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69章 把我老婆当猎物?找死!
    “呵呵!”林羽脸上绽开了笑容。

    林羽他们这边动静不小,加上有云浅雪和柳玉两个大美女的加持,很快就吸引了很多人的瞩目,舞池中央扭动的男女都停下了舞姿,一个个好奇的看着这边。

    甚至就连隐约都变得舒缓了,好像生怕打搅了即将上演的好戏一般。

    这是一个荷尔蒙爆棚的场所,一群借着酒精卸下了伪装的男女、满腔都是最原始的野性。

    在浪里催酒吧,这样争风吃醋的场面不在少数,大家也都司空见惯了!

    “干他,兄弟、怕什么,教他做人!”一名穿着黑色小短裙,脸上跟鬼画符似的少女握着一瓶啤酒,唯恐天下不乱的吼道。

    “对,人家都把脸伸过来了,不打还是男人吗?干他!”

    “怎么着,小白脸、不敢了吧?”陈涛一脸鄙夷的站直了身体:“像你这种……”

    然而他的逼还没装完。

    一个酒瓶子呼啸而至,狠狠的砸在了嘴巴上。

    嘭~

    酒瓶碎裂,嘴巴变形、几颗门牙直接被打进了肚子!

    一瓶子下去,整个世界都安静了。

    陈涛捂着嘴巴,满脸羞怒的看着林羽。

    “你、特么的敢打我!”他没想到,眼前这个小白脸,靠女人吃软饭的废物、竟然真的敢打自己。

    而且打的这么快,连反应的机会都不给。

    要知道,陈涛虽然是个花花大少,但也是练过的、他之所以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挑衅林羽,倒也不是单纯的脑残找抽,而是真有底气,如果这眼前的小白脸敢出手、他就能立即反杀,打的他连爹妈是谁都不知道。

    然而、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眼前的小白脸,似乎不仅仅是脸白而已。

    “呵呵,刚才可是你强烈要求我打你的,你这么强烈的要求我要是不答应,岂不是太不近人情了?”林羽一脸笑意的看着陈涛。

    “就是,明明是你求人家打的,现在犯贱的人正是越来越多了!”

    “这种人就是欠打,麻痹的、穿的人模狗样,背地里男盗女娼,明明就是看上了小帅哥身边的美女,还特么的装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我呸!”

    “都特么给老子闭嘴!”陈涛冷厉的目光扫视全场一周、然后阴狠的目光落在林羽身上,“小子,老子弄死你!”

    说完,抄起身边的一个酒瓶,照着林羽的脑袋砸了过来。

    “哼!”

    林羽冷哼一声,一巴掌挥了过去。

    呯

    酒瓶碎裂,接着巴掌重重的呼在陈副总的脸颊上,一巴掌将他扇翻在地上。

    然后,不等陈涛反应过来,皮鞋狠狠的踩在了他的五指之上,用力一崴~

    咔咔~

    骨头碎裂之声、富有节奏感!

    “啊、我的手!”

    五指连心,陈涛凄厉的惨叫了起来,“小杂种,你敢伤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嘴贱!”

    林羽抬起脚掌,一脚狠狠踩在他的嘴巴上、将他的脑袋碾在了冰冷的地板上。

    唔、唔~

    嘴巴被皮鞋狠狠的碾压着,陈涛痛苦的四肢不断挣扎着,可惜却不能挪动分毫!

    “我去,猛人啊!”

    “刺激,就是这样!对、就是干!”围观群众顿时热血沸腾了,都是一群靠着酒精寻找刺激的人,见到此幕、不仅没有人害怕,整个场面反而变得更加火爆起来。

    现场音乐师似乎也是个不怕事儿的主儿,重金属音乐激荡、让人兽血沸腾。

    “陈总!”

    不远处,陈涛的几个跟班顿时急了、那红衣女郎也是,抄起酒瓶就冲了过来。

    “去尼玛的!”

    这种场合,自然落不下王仁猛这厮,这小子一见火起,顿时像打了鸡血一般、抄起桌上的两瓶皇家礼炮,照着那板寸头就砸了过去。

    呯~

    酒瓶碎裂,脑袋开瓢。

    王仁猛在林羽面前连战五渣都算不上,不过这厮天生一狠人、骨子里也透着疯狂的血脉,发起狠来、几个小白领还真不是个儿。

    “猛子,加油!”云浅雪也不甘寂寞,拎起一个酒瓶,照着红衣女郎砸了过去。

    呯,准确命中!

    不一会儿功夫,跟着陈涛过来的二男一女都放翻在地,整个过程、林羽没有插手,柳玉则是端着酒杯、嘴角带着一抹难以察觉的笑容,看着剑人猛流氓打架似的表演。

    更奇怪的是,酒吧的安保并没有露面,那些服务员呆在一旁看热闹,丝毫没有阻止的意思。

    “你似乎有话说?”林羽缓缓的移开皮鞋,淡漠的看着地上躺着的陈涛。

    “小子,你特么敢打我?”陈涛一个轱辘爬了起来,因为一口牙齿掉的没剩几个,所以他的话音有些破风漏气、很搞笑。

    “小子,你死定了、今天就算云清亲自出面也保不了你,你给我等着、今天让你直着走出浪里催酒吧,就算我姓陈的没种!”

    陈涛一脸怨愤的看着林羽,好像就算把林羽生吞活剥了都不解恨似的。

    “哦?是吗,你的意思是要叫人?”林羽脸上浮现出一抹笑容,“好啊,我这个人最随和了,会给你机会叫人的!”

    “很好,有种!你等着!”陈涛冷哼一声,转头就走。

    林羽:“站住,我让你走了么?”

    陈涛转过头,有些色厉内荏的说道:“你还想怎么样?”

    林羽脸上带着和煦的笑容,但眼神却很冰冷:“不留下点什么就想走?你把人生想的太灿烂了吧!”

    迎着林羽冷冽的目光,陈涛有些怕了,不过还是强作牛比状:“你、小白脸,我告诉你,别以为有云清罩着就可以为所欲为、别说是你、就算是云清,在我陈家眼里也不过是个猎物而已!”

    “猎物?呵呵,你陈家把我老婆当猎物?”林羽脸上绽开了笑容,笑的陈涛全身发毛、笑的让一直稳如泰山的柳玉都忍不住有些心悸。

    “有种!”

    有种两个字刚落。

    嘭~

    一脚,狠狠的踢在陈涛的子孙根上。

    “嗷~啊”一声撕心裂肺的惨叫,陈涛的身影就像炮弹一样飞了出去,沿途砸翻了好几张酒桌、酒瓶酒杯果盘落在地上、乒乒乓乓的碎了一地、然后才堪堪落在了地上。

    “呜~啊~”陈涛捂着小兄弟,一口鲜血喷了出来,全身筋脉暴突,连眼珠子都突了出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