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零八章 改变
    ,精彩小说免费!

    旁晚的太阳刚落山,谢远樵从大理寺的官署下值回来,进了谢家的大门。

    他先去了王氏的院子。

    他这些日子忙得脚不沾地,今天难得早下值,去了王氏的屋子,本是觉得这些日子两人都忙得没有好好说话,想着夫妻二人好好说说话的。

    可是王氏好像并不这样想,对谢远樵有些爱理不理的,他来了,她也只顾着忙自己的事情,只让两个小丫鬟来伺候他。

    谢远樵不大爱拿自己的热脸贴他的冷屁股,说了半功夫的话,都不见王氏殷勤之后,便放下了手里的茶碗,对王氏道:“既然夫人正忙着,为夫不打搅你,我今晚回外院书房歇着去。”

    王氏这才从账册中抬起了眼来,对谢远樵笑了一下,道:“老爷难得早回来,别再忙得太晚。晚上妾身让人给您送宵夜。”

    谢远樵轻甩了一下袖子,然后离开了。

    等他走后,王氏才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将手里的账册合上,然后靠在了椅子上。

    盛麽麽在旁劝她道:“夫人何必对老爷如此冷淡,老爷难得回内院来,正应该将老爷留在正院才是。”

    王氏道:“都老夫老妻了,谁还弄邀宠那一套。”

    她如今对这些事也看淡了,他爱上哪儿就上哪儿去。她有时候,也会嫌他脏。

    王氏抚着额头问道:“他外院书房伺候的那个丫鬟已经让他收用了吧?”

    盛麽麽有些尴尬的笑起来,但还是安慰王氏道:“老爷只拿她当个解闷的玩意儿,不然也不会到现在都没给她个名份,夫人不必太上心。”

    王氏道:“我倒是懒得上心,只是咱们家走到这一步,他应该走得更加小心,别在私德上让人抓住把柄来。”说着又吩咐道:“记得按时督促那丫鬟服用断子汤,咱们家的姨娘庶女已经多得够闹心的了,我不想让家里再多出一个姨娘来。”

    盛麽麽道:“夫人放心吧,我都让人仔细盯着呢,汤药让人亲自熬,端给那丫鬟盯着她喝下去,绝对不会出差错。”

    王氏点了点头。

    这边谢远樵出了正院之后,看了看还早的天色,本打算去柳姨娘的院子坐一坐,然后今晚就歇在柳姨娘的院子里。

    结果路过杨姨娘的院子时,正看到杨姨娘和两三个小丫鬟在院子外的空地上踢毽子。

    杨姨娘自上一次遇袭因为胖得跑不动要人背然后差点被歹徒追上的事情,终于认识到了体重的重要性,然后开始实行了减肥大业。

    如今三几个月过去,卓有成效。原本甚有吨位的杨姨娘,终于变成了一个体态丰腴的美人。

    杨姨娘本就是极漂亮的,虽然长了年纪,但依旧是丰姿玉骨的美人,此时比年轻的时候还有多了几分妖娆之态。手提着裙子,腿一跳一跳的踢着毽子,身段飘摇,体态灵动。

    谢远樵远远的走近来驻足看着,一开始并没有认出是谁来,再一看,竟然是杨姨娘,他不由的惊讶了。

    然后他想了一想,不由想起,他竟有两三个月都没见过杨姨娘了。

    先是她和王氏等人留在了沧州老家,他回了京城;等她们都回了京城,他又因为政务忙得脚不沾地的,难得回后院来。便是回后院,也是去王氏的院子居多。

    结果这三两个月没见,杨氏却完全变了一个模样。

    谢远樵忍不住弯起了嘴角,噙着笑意一眼都舍不得的看着杨姨娘。

    陪着杨姨娘踢毽子的丫鬟终于看到了谢远樵,连忙喊了一声:“老爷。”说着屈身下来行礼。

    杨姨娘听见了,停下了手里的动作,转过头来看到了谢远樵,喊了一声:“哟,老爷啊。”

    谢远樵走上前去,牵起了她的手,声音温柔得像是能掐出水来,道:“这么冷的天,怎么想起在外面踢毽子了?”

    杨姨娘呼出一口白气,微喘着气道:“我最近在减肥呢,平日要多动动,踢毽子最好。”说着又用脚踢着毽子比了两下,对谢远樵道:“老爷悄悄,我这跳得怎么样。”

    谢远樵道:“好是好,不过以后要跳还是在屋里跳,烧上炭,免得冻坏。”说着握着她的手带着她进她的院子,道:“走吧,回屋里去,外面风大。”

    杨姨娘“哦”了一声,一边被谢远樵揽着进去的时候还不忘一边回过头来吩咐丫鬟道:“你们把我那毽子收起来,我明天还要踢的。”

    到了晚上,盛麽麽从院子外面走进来,看着里面正在脱衣裳的王氏,小声与她道:“夫人,老爷今日留宿在了杨姨娘的院子里,还叫了水。”

    王氏听着愣了一下,谢远樵已经有好些年没有在杨姨娘院子里留过宿了,自从杨姨娘臃肿起来后,他便不大爱在她的院子里留宿。

    接着她又释怀起来,道:“留便留吧,留宿在杨姨娘屋里,总比他去糟蹋府里的丫鬟强。”

    盛麽麽笑了笑,没有再说什么,接过小丫鬟手里的活,帮着王氏脱下衣裳。

    另外一边,拾得院里。

    吕嬷嬷也一脸喜色的走进来对凤卿道:“小姐,老爷今日竟然宿在了杨姨娘的院子里。”

    凤卿放下手里的书,忍不住笑道:“奶娘说的这是什么话,难道姨娘不是父亲的妾室,父亲歇在姨娘的院子里有什么大惊小怪的。”

    吕嬷嬷道:“不是,只是老爷一向不爱留宿姨娘的院子里,今天却是难得,所以奶娘才惊讶了一下。”

    凤卿还是提醒吕嬷嬷道:“奶娘,没有当子女的老是打听长辈的房中事的。以后父亲和姨娘那边的事情您还是少打听的好。”

    吕嬷嬷知道凤卿并不大高兴,叹了一口气,道:“老奴都知道了。”说着又深深的呼出口气,道:“老奴就是觉得,小姐身边的人都越来越好了。不仅是杨姨娘,就连四少爷,从沧州老家回来之后人也懂事了许多,从前他一点都看不惯教导他的那个师傅,总是时不时的抓弄一下人家。如今不仅不抓弄了,每天还十分认真的学,连四少爷身边的小厮都说四少爷像是变了一个人。”

    说起谢凤明,凤卿脸上也是欣慰的。那个别扭的、总是阴阳怪气的小少年,总是成长成了会为别人着想,也明白什么是自己的,并知道为之努力的少年了。

    谢凤英是王氏的,以后杨姨娘能依靠的只有谢凤明,凤卿自然希望他能长成一个能让杨姨娘依靠的顶梁柱。

    吕嬷嬷又继续说道:“四少爷这些日子武艺学得很有进益,连老爷都夸了好几次。师傅也说,四少爷在武学上比读书有天分,他要是早几年就找到他让他教四少爷武艺,说不定现在都快成才了,倒是可惜白白浪费了这些年。不过师傅也说了,现在开始用功也不迟。那师傅还认了四少爷做关门弟子,说是要把一身的本事全都教给四少爷。”

    凤卿道:“战师傅好酒,我记得咱们家收藏了有两坛上好的女儿红,你明天让厨房给战师傅置办一桌好菜,再把那酒给战师傅送去。”

    吕嬷嬷听着犹豫道:“那酒可是老爷收藏一直舍不得喝的,要来送人怕老爷会生气吧。”

    凤卿道:“没事,你就说是我要的。”

    她记得谢凤英库房里还收藏了一把名剑,谢凤英自己并不好剑,放着倒是浪费了。战师傅却十分爱好兵器,她还打算向谢凤英讨来,然后献个殷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