁狼曾经还一度以为,安妮除了他,应该是交不到什么朋友了吧。

    “好。”铁狼虽然不情愿,可是当他面对安妮,永远不能装作视而不见。

    在得到铁狼的回复以后,安妮稍稍松了一口气,她抬手看了一眼手表,现在的时间还早,距离公司下班还有一段时间,正好回去还可以处理一点事。

    “你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那我就先走了。”安妮挑了挑眉,对着铁狼漠然的说道。

    铁狼听到安妮这句话,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失落,安妮还是他认识的安妮,对自己的态度,没有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慢慢改善,自己的付出,她总是可以做到不在乎。

    他低垂着眼眸,不想让安妮看出自己的情绪,低声说道:“长官希望你尽快完成任务。”

    “嗯。”安妮点了点头,也不做停留,起身就要离开,却又被铁狼叫住,“对了,安妮记得照顾好自己,凡事小心,有什么情况,就立马联系我。”

    安妮无奈的笑了笑,铁狼总是这个样子,每次自己去完成什么任务,他就搞得像是生死离别一样,临走以前,总是嘱咐自己一大堆的话。

    她当然明白铁狼的好意,也知道铁狼对自己的感情,但她从来没有想过关于感情这一方面的事,在她看来,爱情这种东西,只是一种会让人变得愚蠢的东西。

    所以尽管铁狼对自己无论有多好,安妮都是无动于衷,不做任何回应,态度也是异常的冷淡,她不想给铁狼一点希望,否则最后受伤的也就只有铁狼自己。

    “好,那我走了。”说完这句话,安妮就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这时候,沈安溪也已经洗了一个热水澡,有气无力的躺在酒店的床上休息,可她的右眼皮却一直狂跳不止,心里的不安随即涌上心头。

    她百般无聊的打开电视来打发时间,电视一打开,就是一则关于本市车祸的新闻,沈安溪随意的撇了一眼,却看到了沈枞渊这个名字出现在报道中,那则新闻的标题是“本市商业大鳄沈枞渊遭遇车祸”。

    沈安溪一看到这个标题,心都提到了嗓子眼了,怪不得,怪不得自己的右眼皮一直跳个不停。

    电视里正直播着车祸惨烈的现场,两辆豪华的轿车相撞,现场的状况也是十分的惨烈,沈安溪认得其中一辆轿车,而那辆车还是她和沈枞渊一起去选定购买的。

    此时两辆车已经都成了一堆废铁,从直播中可以看出,现场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镜头一晃,沈安溪好像在最外围的人群里,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一名记者正解说着此刻现场的状况。

    可是她并没有提到沈枞渊此刻到底怎么样了,到底有没有生命危险,一瞬间,沈安溪就慌了神。

    肯定是,肯定是安妮动手了,一定是安妮,沈安溪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得很是狰狞,她抓起酒店的座机,就拨通了安妮的电话,她要问问安妮,为什么要这样做。

    而安妮此刻恰好就在车祸的现场,她站在人群外围,心里不断的盘算着,没想到有人在自己之前先动手了。

    其实这段时间,安妮并不是没有机会动手,不过她还想从沈枞渊手里得到一个资料,可是她在公司并没有半点收获,她猜测沈枞渊把这个资料放在了家里,所以她并没有着急动手,可现在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一个不知死活的人破坏了自己原本的计划。

    包里的电话不停的震动着,安妮心里烦躁无比,屏幕上显示的是陌生号码,她本能的就想要挂断这个电话,可最后她却鬼使神差的接了起来。

    “安妮,你为什么要那样做,为什么!”沈安溪撕心裂肺的声音通过电话,在安妮的耳边响起。

    沈安溪不是被铁狼绑住了吗,就算铁狼已经答应自己会放了沈安溪,不过这个时间点,铁狼应该还没有赶回去,沈安溪是自己逃出来了?

    安妮还在思考着,也不等她回答,电话那头的沈安溪咆哮道:“安妮,如果沈枞渊出了什么事,我是不会原谅你的,永远不会!”

    沈安溪已经彻底疯狂了,她从来没有这么紧张过,只要她一想到沈枞渊,脑海里立马就浮现出惨烈的车祸现场,还有已经被装成废铁的车,她根本就不敢往下想,沈枞渊到底怎么样了。

    就在刚刚,安妮还为了沈安溪特意警告了铁狼,转头,沈安溪就这样对待自己,还说什么如果沈枞渊出了什么事,她永远不会原谅自己,真是字字诛心,如果沈安溪和安妮面对面,她一定可以看到安妮嘴角那抹自嘲的苦笑。

    “我什么也没有做,这件事也不是我做的,如果你想知道沈枞渊到底怎么样了,你可以去锦江医院看看,他现在应该正在接受治疗,具体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你信也好,不相信也罢,我也没什么好说的。”

    说完这段话,安妮就立刻挂断了电话,心里有种莫名的情绪,随后,安妮也叫了一个计程车,也要赶往锦江医院去查看沈枞渊的情况,在没有拿到她想要得到的资料线索以前,她不希望沈枞渊有什么三长两短。

    沈枞渊此时正躺在抢救室的床上,进行救急,这次车祸,他的司机当场毙命,他也重伤大出血。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