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七章 受伤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跨进门槛走进去,然后伫立在门边上。

    识趣的侍卫在她进来之后便把房门关上,房间里静谧得让人只能注意眼前这张轻狂而傲然的脸。

    凤卿走过去,在他旁边的凳子上坐下,然后一言不发的盯着他,脸上却一丝表情都无。她难以言明此时的心情,从听到他下落不明的消息开始她就提着心,此时看到他活生生好端端的出现在她眼前,她大约应该是高兴的、激动的,若是感情再丰富些,大约还应该会喜极而泣。

    可是没有。

    若说感情有点变化的,大约是心里有那么小小的松了一口气。

    萧长昭见她进来之后只是看着他,却不说话,不由翘着嘴角笑道:“怎么,才一个月不见,就不认得我了。还是说相思成疾,所以才一动不动的看着我。”

    凤卿原本压抑着的感情,在看到他若无其事的、仿佛什么事也没有发生的表情后,终于像是决堤的洪水,奔啸而出。

    凤卿有些生气,甚至是有些愤怒。

    她瞪着他质问道:“殿下觉得这样很好玩吗?”

    萧长昭却没有回应她的话,反而张开了双手,脸上依旧是一副玩世不恭的表情,道:“这么长时间没见,来,和我拥抱一把吧?”

    见凤卿只顾着愤恨的瞪着他不动,于是干脆自己身手将她扯了过来,将她的脑袋按在他的胸口上,身手环抱着他。

    凤卿挣扎着想要离开他的怀抱,手握成拳头用力的锤向他的胸口。

    萧长昭吃痛的“嘶”了一声,凤卿当他是假装的,于是又恼怒的补了一拳。

    萧长昭又是接连吃痛的嘶叫了两声,连声音都变了,终于放开了她,又不满道:“你谋杀亲夫啊!”说着伸手去捂住胸口,脸上因为疼痛而眉头皱出了三条线。

    凤卿终于觉察出了不对劲,坐直了身体看着他,然后看到他胸口的衣裳上,有若隐若现的血迹渗了出来。

    凤卿指着他的胸口问道:“你……”

    萧长昭道:“胸口挨了一刀。”

    凤卿这才想起来,云雀和飞燕跟她说过,萧长昭是受伤之后才失踪的。就算他失踪是假,受伤却可能是真的。

    凤卿一时有些后悔,又觉得他是活该,顿时直接将自己心里的话说了出来,骂道:“活该!”

    伤口出了血,自然要重新清洗伤口和换药。

    萧长昭让人端了热水,拿了纱布和药来,将东西交给凤卿,然后就让人下去了。

    凤卿看着出去的人,刚想喊住他,萧长昭却先开口道:“这里没有丫鬟,换药的事情自然要交给你这个准燕王妃来做,难道你想让一群大男人来帮我脱衣裳和换药?”

    凤卿白了他一眼,道:“难道我不在的这些日子,殿下还不用换药了。”

    话虽然这样说了,但还是站了起来,替他将外面的衣裳脱了下来。

    衣裳脱下之后,裸露在凤卿眼前的,是他结实的、健瘦的身材。虽然从左肩到右腋下穿过帮着纱布,但依旧可以看到肩膀宽阔、线条流畅,腰部细而挺拔。不似女人的不盈一握,而是结实的带着力量的。

    腹部的肌肉明显而分明,令凤卿意外的是,他的小腹处居然长着一小撮的腹毛,这让他看起来越发的带着男人味。

    凤卿不是没有看过男人的上半身,但此时还是忍不住的脸颊红了。

    萧长昭倒是十分妖娆的用手半托住了自己的脑袋,另外一只手勾了勾她的下巴,斜眯着眼睛看着她,饶有兴味的问道:“如何,对你夫君的身材还满意吗?”

    他此时的模样让凤卿突然想到了一个词“邪魅狂狷”,嗯,她明白了,他要是活在现代,一定也是霸道总裁的范。

    凤卿没有理他,装作镇定自若不曾为色所迷,拍掉他放在她下巴上的手,对他道:“转过身来。”

    萧长昭对她邪魅一笑,倒是没有再说什么,乖乖听话的转过身来。

    他身上纱布的结打在背部,凤卿将结打开,将他身上的纱布拆下来。

    大约是得益于她刚刚两拳的功劳,胸口处的纱布带着新鲜的血迹,仿佛还能闻到上面的血腥味。

    而等她将纱布完全取下,看着他胸口的伤口时,凤卿才有些大吃了一惊。

    他胸口上的是剑伤,剑伤并没有多深,但是沿着伤口的周围却被剜掉了大约鸡蛋大的一块肉。那坑一样的伤口让人看着便觉得狰狞,恐怖。

    萧长昭看了她一眼,见她呆呆的盯着他的伤口看,脸上是惊愕、诧异,以及带着一些大约类似于心疼的表情。

    萧长昭问道:“怎么,吓到你了?”

    凤卿声音有些微颤,问道:“怎么会这样?”

    萧长昭道:“剑上喂了毒,肉是我自己剜下来的。不用担心,过段时间就长出来了。”

    凤卿突然感觉鼻子有些酸,她垂下眼,强忍住想要夺眶而出的湿润,默了默的坐了下来,拧了帕子,轻轻的替他擦拭伤口处的血迹。

    她有些后悔,刚刚不该如此对他。她刚刚的那两拳打下去,该有多疼啊。

    甚至连刚才的生气和愤怒,都让她觉得自己是在无理取闹。

    凤卿问道:“你身边的云弓、云箭和程蒋他们呢?”

    萧长昭道:“还留在兖州忙着找我呢。我既是失踪,若是连身边的亲随也跟着一起失踪,倒是让人怀疑。”

    凤卿明白过来,就是做戏做全套的意思。

    萧长昭又拉住了她的手腕,笑着道:“好了,我知道你生气。但看在我受着伤,却仍千里迢迢跑到沧州来见你的份上,赶紧气消了。你该知道,若不是为了你,我在兖州随便找个地方避一避也是一样的,根本不必跑到沧州来。”

    凤卿倒真是一点气都没了,兖州离这里是二百多公里的距离,用这里的方法计程,就是四百多里路,他就算快马加鞭,也要五六天才能从兖州走到沧州,更何况他还带着伤。

    凤卿盯着他握在她手腕的手道:“手。”见他不放,只好提醒道:“你这样握着我,我怎么帮你清洗伤口。”

    萧长昭笑着道:“那就不洗了。”不过最终还是将手放开了。

    凤卿本不想过问太过他的事,但此时还是忍不住问道:“究竟是怎么回事,你为什么要闹一出失踪的戏码?”

    萧长昭道:“自然是要做给别人看的。”

    凤卿瞪了他一眼,十分不满他这敷衍的答案。

    萧长昭却哈哈的笑了起来,仿佛十分的愉快。

    凤卿白着眼道:“有什么好笑的。”

    萧长昭道:“卿儿,难道你不知道吗,你为我担心的样子,十分的可爱。”

    “鬼才会担心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