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二章 沈枞渊的报答
    沈枞渊的秘书很是直接的表明了自己的来意,一进门就把支票递到了安妮的眼前。

    一旁的沈安溪冷眼看着这一切,没想到沈枞渊会以这么粗俗的方法来作为对安妮的感谢。

    “对不起,我不能收。”安妮挑了挑眉,似笑非笑的看了秘书一眼,便直截了当的拒绝了,她根本不屑于沈枞渊这样做,安妮也不需要沈枞渊所谓的感谢,她之所以会给沈枞渊献血,也都是为了她的计划。

    “啊?”秘书一时有些错愕,他就没有想到安妮会拒绝,并且拒绝的这么直接,他自认为不会有人会愚蠢到会拒绝这么丰厚的一笔钱财。

    “这笔钱我是真的不能收,这都是我应该做的,所以王秘书还请麻烦您帮我转告一下沈总,安妮对于他的好意心领了,可是这张支票我也是真的不能要。”安妮面带微笑的说道。

    王秘书见安妮的态度这么坚决,也不好勉强,只好默默的把那张支票放回了上衣口袋。

    也没有了刚才的诧异,面色如常的笑着说道:“既然安妮小姐不肯收下,我也就不强人所迫了,安妮小姐的话我也会转告总裁。”

    安妮很是淡然的点了点头,内心却开始盘算着,或许自己正好可以利用这次机会,得到沈枞渊手里那份文件。

    王秘书见安妮这番从容的模样,内心不由的有些惊讶,他知道安妮和自己一样都是沈枞渊公司的员工,虽然沈枞渊对待公司员工的福利待遇已经是十分的优渥了,可是也没有到那种可以说拒绝沈枞渊这张支票可以连眼睛都不眨一下的程度啊,如果换做是他,他扪心自问,或许他都不能做到。

    “那么安妮小姐,没有什么别的事的话那我就回去了,如果你有什么需要的,尽管吩咐。”安妮现在可以说是沈枞渊的救命恩人,所以王秘书对于安妮的态度也是十分的客气。

    “没有了,真是麻烦王秘书跑一趟了,如果有什么需要,我是不会客气的。”安妮很是客套的回了王秘书一句。

    在安妮和王秘书的谈话整个过程中,沈安溪都没有插一句话,她只是静静地在一旁看着,眼里有种复杂的情绪。

    在王秘书离开以后,病房又陷入了短暂的沉寂,安妮淡然的躺在病床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头顶的天花板,心里在不停的盘算着,自己下一步的筹谋。

    而沈安溪则是一动也不动的坐在椅子上,心里一直都在想着沈枞渊,她一边担心着沈枞渊的身体,一边又排斥着沈枞渊刚刚的做法,就这样把自己陷入了矛盾的无限循环中。

    “安沈,我大概猜到了是谁计划的这场车祸了,你要不要听。”安妮闭着眼睛缓缓开口,是的,就在刚刚她已经想到了是谁派人撞了沈枞渊,策划了这场车祸。

    “嗯?你想到了?”听到安妮所说的以后,沈安溪皱着眉头看向病床上的安妮。

    沈安溪前面一直都在担心沈枞渊到底有没有事,都忽略了这个关键性的问题,此时听安妮提起,内心也是颇为好奇。

    安妮抬了抬眼眸,见沈安溪一脸关切的看着自己,嘴角勾起一丝冷笑:“你看你,还是那么关心他。”

    沈安溪这时才意识到自己失态了,她尴尬的看着安妮,安妮还是那副淡然的模样,沈安溪心里很清楚安妮在沈枞渊这个问题上对自己的不满,“我,安妮啊,我不想每次在这个问题上就和你发生什么矛盾。”

    “嗯,好。”安妮神色漠然的点了点头,她也不想因为沈枞渊这个问题和沈安溪吵架,在心里,她是真的把沈安溪看作是自己唯一的好朋友,所以她其实也在害怕,将来因为一个沈枞渊,会失去沈安溪,或者两个人反目成仇。

    “如果我猜的没有错的话,这件事都是由周琳琳一手策划的。”安妮张了张嘴,缓缓的说出了她的猜测。

    沈枞渊出车祸这件事,事发的实在是很突然,安妮一开始心里也是满腹疑问,根据她事先的调查,虽然沈枞渊得罪的人并不少,可是没有一个人有能力和胆子来和沈枞渊做较量,还迫切的想要把沈枞渊置之死滴,所以一开始安妮想破了脑袋都没有想到是谁做的这件事。

    并且这个人对于沈枞渊恨之入骨,否则的话,不会这么冒险的去杀害沈枞渊,而就在刚才,安妮忽然想到了周琳琳,现在除了周琳琳,安妮想不到,还有谁会做出这么愚蠢的事了。

    周琳琳的动机也很简单,就在昨天,沈枞渊以强硬的手段吞并了周琳琳家族的所有企业,还使周琳琳的父亲摊上了无数场的官司,一夕之间,周家的一切都毁于一旦。

    这也导致了周琳琳的彻底疯狂,她等不到安妮动手,所以策划了一场车祸,她疯狂的想要把沈枞渊拉入地狱。

    而对于沈枞渊收购了周氏的这件事,沈安溪还是一无所知,所以当她听到周琳琳的名字时,身体不由得为之一震。

    “周琳琳?”沈安溪面色铁青盯着安妮,一字一句的说道。

    “对,周琳琳,沈枞渊收购了她家族的企业,所以她迫不及待的动手了。”安妮还是一副风轻云淡的模样。

    她可没有沈安溪那番震惊,对于周琳琳这个人,早在她出钱人自己帮她杀了沈安溪的时候,安妮就知道了这个女人的蛇蝎心肠,当时她还认为周琳琳也不算是太愚蠢,此刻看来是她想错了,这个蠢女人,差点让自己的计划失败。

    此时的沈安溪心情异常的低落,她一言不发的低着头,两根手指头不停的打着圈,周琳琳,一而再再而三的挑战自己,她不会再做出退让了。

    安妮能想到是周琳琳,沈枞渊当然也能想到,在昨天出了车祸的第一时间,阿树就立马派人进行了调查,昨天的肇事者也很快的交代了周琳琳是主谋,可当阿树他们赶到周琳琳家的时候,哪里早已空无一人。

    而现在的周琳琳正在大洋彼岸的欧洲。

    早在昨天早上,周琳琳就坐上了飞往欧洲r国的航班,她什么东西都没有带走,就那样离开了。

    当她得知沈枞渊收购了自己家族的企业后,她就彻底的疯了,仇恨淹没了她所有的理智,她恨不得抽了沈枞渊的筋,扒了他的皮。

    她没有想到沈枞渊竟然会那么狠,周琳琳也不想再等安妮动手,于是连夜计划了这场车祸,就算这次沈枞渊命大躲过了,可是只要她不死,她就永远不会放过沈枞渊。

    安妮在医院呆了两天以后就出院了,她的身体尚未恢复,只好搬回了原来的公寓,由沈安溪照顾。

    沈安溪也向幼稚园请了一个星期的假,准备在家好好照顾安妮,她每天换着花样给安妮炖各种的营养品,希望安妮的身体可以快点好起来。

    至于沈枞渊,她也打听到沈枞渊也已经转入了普通的病房,看来也恢复的很是不错。

    每天安妮就悠闲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看电视剧,等着沈安溪为自己做饭,这段时间,因为沈枞渊车祸的事,她的工作也暂时停了,而铁狼和军区那边她也没有过多的联系,正好乐的清闲。

    可这样的日子也没过几天。

    一天清晨,沈安溪和安妮才刚刚起床,门口就有人来敲门。

    “请问安妮小姐在家吗?”在听见门口传来的声音以后,安妮无奈的扶了扶额头,然后用眼神示意沈安溪去开门。

    门开了,站在门口处的不是别人,正是那天的王秘书。

    “这么早打扰你们可真是不好意思。”王秘书一脸歉意的说道。

    “没有,有什么事进来说吧。”沈安溪皮笑肉不笑的回了一句,心想,你自己都知道不好意思,那你还这么早的过来做什么。

    安妮对于王秘书的到来并没有半点兴趣,所以也没有表现的多么热情,只是淡淡的冲王秘书点头打了声招呼。

    而沈安溪并不好奇这次王秘书过来又有什么事,所以等王秘书进门以后,便一个人径直去了厨房。

    “安妮小姐,其实我今天来也没有什么别的事,只是来替总裁传达他的意思。”王秘书对于安妮的态度并不在意,脸上还是保持着一贯的微笑。

    “哦?王秘书你就直说吧。”安妮耸了耸肩,不想和王秘书多费口舌。

    “既然安妮小姐都这样说了,我也不饶什么弯子了,其实老板这次叫我过来的目的是,想把安妮小姐接到老板家去小住几日。”王秘书说完句话停顿了几秒,朝安妮看了一眼,又接着解释道。

    “总裁说这次安妮小姐为他献血,对安妮小姐的身体也是极大的透支,而老板也刚刚做了手术,你们两个人都需要调养,总裁就想既然是这样的话,不如把安妮小姐接到家里,家里也有专门聘请的营养师,这样安妮小姐调养身体也方便了许多,不知道安妮小姐意下如何?”

    而王秘书话音刚落,厨房就传出碗筷摔落的声音。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