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章 同样的血型
    在锦江医院的门口是蜂拥而至的记者,沈枞渊本身自带热搜体质,顶级的流量担当,这次他出了车祸的消息,当然也迅速传遍了整个城市。

    当沈安溪赶到医院门口的时候,远远的就可以看到一群记者被医院的安保人员,还有沈枞渊的保镖拦在门口,根本不让进去。

    如果沈安溪这样冒然过去,肯定也会被堵在门口,这下到底要怎么办才好。

    就在沈安溪踌躇不前的时候,一支手拽住了她的胳膊,她都来不及看清来人的脸,就被有力的拖住她向后去。

    沈安溪下意识的以为是铁狼,连忙准备张嘴大声呼救,可话还没出口,就被人捂住了嘴巴。

    “你干什么,还想不想进去了。”耳边传来熟悉的声音,沈安溪猛然转头,是安妮。

    只见安妮铁青着一张脸,满脸不耐的瞪着沈安溪,“想进去的话跟我走。”

    说罢,她抓着沈安溪的手忽然一放,自顾自的转身走了。

    留下沈安溪站在原地呆愣了片刻,沈安溪眼神复杂的盯着安妮的背影,现在的情况已经容不得沈安溪做过多的思考了,虽然她不明白为什么安妮会这样做,可沈安溪觉得,安妮应该不会欺骗自己,眼看着安妮已经走远了,沈安溪一咬牙,跟了上去。

    沈安溪默默的跟在安妮的后面,两个人谁也没有主动搭理谁。

    沈安溪随安妮来到了锦江医院的地下停车场,而在锦江医院的地下停车场同样有沈枞渊的保镖,安妮小心翼翼带着沈安溪绕过了他们,最后两个人七绕八绕的终于进到了医院。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沈枞渊的缘故,此时的锦江医院走廊里,看不见一个人影,原本门庭若市的医院,显得格外的冷清。

    沈安溪自从进到医院以后,整颗心都变得愈发的紧张,冷汗直冒,她已经握紧了自己的拳头,长长的指甲已经插入到了她手心的肉里,可她竟丝毫不觉得疼痛,走在医院空无一人的走廊里,沈安溪仿佛都可以听到自己的心跳声。

    就在这时,迎面跑来了一个护士,她神色紧张的跑过安妮和沈安溪,像是有什么急事要去做。

    沈安溪本还想问问她知不知道沈枞渊在那一楼,可见状,只好作罢。

    “紧急通知,紧急通知,由于本院血库暂无p型血库存,而现有患者急需p型血,如有血型的人员到验血部进行化验,患者家属承诺,事后必有重金酬谢。”

    “再重复一遍,紧急通知,紧急通知,由于.........”

    沈安溪头顶的广播一遍又一遍的响着,她只觉着两腿发软,当她听到第一遍广播的时候,沈安溪感觉自己的心已经阵阵抽痛起来。

    而走在沈安溪前面的安妮,在听到血库急需p型血的时候,瞳孔不易察觉的缩了缩,没想到自己在这里,还碰到了一个和自己血型相同的人,并且那个人不出意外的话,就是沈枞渊。

    与此同时,跟在她身后的沈安溪,已经感觉自己都快要虚脱了,呼吸也变得急促起来,沈安溪忽然停住了脚步,身体瘫软的靠在墙上。

    “安妮。”沈安溪不得已叫住了走在她前面的安妮。

    安妮闻言,转头就看到沈安溪赢弱的靠在墙边,心里没由的一疼,皱着眉头声如细丝的叹了一口气,还是上前扶住了沈安溪。

    “安妮,我该怎么办,你说,他如果真的出什么事了,我该怎么办?”沈安溪把自己整个身体都靠在了安妮的身上,脑袋也耷拉在安妮的肩膀,有气无力的说道。

    原本还信誓旦旦说要放弃以前身份的沈安溪,自沈枞渊出事的那一刻起,她早已忘记自己说过的话,在沈安溪看来,只要沈枞渊没有事就好了。

    安妮也不回答沈安溪,视线平视着前方,眼底是沈安溪不曾看见的失落。

    安妮拖着沈安溪深一步浅一步的来到了化验部,她把沈安溪的身子扳正,强迫沈安溪与自己对视,随后一字一句的说道:“我是p型血,你不要担心,沈枞渊不会有事的,你给我打起精神来,还有你不是沈安溪,你叫做安沈!”

    原本眼里没有半点光亮的沈安溪,在听到安妮说她是p型血的时候,一下子激动的抓住了安妮的双手,仿佛是抓住了自己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安妮,求求你,求求你救救他,好不好,求求你了。”沈安溪眼眶湿润了,双眼布满了血丝,满怀期待的望着安妮。

    “好,不过你给我记住了,你叫安沈,不是沈安溪,有些事你不要越界了。”安妮把沈安溪抓住自己的手慢慢推开,漠然的开口,其实就算沈安溪不开口求她,她也会就沈枞渊的,沈枞渊手里还有她需要的东西,所以她不能坐视不管。

    不过既然沈安溪求她帮忙了,她就正好可以利用这次机会,提醒沈安溪的所作所为,她也不希望沈安溪卷入这场风波。

    现在无论安妮提出什么样的要求,沈安溪都会同意,所以她立马不假思索的猛点头。

    安妮见状,也没有再啰嗦,富有深意的看了沈安溪一眼,直接起身让医务人员给她验血。

    沈安溪坐在化验部门口的座椅上,焦急的等待着,好在他们的办事效率很高,很快化验结果就出来了,看护士一脸惊喜的模样,沈安溪知道,沈枞渊有救了。

    安妮的身形本来就娇小,再加上看起来很是消瘦,给人的感觉就是一阵风就可以把她吹跑一样。

    “这位小姐,你已经做好准备了吗?”医务人员十分担忧的看向安妮,可眼下也只有安妮一位是p型血,沈枞渊的情况又十分的紧急。

    “嗯。”安妮一脸的无所谓,淡淡的回了一句。

    经医护人员这么一说,还沉浸在喜悦当中的沈安溪才意识到安妮的身体状况,她张了张嘴,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该说点什么。

    “那好,您跟我来吧。”

    “好。”

    再等沈安溪回过神的时候,安妮已经跟医护人员离开了,沈安溪暂时还不打算现在就离开,她想要亲自确认沈枞渊脱离危险期。

    坐在医院走廊的长椅上,沈安溪缓缓的闭上了眼,仰着头回想着和沈枞渊在一起的日子。

    所有的委屈心酸与快乐齐齐涌上心头,她的眼泪也顺着脸颊流了下来,关于沈枞渊,沈安溪说到底,心里还是有感情的。

    “哎,你说这个沈总运气是真的好啊,大出血,还是那么稀有的血型,万幸的是,还真有人和他是一样的血型人,否则啊……”

    “对啊,他的运气可真是挺好,我刚才还听医生说,咱们市也没有几列这样的血型,沈总可真是命大。”

    原本寂静无声的走廊里,出现了两个年轻的小护士,她们一路上都在讨论着沈枞渊,这些话也恰好传到了在长椅上静静等待着的沈安溪。

    “听说给他献血的是个姑娘?”

    “对啊,我跟你讲啊,我刚刚还看到了那个为他献血的小姑娘,你别说,我还真佩服那个小姑娘,为了一个毫不相干的陌生人,被抽了那么多的血,都一声不吭。”小护士一边说,眼里还流露出对安妮的敬佩。

    听到这里,压在沈安溪心里的石头终于轻了许多,看来沈枞渊应该没有什么事了,这一切都多亏了有安妮。

    “咦,说不定人家是亲戚呢,要不然怎么会那么巧一样的血型。”这时另外一个小护士纳纳的说了一句。

    “对哦,我怎么没有想到,不过从来没有在新闻上看到过沈总有这么一个妹妹啊。”

    “你是不是傻啊,我也没说就一定是沈总的妹妹啊,像沈总他们那样的大家庭,往往不像是我们表面看到的那么简单,其中的水有多深也不是我们一般人可以像想的,那些有钱人,总爱.......”

    两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着,毫不避讳,就好似当沈安溪不存在一样。

    安下心的沈安溪还在想这几天要给安妮炖什么补品才好,当下却被这两个人打断了思绪,沈安溪不明白到底是谁给这两个人的勇气,能在背后这样嚼沈家的舌根。

    “别人总爱怎么样我想也不关你们的事吧。”沈安溪悠悠从凳子上站了起来,面无表情的盯着两人,有种似有似无的压迫感,完全没有刚才那副柔弱的模样。

    刚才还讨论的热火朝天的两个人,被沈安溪这莫名一说,内心很是不爽,张嘴就说:“那你又是谁,我们说什么和你有关吗?也轮不到你来管吧。”

    沈安溪很不屑和两个愚蠢到不行的女人在医院起争执,可他们家的事,也轮不到外人在背后评头论足。

    “如果你们还想保住你们的工作就闭上你们的嘴巴。”沈安溪的声音不带任何感情,瞬间浇灭了两个小护士嚣张的气焰,她冷冷的扫了两人一眼,便转身离开了,留下两个小护士愣在原地。

    她并不喜欢威胁别人,可是有的人你不对她狠一点,她就永远认不清自己的位置。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