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章 新年的第一道圣旨
    ,!

    卫仲卿忍不住抱怨道:“刚刚非吵着闹着要吃糖葫芦,这附近没有,走了多远的距离好不容易帮你买到了,吃了半口就说不要了。傅双宜,你是故意来折腾我的吧。”

    平日这里自然是有很多卖糖葫芦这些东西的,但今夜是除夕,做小生意的大部分都回家过团圆年去了,不管什么东西自然都不好买。

    傅双宜哼哼的转过头来看着他,道:“你要是觉得可惜,那你吃了它呗。”

    卫仲卿道:“我吃就我吃,等一下你再要什么东西,你自己去买,我可不再给你当跑腿。”说完有些恨恨的就着她没吃完的那半颗糖葫芦咬了一口。

    傅双宜手挽着凤卿的手,道:“走吧,我们去找个好位置去。”

    河边上围满了人,萧长昭嫌人太多,花了一些银子租了一艘船坊,然后漂到了凉水河中间去了。

    船坊的船头摆着一张矮桌,四个人围着矮桌而坐,桌上摆了酒和点心及一些小菜,既可以一边喝酒吃点心,一仰头又可以看到烟花。

    傅双宜是坐不住的人,等烟花开始放的时候,她拉着凤卿跑到了船边,趴在船舷上,指着天上绽放出来的各种烟花的形状,激动的道:“你看你看,那烟花变成了菊花的形状,啊,像老虎老虎,快看快看,又变笑脸了……”

    卫仲卿一边帮萧长昭斟酒一边提醒她道:“你小心点,可别掉进河里去了,掉进去了我可不下去救你。”

    傅双宜转过脸来,哼了一声,对他做了个鬼脸,道:“谁要你救!”

    说完又转回头去看着天上的烟花,接着看到一个烟花“砰”的一声炸开了之后,火星仿佛往她们这边落了下来,又连忙捂着耳朵尖叫的“啊”了一声,等缓过来了之后才笑着跟凤卿道:“我差点以为那烟火要掉到我身上了。”

    烟花一直连着燃了一个时辰才停歇,有些受不了寒风或嫌弃已经太晚的人已经回去了,凉水河边渐渐的清冷了起来,除了他们这条船坊,只剩下不多的一些人还在岸边坚持看着。

    等烟花放完了之后,傅双宜仍在回味的道:“真好看。”然后又与凤卿约定:“等明年除夕,我们也还要一起来看。到时候我们叫上李七姑和孙婷娘,多热闹。”

    凤卿笑着道:“今年的除夕都还没过完呢,你就想着明年除夕的事情了。”

    等到了明年,她们大家都已经嫁人了。到时候就是不需要自己支持中馈,身为人媳,也要帮着家中的婆母妯娌忙着过年的事,哪还有这样的闲情逸致随便出来看烟花。

    傅双宜笑嘻嘻的抱着她的手臂道:“好凤卿,好不好嘛,好不好嘛?”

    凤卿看着她高兴的模样,不大想扫了她的兴,只好笑着道:“好好好,到时候一定跟你来。”大不了到时候,拉着燕王府的一大家子一起出来。反正萧长昭手里有兵,应该不会出事吧。

    只是凤卿说这话的时候,却并没有想到,她们根本没有一个像今日这样的明年除夕。

    萧长昭走了上来,从伸手揽了凤卿,含笑问她道:“烟花好看吗?”

    凤卿笑着道:“好看,谢谢你带我出来。”

    被抢走了凤卿的傅双宜有些不满,幽怨的看着萧长昭。卫仲卿嫌她没有眼色,上前来拉了她到一边,道:“走了走了,该回去了。”说着让船夫把船坊靠了岸。

    信国公府和谢家在不同的方向,卫仲卿向萧长昭告了辞,然后便拉着傅双宜走了。

    萧长昭则送了凤卿回了谢府,谢宅门口下了马,凤卿对跟着跳下马的萧长昭道:“我自己一个人进去,殿下不用送我了。您明天不是还要进宫领宴吗,回去早些歇息。”

    说完怕他坚持要送她进来,便转身准备回府。

    萧长昭突然喊住她道:“等等。”

    凤卿停下脚步来转头看着他,然后看着他走上前来,捧起她的脸,然后在她额头上亲了亲,又在她的嘴唇上啄了一下,然后才笑道:“好了,进去吧。”

    凤卿有些脸红,然后突然大着胆子踮起脚尖也在他的下巴处啄了一下,然后不等萧长昭反应过来,就迅速的跑进了府里。

    然后在大门的后面伸出头来,对他摆了摆手,道:“晚安,还有新年快乐。”

    萧长昭看着她笑了笑,然后摸着自己的下巴,心情莫名的十分愉悦起来。

    大年初一到初五,宫里有新年宴,外臣要进宫领宴,向圣上敬酒。而外命妇也要去后宫,向皇后娘娘贺喜新年。

    谢家王氏在进宫之列,从大年初一开始,便将府里的事情交给了凤卿和方姨娘,然后每天清晨天还没亮就和谢远樵一起进宫,到中午的时候才回来,一直到了年初五。

    年初七,谢家出阁的姑奶奶们回门的日子。

    福王妃谢氏、谢蕴华、谢蕴心都回来了,谢蕴华和谢蕴心是各自带着夫婿,而福王妃则是独自回来的。

    刚刚出阁的谢蕴心看起来过得很不错,面色红润,与乔明志夫妻两人看起来浓情蜜意的,时不时的夫妻两人对视一眼,眼睛里都仿佛带着糖似的。

    杭氏看着心下欣慰起来,又问过女儿女婿和亲家待她是的确好了之后,对待女婿便更加亲近了。

    谢蕴华如今的肚子已经很大了,挺着挺翘的肚皮,连冬天厚厚的衣裳都遮不住。

    谢蕴华摸着自己的肚皮,笑着和王氏道:“……叫了几个有经验的嬷嬷来看,都说我这胎一定又是个儿子。”

    王氏笑着道:“儿子好,偃儿多个兄弟,以后兄弟间才能相互帮扶,瑛儿也能多个兄弟撑腰。”

    转眼出了十五,官署开衙,圣上开朝,这年才算是过去。

    元月十六的那日,谢家送走了谢远槛夫妇和跟随他们去任上的谢蕴良。

    行别之前,谢远樵拍着谢远槛的肩膀道:“好好干,等做出政绩来,我再想办法疏通关系把你往上升。”

    因为想到这个弟弟性子有些软又过于仁善,怕他去了任上压不住人,于是顺便附送先生一名。又怕谢远槛脸上过不去,名曰这先生是教导谢凤良读书的。

    谢远槛明白兄长的苦心,自然是心中感激又感动,红着眼握着谢远樵的手道:“大哥,谢谢你。我没什么用,这些年若不是你和大嫂照顾着我们一家子,我怕是连妻儿都养活不了。如今你又帮我谋了事,我真不知道该怎么感激你好。”

    谢远樵道:“兄弟之间,说什么外话。咱们父母早逝,只剩下咱们兄妹三人,我不帮着你帮着谁。

    两边依依不舍的辞别,然后谢远槛带着妻儿上了马车。马车渐渐远去,谢远槛从马车厢里伸出头来不断的对他们挥手。

    而另外一边,开朝之后,圣上下了第一道圣旨,却是一道赐婚的圣旨。

    赐婚淮阳长公主和卫家二少爷卫仲卿。

    凤卿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震惊得差点下巴都要掉了。

    她望着将这个消息告诉她的李七姑,声音有些激动的道:“怎么会这样?卫仲卿可是已经跟双宜定了亲的,崔伯母连婚期都择了。”

    先不说圣上这道圣旨根本是明火执仗强抢人夫婿,卫仲卿可还是卫皇后的娘家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