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百九十八章 筹谋者谁
    ,精彩小说免费!

    )?]?z?!t?)??\??g?7r?p??+q?}??!?*dql???x?dg?,d?????起旁边装药的瓷瓶,打开瓶盖闻了闻。闻得出来里面是一些好药,对止血生肉很有好处。

    凤卿替他上好了药之后,又用纱布将伤口缠回去。因刚才穿的衣裳已经染了血,凤卿便问他道:“你干净的衣裳放在哪里?”

    萧长昭指了指房间里放着的一个箱笼。

    凤卿去替他将衣服找了起来,又替他穿上。

    她正打算把水和脏了的纱布端出去,萧长昭拉了她的手道:“这些事让别人去干吧,你陪我说说话。”说着拉了她到榻上一起坐下,叫人进来将东西收拾出去。

    他靠在榻后的大迎枕上,拉着她靠在他没有受伤的那一边胸口上,手指勾着她的头发卷着玩,一边问道:“听说你们来沧州的时候路上遇袭了?吓住了吧?”

    凤卿道:“还好。只是虚惊一场,就是可怜了那些为了保护我们而牺牲的人。”

    萧长昭挑了挑眉,道:“他们身为奴才和下人,保护主子本就是应该的。那些遇到危险不管主子就自己拔腿跑了的,才是犯了死罪。你要是可怜他们,多给些抚恤,对他们的家人子女多照顾些就是。”

    凤卿垂下眼来,她和他的思想果然是不一样。

    凤卿问道:“殿下这次还要失踪多久?”

    萧长昭道:“看某个人的耐心。”

    凤卿多少有些猜到了他说的某个人是谁。

    她又问道:“殿下可知道如今京城的情势?殿下一点不担心皇后娘娘的处境?”

    萧长昭挑着眉道:“母后是大风大浪走了一辈子的人,这点困境还难不住她,朝中的局势,她扛得住。”

    凤卿没有再说什么,或者她的担心根本是多余的。既然萧长昭是故意失踪,那他和卫皇后或许早有默契,恐怕这朝中的如今的局势都是他们故意引导出来的。

    只是有一点凤卿仍有些不明白,于是问道:“圣上昏迷不醒,究竟是真的还是假的?”

    萧长昭沉下了眼来,情绪中终于有了些变化。他道:“半真半假。”

    凤卿坐直身看着他,问道:“什么意思?”

    萧长昭道:“在我离开京城之前,父皇和母后便发现父皇身体有恙。父皇那段时日时常感觉身体困倦,精神不济,睡眠时间也越来越长。起初,平日请平安脉的太医都没觉察出来异样,父皇便以为是自己年纪大了,并未放在心上。但只要是异常,便会被觉察,何况父皇本就是多疑之人。只是父皇并不知道问题出自哪里,以及背后的人是谁,只能饮食上越发小心,并让太医仔细排查。此次对外宣称父皇昏迷不醒,一是父皇的精神此时已经无法再理朝事,二是他需要安心调理和休养身体。”

    凤卿听着已经吃惊得有些掉了下巴,他虽然说得平静,但凤卿仍听出了里面的风云诡谲和惊涛骇浪。

    至少凤卿听出了,有人要谋害皇帝。

    凤卿沉默了好一会之后,才开口问道:“是不是与鲁王有关?”

    萧长昭有些惊讶凤卿怎么会想到萧长洛,问道:“你为何会想到是他?”

    凤卿道:“你去的是兖州,兖州靠近鲁王的封地。”

    萧长昭泄出一口气,道:“我也去过晋王的封地,然后才去的兖州。”不过倒是让她歪打正着了。

    凤卿道:“但你是在兖州出的事。而且我自己第六感觉,更可能与鲁王有关。比起晋王来,鲁王让我感觉更加危险,虽然在朝堂中更加活跃的是晋王。”

    萧长昭有时候不得不佩服女人所谓的第六感,有时候真是准的不像话。

    萧长昭道:“虽然与萧长洛有关,但未必就与别人无关。”

    老四至今并没有单独跳出来,现在撺掇着老二上蹿下跳,怂恿朝臣给母后和禹询施压的也是他和老三一起,甚至老三都表现得比他更加积极一些。虽然看着老二、老三是被人摆弄的那两个,但谁又知道他们是真的被人利用了,还是在扮猪吃老虎。

    他虽然向来骄傲自负,但在战略上他喜欢藐视对手,却从不在战术上轻视敌人。

    不管是老二、老三还是老四,他一个都不信。甚至是禹询,他也不会全然相信。

    凤卿问道:“如果真是鲁王,或者其他人,那他们想干什么?他们当中根本没有任何一个人,有能力抗衡圣上。”

    若他们打着谋反逼宫的主意,这根本是一条下下策,一条根本没有多少成功把握的法子。

    萧长昭向她解释道:“他虽然力量不足,但可以借力。父皇当年为先帝所不喜,但能一路走到最后最终坐上皇位,那是踩着兄弟们的尸骨上来的。除了一个宁王,父皇并不相信他的那些兄弟们,自他登基之后,先帝还活着的儿子也几乎是贬的贬、囚的囚,剩下的那些也只能在封地夹着尾巴做人。但同是龙子凤孙,且出身甚至比父皇更加高贵,被压制得久了,心里就难免有所怨恨。从前他们不敢做什么,那是父皇能压得住场面。但现在,父皇的年纪毕竟大了。若这时候有人向他们伸出橄榄枝,能让他们发泄一下心口的怨气,没有多少不上钩的。何况,老四这个人心思阴沉,他的势力可不止表面露出来的这些。”

    他这些年让他底下的那些人为他捞银子,偷采金铁矿,甚至不惜走私盐茶,这么多的银子究竟是用在哪里去了?会不会用在了私下招兵买马,以备不时之需?

    凤卿没有再说什么,权势诱人,就算明知道这是一条大可能会失败的路,他们也可能会为了这万一成功的机会而去试一试。何况还是在有一定成功几率的情况下。

    而那些愿意支持他的藩王,也未必只是为了发泄心口的怨气。圣上这一朝没有重用他们,若下一朝的新君仍没有重用他们,哪怕他们是龙子凤孙,他们和他们的子孙也很可能就此寂落颓败下去了,甚至新君的一句话就可能夺了他们的爵位。

    若是能推举一位会起用他们或他们子孙的新君,他们才能改变如今的处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