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40章 杀意滔天
    “别磨磨叽叽的,哪次能少的了你的份儿?”周桐有些不耐的道。

    这对贱主恶奴平时没少祸害女人,尤其是周桐、身为圣医门的少主、偏偏不学好,天生心理扭曲,变态得很,最喜欢的就是糟践漂亮女人,越是漂亮便越能激起他血脉里的兽性!

    作为贴身奴才的陈树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耻!”云清羞怒的指着这对贱主恶奴,整个人气的浑身发抖。

    “你、你们敢动我,林羽会灭了你们圣医门的!”一边说着,一边一步步向后退去。

    冷静,果决!

    这就是云清。

    后面就是窗户,窗户外二十二楼。

    她宁愿从这里跳下去,也不愿意让这两个恶心的臭虫碰到自己。

    “想跳楼?呵呵,低贱的女人、别想了,你没机会跳下去的,我们少爷看上你那是你几世修来的福分、还是乖乖的闭上眼睛享受吧,要是把我家少爷服侍好了,兴许还能饶你一命!”

    陈树一脸贱笑,一步步向云清逼近过去。

    看着云清满是羞怒和绝望的样子,主仆二人都发出了刺耳的奸笑声。

    此刻的云清,在他们眼中不过是一只待宰的羔羊,连自杀的机会都没有。

    然而,就在此时。

    “少主,小心!”陈树一声厉喝,飞身后退、与此同时、一柄短刀出现在手中。

    咻~咻

    两声尖锐的破空之声响起。

    只见两根蓝汪汪的毒针向闪电一般从背后袭向二人。

    叮~

    陈树手中的短刀准确无误的将射向周桐的毒针斩了下来。但他自己却闪避不及、左臂却被一根毒针订了个正着。

    “谁!”眨眼间、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周桐吓得后退了两步。

    刚才要不是陈树及时相救,恐怕他这位圣医门少主就挂了。

    “索魂夺命钉?”

    陈树飞快的回身,只见一名戴着黑色镜框、宛如竹竿一般的男子出现在背后。

    鬼索,关键时刻出手偷袭的正是鬼索。

    昨晚被林羽降服、并传了功法传承之后,鬼索一直在忠诚的执行着林羽的命令、监视着叶天的动静、同时暗中保护云清。

    “喝~”

    只见陈树毫不犹疑的挥动手中的短刀,一刀斩在了自己的左臂上。

    “啊~”

    一声惨叫之后,一条臂膀直接被斩了下来,鲜血狂飙而出。

    飞快的从衣兜里取出了一把药丸,塞进了口中。

    转眼间,落在地上的断手已经便车了紫色黑色,断口处、黑色淤血不断外溢,发出刺鼻的恶臭。

    “够狠,不愧是圣医门的人!”鬼索手中握着狗腿子刀,一脸警惕的看着眼前的陈树和周桐。

    索魂夺命钉是鬼索的最强杀手锏,中此钉者、就算是宗师级数的强者也有毙命的风险。

    刚才,他是背后近距离用暗器偷袭,但电光火石间、这陈树竟然反应过来了。

    如果不是为了照顾周桐,可能自己的必杀一击根本就威胁不到他。

    而且,他对自己够狠、够果决,没有丝毫迟疑、直接斩下了中钉的手臂。

    如果他稍有迟疑,哪怕是迟疑一秒钟,那他就死定了!

    “你、是西南唐家的人?”陈树一脸怨愤的看着对面的鬼索。

    “是你!”

    云清也反应过来了,刚出手的这位、不就是昨天在烧烤摊上遇到的那二男一女之一么?

    “唐家?算是吧!”鬼索手握着郭尔喀军刀,满是讥讽的看着对方,“她是我们唐门的人,你们若是识相的话,现在离开还来得及!”

    鬼索心里在打鼓,其实他只不过是唐家的一个弃子而已,面对陈树这个高手、他只能狐假虎威、拖延一刻是一刻了。

    “唐门?你是想拿唐门来威胁我圣医门么?”陈树手持短刀、面带残虐的笑容,一步步向着鬼索逼近过去。

    圣医门、唐门本来就不对付,两家积怨百年,平时见面三句话不对付都能干一仗,更何况是现在!

    “小子,害我断了一臂,今天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手中短刀猛地一挥。

    “去死!”鬼索手中的狗腿子军刀全力挥斩。

    噹~

    一声脆响,狗腿子刀崩飞出去,短刀狠狠的扎在了鬼索的肩头。

    “啊~我跟你拼了!”

    “这~”云清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惨状,只见鬼索就像发了疯似的、不计代价向对手发起了猛攻。

    只可惜,双方的差距实在太大了,鬼索在陈树面前、就像一个三岁孩童一般。

    那黑色短刀每挥动一次都能在鬼索身上留下一道狰狞的伤口。

    惨烈!

    陈树有无数次机会刻意斩杀鬼索,可是、他不想让鬼索死的这么轻松。

    短短几个呼吸功夫,短刀已经在鬼索身上留下了上百道伤口。

    噗通!

    终于,鬼索再也支撑不住,噗通一下摔在了地上,鲜血溅满了整个办公室。

    “你、住手,有本事尽管向我来使!”云清满是愤怒的指着陈树、厉声喝道。

    “呵呵,倒是把你给忘了,很好、那就先收拾你!”周桐满是愤怒的转过头,一步步向着云清走去。

    刚才、要不是陈树相救及时,自己恐怕已经死了!

    死亡降临的恐惧,吓得周桐差点尿了,这让周桐感觉很愤怒,很不爽。他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女人,乖乖给本少爷躺到桌子上去,或许本少爷待会儿爽过之后还能留你一命!”

    “你要谁躺在桌子上?”

    就在此时,一个冰冷的声音在办公室中响起。

    瞬间,周桐感觉自己就好像跌入了冰狱之中一般,整个办公室的空气都凝固了。

    冰冷的煞气吓得他浑身颤抖。

    “你是谁!”

    周桐缓缓的转过身来,只见门口、一个穿着黑色休闲服的青年、就像鬼魅一般站在那儿,冰冷的眼神中不含半点人气。

    “你~”陈树握着断刀,脸色变得难看无比。

    单单是来人身上这股煞气,就已经彻底击碎了他的信心!

    “林羽!”本已经绝望的云清见得林羽降临,紧绷的神经瞬间放松下来、眼中的泪水忍不住跌落下来,指着地上的鬼索道:“快救人、快救救他!”

    云清是个善良的女人,更何况、鬼索刚才如此舍命的救她。

    (本章完)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