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一章 总是离不开的流言
    ,精彩小说免费!

    马车在谢家三房的宅子前坐下,凤卿从马车上下来。

    门口的小厮看到她,仿佛见到了鬼一样,惊得嘴巴张得像是能够吃下一个苹果,指着凤卿半点说不出话来,磕磕巴巴的说着:“七,七,七小姐……”

    说着就掉转头,连滚带爬的往宅子里面跑去,一边跑一边大声喊道:“七,七小姐回来了,七小姐回来了……”

    凤卿往宅子里面走去,正好看见从里面走出来的王氏、杨姨娘等人。见到她,站定在哪里,睁大了眼睛看着她,仿佛在确信是不是真的是她。

    而凤卿看到,杨姨娘整个人瘦了一大圈,精神看着十分不好。王氏的脸上也表露出来几分疲惫和倦怠,显得十分憔悴。

    凤卿刚想屈膝给王氏行礼问安,杨姨娘先冲了上来,扶着她的肩膀,上下左右的打量了一下,不敢相信的问道:“卿儿,真的是你?”

    凤卿有些歉疚的对她笑了一下,道:“是,是我,姨娘。”

    杨姨娘的眼睛一下子的红了,然后哭了出来,呜呜的道:“你这孩子,这大半个月究竟是去哪里了,连说也没说一声。”

    说着又是生气,手劲特别大的在她身上拍了几巴掌,骂道:“有你这样的吗,有你这样做事的吗。你知不知道这十几日,全家人都在找你,我急得都快抹脖子了,就怕你出了什么事。”

    凤卿听着越发愧疚起来,抱了抱她道:“姨娘,对不起。”,接着又转头看向王氏,内疚道:“母亲……”

    王氏道:“有什么事,先进去屋子再说。”

    一群人又先进了屋子,然后王氏先叫来了盛麽麽,吩咐道:“让人去将三少爷和五少爷找回来吧,就说七小姐已经回来了,不用找了。”

    说着转过头见凤卿盯着她看,便又解释道:“你哥哥带着你弟弟领着人出去寻你去了。”

    凤卿垂下头来,道:“女儿不懂事,让您们担心了。”

    王氏道:“能平安回来就好。”

    说完让屋里的下人们都下去,然后才问凤卿道:“你一向不是这么不懂事的人,你说说这些日子究竟是怎么回事,你又去了哪里?”

    凤卿只好将这大半月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从她被萧长昭的人掳走说起,说到他让人送她回来。

    凤卿道:“我怕母亲和姨娘担心,有请求殿下让人来告知您们一声。只是看母亲和姨娘这样,恐怕殿下也只是在敷衍我,并没有派人回来跟母亲说。”

    杨姨娘埋怨道:“这个燕王殿下,做事怎么这样子。不声不响的把人给掳走,也不跟人家的家里人说一声,倒让我们担心了大半个月。”

    王氏倒是体谅萧长昭的做法,道:“殿下既然是不想让过多人知道他的踪迹,自然也是不能随意告诉我们的,免得有人泄露了消息,坏了他的盘算。”又劝凤卿道:“殿下是做大事的人,许多事自然是要从大局考虑,你也不必因此而埋怨他。”

    凤卿道:“是。”

    他们正说着,谢凤英带着谢凤明便从外面走回来了,看到凤卿,脸上惊喜交加的喊了一声:“卿儿。”

    说着上前将凤卿扶了起来,将她全身上下都打量了一下,道:“你没事就好,你能平安回来就好。”

    凤卿道:“是,哥哥,我回来了。”

    一旁的谢凤明则十分怨念的看着她。

    凤卿伸手想摸一摸他的脑袋,结果却发现这个弟弟竟然长得快跟她一样高了,在她伸手过来的时候,他将脑袋一撇,避开了她伸过来的手。

    凤卿顿了一下,然后还是伸手轻拍了一下他的脑袋,笑着道:“干嘛这幅表情看着我,好像我是犯了什么事一样。”

    谢凤明冷声道:“你自己心里知道。”

    凤卿还是很能知错能改的,道:“我错了,我向你道歉,这些日子不该让你担心。”

    谢凤明想了想,脸上的表情稍微软和了下来。

    凤卿自然又要将这些日子自己在什么地方跟谢凤英和谢凤明说了一遍。

    谢凤英虽也生气凤卿这些日子不说一声就失踪,但比起她是遭遇了其他的事,她只是被燕王带走陪着他养伤自然更让他觉得庆幸。

    高兴于凤卿平安回来,王氏晚上让人做了一桌的好酒好菜。

    众人自然都是高兴于凤卿能平安回来,但也有不合群的声音,比如谢蕴湘就阴阳怪气的说道:“七妹妹,你这些日子去哪里了,如今回来难道都不该跟我们交代一声吗?你不在的这些日子,族里的其他人都在猜,你是不是被土匪强盗抓走当了压寨夫人。这些日子咱们三房可遭受了不少其他人的指指点点,连累得连我们的闺誉都不好听。”

    王氏听着,将手上的筷子缓缓却用力的拍在了桌子上,脸上带着冷酷的警告之意。

    谢蕴湘撇了撇嘴,不再说话。

    她是被萧长昭带走的事情,虽无需再像之前那样保密,但凤卿自认为还是越少人知道越好,所以目前也只是王氏、杨姨娘和谢凤英、谢凤明知道。

    凤卿笑了笑,道:“我不是让土匪强盗抓走,看来要让六姐姐失望了。”

    谢蕴湘呵道:“你如今当然说不是了,但谁知道是不是呢。一个黄花闺女,莫名其妙的失踪了十几天,别怪别人有不好的猜测。七妹妹跟我们说没有,明天跟别人解释去。”

    说完后然后在王氏发作之时,先站了起来,对王氏道:“我吃饱了,女儿告退。”

    在凤卿不在的这些日子,谢氏族中,包括沧州城内的确传出了不少的闲言碎语。

    有些不怀好意的人,难免会刻薄着一张嘴说道:“一个姑娘家,莫名不见了十几日,谁知道干了什么事。”

    “说不定真是被人绑了去,看她长得那祸国殃民的模样,那个男人见了不起色心的,估计清白都没有了。”

    “你们说就她那样子,皇家和燕王殿下还肯要她吗?”

    这其中将这些不好的言论传得最起劲的,当属于大房的谢蕴霜。

    凤卿并不打算费时间跟他们这些人解释,谢凤明看不过,带着两个小厮将谢蕴霜套上麻包袋揍了一顿,又脱了她外面的衣裳,只留里衣里裳的扔在巷子里过了一夜。

    第二天在被人围观中醒来,然后尖叫了一番。在那之后她便大病了一场,好几日里连话都说不出。

    而其他几个将流言传得最凶的人,这几日也或多或少的会出点小事故,不是喝酒掉进湖里,就是走路滑了一跤,再不然就是晚上睡觉的时候床上出现了某些小动物。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