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28章 玩死玩残
    “噗~”

    一口鲜血喷出,青竹的身影就像断线的风筝一般飞了出去。

    哌~

    身体就像破麻袋一般重重的摔在地上。

    “你!”

    青竹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思议的看着昔日与自己出生入死的战友,她不相信、疯子竟然会向自己出手。

    “疯子,你到底想干什么?难道你就没看出来,这混蛋就是想让我们自相残杀吗?你、你竟然偷袭我~”

    说好的生死弟兄呢?说好的可以相互交托性命的兄弟呢?

    “你们这么做,对得起头儿吗?对得起冥王这个称号吗?我们是兄弟啊,你们……”

    青竹脸上写满了失望和悲凉。

    曾经信任,在生死面前就这么一文不值么?

    生死?冥王组织这些年也经历了不少逆境,经历了不少的生死,可从来就没有像今天一样、兄弟阋墙~

    “呵呵,兄弟?”疯子缓缓的站起身来,脸上满是疯狂,“兄弟是么?青竹、你告诉我、为什么叶天没来救我们?这些年我们在外面打生打死、得到好处最多的人是谁?青竹你心里没点逼数吗?

    叶天现在是很牛逼,但你忘了吗?他加入我们的时候是全队最弱的,如果不是他多吃多占,暗地里昧下了我们在隐龙窟得到的最好的宝物和秘笈,他能坐上老大的位置吗?

    兄弟义气?呵呵、只是他用来捆缚我们手脚的工具而已,在他的心里何曾有过兄弟、何曾有过义气,他就是个伪君子!”

    “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你这么说只是为你的无耻背叛找借口!”青竹一脸羞愤的呵斥道:“头儿不是你说的那种人!”

    疯子手中狗腿子刀指着青竹:“那你告诉我,他为什么不来,告诉我!”

    “我、我……”青竹一时也说不出来,但她还是坚信,叶天一定是被什么重要的事情牵绊住了,叶天不是那种背信弃义的人。

    鬼索一脸鄙夷的道:“青竹,别傻了,我们是雇佣兵、知道什么是雇佣兵吗?就是把命卖给钱的人,我们眼里是没有信仰、没有信任的,只有钱、只有利益才是我们永恒的追求!

    我们不是军人,我们没有祖国、没有灵魂,我们只是一群没有信仰的雇佣兵,兄弟情义?对雇佣兵来说,太奢侈了!”

    “精彩、精彩!”林羽满是嘲讽的拍了拍手:“真是精彩啊,在你们身上我看到人性的黑暗、道德的沦丧,不错、不错!”

    “畜生,想看我们笑话,我先杀了你!”

    青竹怨愤的目光锁定林羽,下一刻、她就像一头母豹子一般挥舞着手中的匕首向林羽刺来。

    就是他、就是眼前这混蛋毁了自己的信仰,毁了冥王组织。

    “太弱了!”

    林羽摇了摇头,就在青竹的匕首即将上身的时候,林羽的身影如同移形换位一般出现在了小母马的身后,信手一巴掌拍在青竹的天灵顶上。

    顿时,青竹眼睛发直,身体软软的倒下。

    “你们两个继续干!”

    “杀!”鬼索和疯子两人都疯了,此刻、他们再也顾不得那虚假的兄弟情义了。

    疯狂的厮杀。

    两人手中狗腿子刀翻飞,疯子毕竟是被林羽重伤了,虽然发疯似的狂攻,可也不是猥琐的鬼索的对手,三五个呼吸之后,只见鬼索卖了个破绽,然后一低头。

    嘭~

    一声轻响,脖颈后面一蓬墨绿色的毒针飞出,如此近的距离,疯子根本来不及反应,一张脸就被扎成了马蜂窝。

    死~

    “有点意思!”林羽饶有兴趣的看着鬼索,这厮下三滥的手段还真不少,尤其是一手毒针用的更是炉火纯青,在林羽看来,别说疯子受伤了,就算没受伤也绝对玩不过鬼索。

    “赢了~”鬼索愣愣的站在那儿,满是惶恐的看着林羽、他不知道眼前这个恐怖的男人会不会信守诺言,饶他一命。

    噗通~

    迎着林羽玩味的目光,鬼索跪下了。

    “不错,你赢了。”林羽嘴角勾起一丝冷意,“我说话算话,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

    嗡~

    下一刻,鬼索还来不仅庆幸,就感觉自己身周的气温急速下降,整个人好像跌入了十八层地狱一般,他不由自主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的双眸,全身颤抖着。

    他的眼神中有着不可撼动的意志。

    “臣服吧!”只见林羽手指凌空飞舞,眨眼间凌空化出了一道血光闪闪的符咒,然后冲着鬼索一点。

    “不~”本能的,鬼索感觉到了恐惧,想要挣扎、反抗,可是他却做不到。

    血符正中鬼索的额头。

    下一刻,鬼索看林羽的眼神彻底变了,变得无比的恭顺、敬仰!

    “主人!”

    “不错!”林羽点了点头,这鬼索还算不错,至少在林羽看来比那个叶天潜质高多了。

    前世征战九重天域的时候,林羽也用这血符控制了不少强者,可惜、这些人都在最后一战中陨落了,这鬼索现在虽然实力差了点,但只要林羽愿意,很快就能将他培养成一名得力干将。

    至于背叛,那是不可能的,现在林羽只要心念一动就能要了它的小命,而且只要他有半分不臣之心、分分钟就会被体内的血符杀灭元灵,永世不得超生。

    所以,林羽不怕他猥琐、不怕他无耻,就怕他没潜力。

    “好了,走吧!”林羽摇了摇头,离开这么久,云清该着急了。

    “是,主人!”

    鬼索恭敬的应了声,乖乖的跟在林羽身后,离开了。

    就在林羽二人离开之后不久,躺在地上的青竹忽然动了一下,然后、缓缓睁开双眸,起身一看、只见疯子面目全非的尸体挺在哪儿。

    “为什么?为什么不杀我?”青竹眼中没有庆幸,有的只是愤恨。

    她敢肯定,如果林羽有心要杀她、刚才那一掌就能拍碎自己的脑仁了。

    “留着我,是想看我的笑话吗?”青竹满是嘲讽的看着周围的黑暗,咬牙切齿的说道:“你一定会后悔的!”

    林羽会后悔么,显然不会。因为青竹根本没有让林羽后悔的能力。之所以放过她、是因为赞赏她身上的义气,同时也想让这个女人看清楚叶天的真面目。

    杀人易、诛心难!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