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百六十章 察觉异样
    “这都不是他们的问题,是我没有看好老三。”这时一旁的沈安溪开口了。

    在她看来,这件事根本就是自己一个人的责任,要不是因为自己没有看好老三,大宝小宝又怎么可能不小心把老三推倒,都怪自己太粗心大意。

    安妮用手撑着下巴,眨巴着自己的眼睛,表示什么也不想说,她很心疼老三把手腕蹭破了皮,可她和沈安溪也不可能一直都把视线放在三个宝宝的身上啊。

    沈枞渊很是头疼的看了沈安溪一眼,又看了大宝小宝一眼,继而开口:“好吧,好吧,不管这是谁的责任,既然老三没事了,就不再多说了,我只是问问而已。”

    沈安溪见沈枞渊真的没有要责怪谁的意思,也不再多说,低着头一个劲问老三还疼不疼,根本没有发现此刻有个人一直在盯着自己。

    这时沈枞渊注意到在沈安溪一旁的芳姐,正用很奇怪的眼神看着沈安溪,并且就那样目不转睛的看着。

    “芳姐,还有多久开饭?”

    “啊,少爷,马上就好了。”

    经沈枞渊这么一提醒,芳姐才意识到自己还在厨房炖了一只鸡,她收回心里的好奇,着急忙慌的回了厨房。

    而当芳姐刚到厨房,随后沈枞渊也出现在了厨房。

    “芳姐,你刚才为什么那样看着安沈。”沈枞渊开门见山的问道,而语气也根本就不是询问,更像是命令。

    芳姐神色有些复杂,张着嘴,不知道该从哪件事和沈枞渊讲起。

    “芳姐。”

    “少爷,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安沈小姐就是给我一种很神奇的感觉,从她来的第一次,我就有这样的感觉。”芳姐压低声音说道。

    沈枞渊没有开口,而是用自己的眼神示意,让芳姐继续说下去。

    “我记得第一次见到安沈小姐的时候,她在见到我的第一眼就脱口而出叫我芳姐,当时我心里还挺纳闷,可也没有多想,后来安沈小姐来厨房拿汤勺,按理说她第一次来,并不清楚汤勺位置,可她在没有询问我的情况下,准确无误的找到了。”

    话到这里,芳姐停顿了,她看了一眼沈枞渊。

    “继续说下去。”沈枞渊没有发表自己任何的看法,只是让芳姐继续往下说。

    “最奇怪的事就是今天,就连我都不太清楚家里医药箱放在了哪里,可安沈小姐却也很凑巧的快速找到,所以我觉得安沈小姐很神奇,或者说哪里怪怪的?”芳姐实在是想不出用什么词来形容沈安溪了。

    闻言,沈枞渊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为什么这个安沈会这么熟悉自己家,为什么老三会莫名的去亲近她,为什么自己对于她会产生好奇,并没有反感,她有时给自己的感觉还是那样的熟悉,此时沈枞渊脑海里不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

    如果,如果说在客厅里的安沈就是沈安溪,这一切的一切都解释的通了,可这一切的假设都是建立在如果的基础上,沈枞渊并不能肯定安沈就是沈安溪,再者安沈和沈安溪的性格上,还是有很大的差距。

    “少爷?”芳姐见沈枞渊低着头沉默了半响,也不知道在想着什么,她本来不想打扰沈枞渊的,可这里是厨房,沈枞渊一向都不会踏足,因为他厌恶厨房的油烟味,而此刻.......

    “芳姐,这些事我不希望........”沈枞渊居高临下的看着芳姐,声音里不带有任何的情绪,而他的话也只说了一半,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沈枞渊想芳姐也都明白的。

    芳姐在沈枞渊家的时间也不短了,尽管沈枞渊没有把话说完,她也明白沈枞渊是什么意思,当下立刻唯唯诺诺的点头答应道:“少爷放心,我都明白。”

    “嗯,还有以后,不要用那样的眼神盯着安沈。”说完,沈枞渊就转头迈着大步离开了厨房。

    就在沈枞渊从厨房回到客厅的这一过程中,他的内心经历了从云端又狠狠跌入谷底的落差,他既开心又害怕,可是表面上沈枞渊还是要装作一脸风轻云淡若无其事的样子。

    在回到客厅之后,沈枞渊的眼神总是时不时的往安沈那个方向看去,在沈枞渊的眼底是许久未有的炽热,或许,或许安沈真的就是沈安溪,不然一向生人勿近的老三怎么会那么喜欢她。

    尽管沈枞渊打量沈安溪的眼神已经被他掩饰的很好,可还是被他身旁的李威察觉,虽然李威心里有所疑问,但他也并没有多言,只是默默的看在眼里。

    此时的沈安溪还没有意识到自己刚才的失态,也没有想到芳姐竟然会那么留心自己的一举一动。

    芳姐很快的为大家准备好了晚餐,沈安溪这次还是和第一次一样,专挑自己以前从来不碰的菜。

    沈枞渊皱着眉头,慢条斯理的吃着,可心神都放在了沈安溪的身上,他上次就留意到眼前的安沈在用餐时,爱吃的菜和沈安溪都是截然相反,她总是能准确的避过从前沈安溪爱吃的菜,就好像,好像是刻意为之。

    “安沈小姐怎么不吃这个糖醋排骨啊,芳姐做的很不错哦。”沈枞渊放下自己手里的碗筷,抬起头主动对着沈安溪说道。

    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个安沈会怎么回答自己,他清楚的记得,以前沈安溪对于芳姐做的糖醋排骨,每每看见就是垂涎欲滴。

    沈安溪此时正吃的发恼,还要装作一副很不错的样子,根本没有想到沈枞渊会忽然问自己这么一个问题,她在心里甩了沈枞渊无数个白眼,吃个饭都不好好吃,干嘛观察她。

    她怎么会不知道芳姐做的排骨好吃,都快要把她馋死了,可她偏偏不能表现出来,其实她没有必要这样做,只是沈安溪怕自己夹了一筷子以后,就控制不住自己停不下来。

    “最近减肥,不想吃的太油腻。”沈安溪随便胡乱找了一个理由就把沈枞渊糖塞了过去。

    饭桌上又陷入了沉默,沈枞渊低垂着眼眸不再开口,沈安溪照顾着老三,李威和安妮都低着头自顾自的吃着饭,几个人都没有任何交谈。

    如若换做是从前,李威肯定早就受不了这样的氛围,他会觉得很压抑,但今时不同往日,沈安溪不再了,他连开口多说几句话的兴致都没有。

    而安妮一向都是我行我素,既然没有自己什么事,索性也懒得开口,她在思考,自己也差不多该回沈枞渊的公司上班了,可该她如何向沈枞渊开口,况且她暂时不想离开沈家。

    今天一顿饭下来,沈安溪都感觉沈枞渊很奇怪,却又说不出来到底是哪里奇怪,奇怪在哪里。

    饭后,沈安溪也没有多呆,在李威之前离开了。

    夜深了,沈枞渊还坐在电脑前忙碌着,尽管身体还未恢复,但是公司有一些事还需要他去处理,等他终于忙完了所有的计划时,已经是深夜两点了。

    沈枞渊并没有开灯,一个人在书房内的窗台前站了好久好久,方才缓步走到一旁的角落,沈安溪摘种的盆景长得枝叶茂盛。

    他伸出胳膊,修长的手指轻轻地触碰到了那最茂盛的一枝,喃喃自语道:“安溪,我真的很想你,你和安沈到底是不是一个人,安溪。”

    沈枞渊迷了迷眼睛,深邃的眼眸里冒出幽深的光,安沈到底是不是沈安溪,他一定要调查清楚。

    他的手微微用力,手上的枝条也随之断裂。经过刚才的思考,沈枞渊发现这件事根本没有自己想的那么简单,安沈和安妮凭空出现在自己身边,对于两个人的来历他也从未做过什么调查。

    回想起自己初次见到安沈的时候,她给自己的感觉就有些奇怪,还有安妮出现在自己的公司,也是那么的巧合,而他从来都没有深想过这些问题。

    沈枞渊走到电脑前,拿起桌上的手机,快速的按下了一串号码,尽管此刻已是凌晨,可电话还是很快接通了。

    “阿树,帮我调查两个人的资料。”沈枞渊直接对着电话那头的阿树吩咐道。

    “好的,老板。”对于沈枞渊的吩咐,阿树从来都是无条件服从,更不会多问。

    “安沈和安妮这两个人,先放下你手里所有的事,越快越好。”沈枞渊的语气还算是平静,可内心却已经许久没有这样心急了,他恨不得立马就知道安沈到底是不是沈安溪。

    挂了电话,沈枞渊回到卧室冲了一个热水澡,坐在床头抽了一支烟,他感觉到自己正身处在一张巨大的网中,危险正一点一点地接近自己,而李威肯定知道什么,却并没有告诉自己。

    右眼皮狂跳不止,他揉了揉眉心,灭了手里的烟火,平躺在床上,缓缓的想起这段时间和安沈的接触,希望自己没有猜错,至于安妮,他暂时还不清楚她的身份,在没有得到阿树的消息时,沈枞渊一切都无从下手。

    这一切的一切,沈枞渊都要从长计议,现在也只能见招拆招了。甜宠盛婚:总裁的医师娇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