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五十九章 熟悉的安沈
    “我可没有什么兴趣去结实朋友。”沈安溪丝毫不给李威面子看冷冷的说道,就连头也懒得抬一下。

    沈安溪话一出口,便引得在场的三人面面相觑,李威的脸色也是一阵红一阵白的,他自己都想不明白到底是哪里得罪过沈安溪了,惹的她一开口,就让自己下不来台。

    安妮怔怔的看着沈安溪,在心里猜想沈安溪肯定是认识李威的,从沈安溪对待这个李威的态度来看,两个人以前的关系似乎不是太好啊。

    沈枞渊饶挑了挑眉,他看不透沈安溪,一点也看不透,不过他同样很好奇,李威到底是哪里得罪沈安溪了,通过这段时间的慢慢接触,沈枞渊认为,沈安溪并不是一个不讲道理的人,她做什么事,都有自己的原因,这一点和沈安溪挺像的。

    他偏着头,眼神饱含深意的望着李威,好像再说:“你这傻子,到底做了什么事,把人家姑娘给得罪了啊,从实招来!”

    李威愤愤的瞪了沈枞渊一眼,用眼神和沈枞渊进行了一场无声的交流:“你还有心情在哪里说风凉话,别问我,我也不知道!”

    沈枞渊见状,嘴角微微勾起,眼神里满是嘲讽的笑意。

    此时,客厅里的气氛有些诡异,安妮沈枞渊和李威三个人坐在沙发上一言不发,而做为主角的沈安溪,却丝毫不受影响的低着头和三个宝宝玩的不亦乐乎。

    谁都没有看到,在沈安溪眼底深藏的笑意,她这样做当然也是有自己的原因,很简单,沈安溪这么做就是为了让李威对自己产生厌恶,也避免了两个人以后的深入接触,李威是有多了解沈安溪,沈安溪就有多害怕和李威接触,所以趁这次机会,她故意让李威难堪。

    李威咬着嘴唇,皱着眉头沉默了半响,当下心一横,想着脸皮厚点就厚点吧,冲着沈安溪说道:“美女,我想问问,我以前是不是哪里得罪你了?如果真的有,那你说出来,我向你道歉。”

    李威的语气也算是诚恳,沈安溪又考虑到现在是在沈枞渊家,安妮也还在场,于是满脸无奈的抬起头,语气也是颇不耐烦:“没有,我就是不喜欢认识什么新朋友。”

    “哦哦哦,安沈就是这个样子,性格比较慢热,还请李威先生不要介意啊,嘿嘿嘿。”这时安妮看不下去了,只好出来打圆场。

    “没事没事,没事没事,我怎么会跟美女介意呢。”李威很是绅士的一笑,只有在他身边的沈枞渊注意到,他垂放在沙发上的手已经握成了拳头。

    沈枞渊似笑非笑的看了沈安溪一眼,真是有趣,能让李威吃了这么大的一个哑巴亏,还不能发作。

    接下来李威也没有自讨没趣的找沈安溪说话,而是跟着沈枞渊去了楼上的书房,留沈安溪和安妮在楼下和三个宝宝在客厅玩,最辛苦的就是芳姐,因为李威和沈安溪的到来,她一个下午都在厨房忙活着今天的晚餐。

    “安沈,你和他?”安妮背对着沈安溪,耐心的陪大宝搭建堡垒,漫不经心的问道。

    沈安溪怀里抱着老三,还得哄着小宝,累的满头大汗,随口回了一句:“我和李威吗?哦,就是看不惯他那副自我为事的样子。”

    安妮当然听的出沈安溪语气里的敷衍,她转头看了沈安溪一眼,沈安溪好像根本无心在这个问题上和安妮多说什么,冲着安妮微微一笑。

    本还想在说点什么的安妮,张了张嘴,又缄默了。

    李威一进到书房,脸上的笑意全无,垮着一张脸,精神恹恹的在书房里的沙发上一趟,手里把玩着靠垫,颇为无奈的对着沈枞渊抱怨道:“完了完了,一点吸引力都没有了。”

    沈枞渊站在书房的窗台前,甚是悠闲地给窗台上的盆景浇水,这些盆景都是沈安溪以前给他买的。

    李威见沈枞渊根本不理会自己,一股深深的挫败感油然而生:“喂,你倒是说句话啊。”

    “你想听我说什么?”沈枞渊放下手里的喷壶,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轻描淡写的回答道。

    “说说那个叫做安沈的女孩吧,你和她又是什么关系!”李威忽然变得一本正经,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提到安沈,沈枞渊眯了眯眼睛,沉声道:“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她是大宝小宝在幼稚园的心里老师,碰巧又是安妮的朋友。”

    “就这样?”

    “嗯,就这样。”

    李威懒洋洋的伸了伸懒腰,打了一个哈欠:“最近公司有没有什么异常?”

    “没有。”沈枞渊把目光望向了窗外,声音有一些沙哑。

    其实最近公司发生了什么他都并不是太在意,他只想知道沈安溪的线索,而沈安溪就像人间蒸发了般,再也没有出现在他的世界里,尽管如此,沈枞渊也不相信沈安溪离开了。

    李威见沈枞渊这样,就知道,他肯定又在想沈安溪了,李威摇了摇头,视线也落在了窗外,同样的,他也想沈安溪了,什么念念不忘,必有回想,一切不过是空谈罢了。

    书房里的两个人,就那样静静的坐着,谁也没有打破这份宁静,只是没过多久,便被楼下传来的小孩哭声打破。

    刚开始沈枞渊和李威也不没太在意,心想着有沈安溪她们都在楼下,应该没有什么事,可到后来哭声却是不停歇的越发的大了。

    初于担心,两个人还是决定下楼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到了楼下,只见老三正在安妮的怀里哭个不停,豆大的泪水如断了线的珠子.眼睛也哭得红肿,水汪汪的,甚是惹人怜,脸哭得向红苹果,双手不断的到处挥,嘴里一直不停的叫着:“我要妈咪呀,我要妈咪。”

    而大宝和小宝则是安静的坐在一旁,两个色都耷拉着头,看不清脸上的神色,而此时的安沈也不知道去了哪里。

    见状,沈枞渊连忙大步流星的走了过去,语气有些紧张的冲着安妮问道:“老三这是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安妮抓住老三挥动的手臂,沈枞渊看到了在老三的的手腕处,有一处地方擦破了皮,血珠正一点一点的往外冒,虽然流的血并不是很多,不过伤口面积有些大,看着老三细皮嫩肉的小胳膊上,擦破了那么大的一块皮,沈枞渊不心疼那是假。

    尤其是老三一边哭,嘴里还一场含糊不听的叫着“妈咪,妈咪”,深深的刺痛到了沈枞渊。

    “来了来了,把老三给我。”身后忽然传来沈安溪的声音。

    这时候,沈安溪手里提着一个家用医药箱的盒子急冲冲的跑到了安妮身边,而芳姐表情则是一脸茫然的跟在沈安溪的后面。

    沈安溪脸上的神色十分慌张,她小心翼翼的从安妮怀里接过老三,然后轻声细语的对着怀里的老三说道:“老三乖哦,不要哭啦,来,我们乖乖抱扎好伤口,伤口就不会疼了,不要动哦,乖。”

    刚刚情绪还异常激动的老三,在沈安溪的安抚下,情绪竟然慢慢的稳定了下来,她眼泪汪汪的看着沈安溪,看起来很是委屈的样子。

    趁着这个时候,沈安溪立马从医药箱里拿出了一瓶医用酒精,打湿了棉签,在老三的伤口处擦拭着,一边擦拭,还一边说:“我们老三最勇敢了,不疼对不对,等会儿上完药了,奖励老三一颗水果糖好不好?”

    听到沈安溪说自己勇敢,还要奖励自己一颗水果糖,本来还在眼眶打转的泪水都被老三硬生生的憋了回去,嘟着一个小嘴巴,好像认得很辛苦的样子。

    沈枞渊看这眼前的这一幕,为什么记忆中沈安溪的身影渐渐的和这个安沈重合到了一起。

    他用力的摇了摇头,看来是他想多了,沈安溪和安沈明明就是两个长相完全不同的人,就连性格这一方面,还是有着很明显的差异,就连细枝末节的吃菜,两个人喜欢的菜也是截然相反啊,她怎么可能是安沈,看来是自己太想念沈安溪,居然还能把安沈当成了沈安溪。

    不过刚才安沈给老三包扎伤口的样子,会让沈枞渊感觉是那么的熟悉。

    “好了,感觉还疼不疼?是不是没有那么疼了?”为老三包扎完的沈安溪,在心低默默的松了一口气,就算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口,可是看在沈安溪的眼里,都是那样的心疼。

    “好像,好像不疼哎。”老三轻轻的抽泣了一声,侧着头看着自己的伤口处,奶声奶气的回答道。

    听到老三说没事以后,在场的众人纷纷都放下心来。

    “大宝小宝,说说吧,到底是怎么回事。”沈枞渊这句话没有问沈安溪和安妮,只是因为,他早已经猜到了,这件事肯定和低着头连大气都不敢出的大宝小宝有关。

    果不其然,在听到沈枞渊的这个问题以后,大宝和小宝两个人都是浑身一颤,过了片刻,小宝才结结巴巴的低头说道:“我,我和大宝在,在玩,然后不小心推了一把妹妹,没有想到太用力,让妹妹摔倒在了地上。”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