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四章 李威回来了
    李威没歇息一下的便冲冲忙忙赶到了沈枞渊家。

    “芳姐,枞渊他没事了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威来到沈枞渊家以后,见到芳姐,就抓着芳姐问个不停,根本没有注意到,在客厅的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女人。

    芳姐刚把三个小祖宗哄睡着,从育儿室里刚出来,就被迎面走来的李威给抓住问个不停,一时间有些反应迟钝。

    “算了,我还是自己上去看看吧。”李威见芳姐一脸茫然,撂下这么一句话,便径直上了楼。

    这个时候,芳姐才看清了来人是李威。

    “李少?他什么时候回来的?”芳姐站在原地看着李威的背影嘀咕道,这时安妮走了过来。

    “芳姐,这个人是谁啊?怎么着急忙慌的?”既然有求于人,安妮便装出一副很是恬静的模样,好奇的向芳姐询问道。

    安妮总觉得自己在哪里见过李威,可是又偏偏想不起来!

    芳姐被冷不丁冒出来的安妮给吓了一跳,拍了拍胸脯,语气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少爷的朋友啊,对了,你问这么多干嘛,又不关你的事。”

    芳姐已经从心里开始对这个安妮产生了一种没由的厌恶感,从这个女人昨天来以后,芳姐就觉得很不自在,但安妮又是沈枞渊的救命恩人,她也无权多说什么。

    “哦,这样啊。”安妮对着芳姐点了点头,看来问芳姐也是问不出什么来了。

    当李威冲到沈枞渊房间的时候,沈枞渊正在安静的看书,或许是因为这一次的车祸,让他整个人都平静了许多。

    而他的精神状态也好了许多,脸色较为红润,不再看起来面无血色,苍白的吓人。

    “嗯?”沈枞渊听到开门声,一抬头就看到了面色有些慌张的李威。

    “枞渊,听说你出车祸了,所以就过来了,怎么样了?没事吧?”李威在看到沈枞渊精神状态还算不错以后,松了一口气,随即在沈枞渊对面坐下。

    沈枞渊朝着李威耸了耸肩,嘴角扯出一丝微笑着开口道:“你看我这样,像是还有什么事吗?恢复的很不错,不过伤筋动骨一百天嘛,所以只能在家里办公了,对了,你怎么回来了?不会是听说我?”

    李威双手环胸翘着二郎腿,痞痞的笑了一声,看沈枞渊这幅模样,还有心情和自己开玩笑,就知道他应该是没有什么大碍了。

    “哎,你别想多了啊,不是因为你,只是一些事让我不得不回来。”说到有些事,李威眼里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情绪,好在沈枞渊并没有看见。

    沈枞渊拿起床边的水,慢条斯理的喝了一小口,才漫不经心的开口说道:“是什么事让你不远千里的赶回来了啊。”

    不远千里是夸张了,不过对于李威口里的事让沈枞渊是充满了好奇,在他看来能让李威上心的事,还真没有几件。

    李威低垂着眼眸,心里有些纠结,到底要不要直截了当的告诉沈枞渊让他小心军区。

    他拿起沈枞渊床头的苹果,随手向半空一抛,然后又在苹果快要落地的一瞬间快速接住,做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说道:“也不是什么大事,无关紧要的,对了,到底是谁计划的这场车祸?”

    李威暂时有些拿不定主意,要不要告诉沈枞渊,索性绕开了这个话题,而沈枞渊这场车祸也一定不是巧合,他对于沈枞渊这场车祸的计划者还是挺感兴趣的,敢在本市动沈枞渊的人他真的想不出来是谁。

    沈枞渊见李威不想提,很是配合的并没有多问:“这个人你也认识。”

    “我认识?”

    “嗯,认识。”沈枞渊一副淡然的模样,李威在沈枞渊眼里看不到一丝恨意。

    他绞尽脑汁的思来想去半天,终于得出了一个答案:“是周琳琳?”

    “嗯。”沈枞渊轻轻的嗯了一声。

    李威见状,不禁扶了扶额头,对于周琳琳他还是有一定了解到,沈安溪也曾跟他提起过,这个女人时常插足在沈安溪和沈枞渊之间,不过沈安溪每次都放过了她,没有想到这次竟然会疯狂到想要至沈枞渊与死地。

    “女人啊,可怕。不过枞渊你也真是,艳福不浅。”李威故意调笑沈枞渊。

    沈枞渊对于李威的玩笑也是见怪不怪了,淡淡的一声叹息:“她变成这样子我也有一定的原因。”

    闻言,李威认同的点了点头,心里暗道沈枞渊就是一个害人精,如果自己可以早点遇见安溪就好了。

    就这样,李威和沈枞渊有一搭没一搭的聊了起来,沈枞渊的心情也好了很多,沈枞渊看着正说的眉飞色舞的的李威,心想如果不是沈安溪,或许在军区的时候,自己和李威就会成为很好的朋友。

    时间在不知不觉当中流逝,李威也是说的口干舌燥,当他抬手看时间的时候,才发现他在这里已经呆了四五个小时了。

    李威从座椅上站了起来,做了一下伸展运动,随后对着沈枞渊说道:“看来你没什么事了,那我也该回去了,对了,最近万事你都要小心行事,如果发现一点什么端倪,你都要注意。”

    他还是忍不住想要提醒一下沈枞渊。

    对于李威这么突兀的一句话,沈枞渊先是一愣,随后立刻反应过来,李威明显就是话里有话,不过沈枞渊没有追问,他当然明白李威只说这些话肯定是有他的原因。

    “好,知道了,对了,留下来一起吃顿饭吧。”

    “不了,我回去还有事要做。”李威拒绝了沈枞渊的邀请,他该回去洗个澡,好好睡上一觉。

    沈枞渊没有在挽留,他和李威两个人的关系好像在沈安溪失踪以后就发生了微妙的变化,李威逐渐成了沈枞渊的开导者,他也总是在精神上给予沈枞渊一定的支持。

    现在只要几句话,或者一个眼神,李威和沈枞渊就能默契的知道对方在想着什么。

    “路上小心。”

    “嗯。”

    简短的告别,李威出了沈枞渊房间以后,在下楼的拐角处和正准备上楼的安妮撞了一个满怀。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你没事吧?”李威一边绅士的道歉,一边偷偷打量起安妮,心想沈枞渊家里何时多了这样一个女人,实在是面生,他肯定自己以前从未见过。

    在李威打量安妮的同时,安妮同样也在不动声音的观察李威,李威给她的感觉很熟悉,可偏偏就是想不起来到底在哪里见过。

    “没事没事。”安妮微笑的冲着李威摇了摇头,径直绕开了李威,继续上楼。

    李威本想着在和安妮搭讪几句,可安妮根本没有想要和他交谈的意思就走了,李威皱着眉头看了一眼安妮的背影,难道自己长得很吓人吗?不应该啊,想想以前他可是迷倒万千少女的帅哥啊,现在连一点魅力都没有了吗?

    真是一个奇怪的女孩,李威一腔的感慨没有地方诉说,便瞧见了正在厨房忙活的芳姐,对了,他可以问问芳姐这个女人是谁啊。

    “芳姐,刚才我在楼梯间碰见了一个女孩,想的,还挺好看的女孩,她是谁啊,以前我都没有见过。”李威站在厨房门口,对着里面的芳姐出声询问。

    “啊!”

    没有等到芳姐的回答,李威等到了芳姐的一声响彻云霄的尖叫。

    李威双手捂着自己的耳朵,一脸写满了无奈:“芳姐,你干嘛啊?”

    “我干嘛,你们一个个的走路都么有声,还冷不丁的突然说句话,想吓死我啊,我这一把年纪了,不禁吓啊!”芳姐转头看着李威,语气很是埋怨。

    “好好好,我知道错了,不过芳姐你那是一把年纪啊,我看你还不到29吧,怎么就成了一把年纪了。”李威一向嘴甜,以前最擅长的就是哄女孩开心了。

    听他这么一说,心里本来还有些不满的芳姐已经乐开了花,都笑的合不拢嘴:“就你最会说,对了,你刚刚说什么来着?”

    于是李威又重复了一遍自己刚刚的问题。

    “你说她啊,她叫安妮,好像是少爷公司的员工,少爷这次不是出车祸了吗,大出血,听说是她为少爷献的血,救了少爷,所以少爷就把她接回了家里,说什么一起调养身体。”李威注意到,芳姐说这些话的时候,对于这个安妮好像颇为不满。

    看来是他多疑了,李威原本还在猜想安妮有没有可能会是军区派来的,听芳姐这么一说,便打消了心里的疑虑。

    “这样啊,好吧好吧。”

    “对了,李少你都有段时间没来了,自从太太.....”芳姐忽然意识到自己多嘴了,便立马打住了。

    听到芳姐提到沈安溪,李威心里微微有些酸涩,他都不敢去想沈安溪,只要一想到沈安溪,心里就像是被人硬生生的掏空了一般。

    他冲着芳姐告了别,一个人打车回到家,关于军区的事,看来他还要重长计议了。

    而此刻的沈安溪正失神的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心里不停的在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做。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