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六章 交易
    ,精彩小说免费!

    养和殿里。

    萧禹询一边向明熙帝汇报着除逆首之外其他跟谋反之事有牵连的官员的处置情况,一边偷偷看着上面靠在龙椅上闭着眼睛,不知是有在认真听还是已经睡着了的明熙帝。

    不知是不是大病初愈的缘故,或者是因为这次的事件受到了打击,明熙帝看起来十分憔悴,整个人像是老了好几岁。

    连头上渐渐斑白的头发,都仿佛是最近才长出来的。

    萧禹询汇报完了之后便停了下来,他也不敢走,便只是在那里站着。

    过了好一会之后,明熙帝才深吸了口气,然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淡淡的道:“朕知道了。”

    萧禹询想了一想,还是说了一句:“皇祖父还应保重龙体为上。”

    明熙帝并没有说什么,只是动了动身体换了一个姿势,然后才又说话道:“过几日朕便让人送你四叔回他的封地,你代朕去鲁王府走一趟,问一问你四叔还有什么想对朕说的。”

    萧禹询拱手道是。

    明熙帝摆了摆手,示意他退下了。

    萧禹询告了退,然后出了养和殿。

    他久没有向卫皇后请安,本想去凤阳宫向卫皇后请个安。但想了想,还是觉得明熙帝吩咐的差事为重,打算旁晚再去请安。

    他出了皇宫,直接去了鲁王府,进了萧长洛住的寝殿。

    殿里弥漫着浓重的药味,卫皇后派来的太医还在,正在斟酌着开方子。萧长洛跪了几日,一双腿已经快跪废了,一双腿都是浮肿的,上面还带着乌淤,关节处显得尤其肿大。

    太医站起来给萧禹询行礼,萧禹询对他们摆了摆手,让他们继续做自己的事。

    萧长洛抬头看着他,突然冷呵了一声,道:“没想到到了今日的处境,唯有你竟还会来探望我这个阶下囚。”

    萧禹询看了他一眼,淡淡的道:“我是奉圣上之命前来,圣上让我问问你,你可还有什么话要向圣上说的。”

    萧长洛道:“看来我快被送走了。”说着垂着眼默了一下,又道:“我想对父皇说的话挺多,可是我想他大约不想听,便也没什么好说的了。”

    萧禹询看了一眼他的双腿,最后转头问旁边的太医道:“鲁兖王的双腿还好吗?”

    萧长洛被降了爵位,鲁兖王便是他新的爵称。

    太医拱手回答他道:“鲁兖王殿下长跪寒地,邪寒之气进入双腿,风湿之疾已经落下,以后每到湿寒天气,免不了要受一番苦楚。臣开些药,仔细调理着,自然能有所缓解。只是鲁兖王殿下此时,经不得长途跋涉。”

    萧禹询听着眯了眯眼睛,从京城去兖州,免不了的要长途跋涉。

    萧长洛听着却呵了一声,反而浑不在意。

    萧长洛道:“你今日肯来探望我,不管你是奉皇命也好,还是自己来的也好,我记你的情。我们也没有多少相处的时候了,你让屋里的这些人都出去,我们叔侄说说话如何。”

    萧禹询看了他一眼,然后对屋里的人道:“你们都下去吧。”

    屋内的内监和太医拱了拱手,然后出去了。萧禹询问萧长洛道:“你有什么话想说的?”

    萧长洛问道:“我母妃的后事是如何处置的?”

    萧禹询道:“你母妃是罪妃,圣上已经废其妃位,自然不能葬在妃陵之中。皇后娘娘心慈,命人将她的尸身领出宫外已经好好安葬。”

    萧长洛此时脸上方有了几分痛苦之色,许久沉默着,不说话。

    萧禹询道:“早知如此,何必当初。”

    “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萧长洛冷笑着道:“你以为我会悔不当初?我从不后悔我做下的事。想要的东西,本应该奋力争取。我想要储位,父皇既然不肯给我,我奋力一搏又有何不可。只不过成王败寇,我既输了,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他说着又抬起头来,看着萧禹询,道:“还有你,萧禹询,你难道没有想过那把至高无上的龙椅吗?”

    萧禹询道:“我是想要,但我不会像你,我自会凭实力公平去争取。”

    “公平争取?”萧长洛冷嘲一声,道:“圣上的心从一开始就是偏的,何来公平二字。禹询,我的好侄儿,你难道看不出来,圣上最中意的儿子一直都是老五,皇位也是他准备留给老五的。大昭,萧长昭,他以国朝之名来为他取名,从老五出生起他便是圣上最心爱的儿子。我们这些儿子在他心里算什么,恐怕连萧长昭的一根头发丝都比不上,圣上也从未给我们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但是凭什么,他萧长昭并不比我优秀,只因为他得圣心,便可以唾手可得我需要拼命争取的东西。”

    萧禹询道:“这不是你谋逆叛上的借口。”

    萧长洛突然有些激动道:“有何不可,难道圣上的皇位来路就正吗?何况这皇位,本就是何家帮他挣下的。”

    萧长洛突然哈哈,哈哈的笑了起来,看着萧禹询,一直笑着,然后道:“萧禹询,你不傻,不会看不出来圣上已经内定了储君之人,你难道不觉得意难平吗?若是太子不死,这皇位可迟早会传到你手中的,但是以后你一辈子却都只能对别人俯首称臣。你若现在就开始认输,可不像是萧长初的儿子。”

    萧禹询看着他皱了皱眉,却不说话。

    萧长洛继续道:“我们来谈笔交易如何,我这辈子是与皇位无缘了,但我也不想被囚在封地的王府中老死。我的势力虽然折损很多,但我手中仍有人手。我可以把我手中的余势都交给你,听你调遣,条件是,他日你登基之后,放我自由。”

    萧禹询道:“我不是你,不会做与你一样的事。四叔还是好好歇着吧,也请好好深思自己之过,或许圣上看在你已经悔过的份上,会轻饶于你。”

    说完转身便打算出去。

    结果刚走了没两步,萧长洛又说起道:“既然这个打动不了你,那我换一个筹码。你难道不想知道你父王是怎么死的吗?”

    萧禹询转过头来看着他。

    萧长洛笑着道:“你不会真的以为你父王是病死的吧?太子的身体是一向不大好,但也不到会死的地步。你这个当儿子的,就不想追查父亲的死因。”

    萧禹询淡漠的道:“你以为我会相信你吗?”说完打开门转身便出去了,遗留萧长洛在身后。

    萧长洛看着他的远走的背影,嘴角突然瞧了起来,露出了一个诡异的笑容。

    他喃喃的道:“你不相信,总有人会相信的。想要让我就这样认输?不,我做不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