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一章 丑事
    ,!

    李七姑有些惊讶的看着凤卿,道:“你竟然不知道?”

    凤卿蹙着眉道:“我该知道什么?”

    直接告诉她,其中定是发生了什么事情。

    李七姑一想,又觉得凤卿不知道也不足为奇。那也算是皇家的丑事一桩,皇家自然不会让人到处说,而该尽力的遮掩。

    李七姑看了一眼凤卿屋里的丫鬟们,凤卿会意,对屋里的人道:“紫英、玛瑙,你们都先下去吧。”

    紫英和玛瑙道了声是,然后出去了,顺便连门也一起关上了。

    屋里就只剩下了她们两个人,李七姑才凝着眉道:“我知道你嘴巴一向严实,也不怕告诉你。正月十二的那天早上,简夫人来向郑贵妃请安,户部尚书简大人的小儿子是郑贵妃为淮阳公主选定的驸马,简夫人这时来给郑贵妃请安也算应有之义。恰巧那时晋王妃和厉侧妃也在惠阳宫里,郑贵妃就想让淮阳公主过来见见她这未来的婆婆。因为淮阳公主对这门亲事一直不满意,郑惠妃怕她不肯来,便让晋王妃和厉侧妃姐妹两人一起去请她出来。结果晋王妃和厉侧妃到了淮阳公主的寝宫,打开惠阳公主寝殿的大门,却撞见淮阳长公主和卫家二少爷全身**裸的躺在一张床上。”

    凤卿听得震惊不已。

    她道:“卫仲卿不会这般糊涂,这其中恐怕定有误会。”

    她都不敢说一定是有人故意设计的陷阱。

    李七姑叹了一口气,继续说道:“晋王妃和厉侧妃发现这样的事,自然不可能是瞒着的,自要去告诉了郑惠妃,又请了皇后娘娘和圣上,圣上勃然大怒,当场就给了卫家二少爷一巴掌,若不是看在皇后娘娘的面子上,恐怕当场便要将人给处置了。而淮阳公主则跪在地上,声俱泪下的跟圣上说一切都是她自愿的,又说她自小喜欢卫家二少爷,求圣上成全了她和卫家二少爷。”

    “唉,不管误会不误会,皇后娘娘找人来给淮阳公主检查身体,淮阳公主的确是破了声。事已至此,哪怕这是一口锅,卫家二少爷也一定背定了。这样的事情,算是一桩丑闻,皇后娘娘自然下了命,不许人乱传。若不是我娘和简夫人有一些私交,而简夫人又在当场,也不会知道。”

    凤卿沉默的低下头来,心里有些难过,她是知道傅双宜对卫仲卿的感情究竟有多深了。

    凤卿问道:“双宜呢,她怎么样了?”

    李七姑摇了摇头,道:“我来之前去了一趟信国公府,信国公世子和世子夫人都进宫去了,卫家的大少夫人领了我进去,但是双宜将自己锁在房中,并不肯见我。我心里也挺难过的,出了门便转到了你这里来。”

    又有些难过的感慨道:“双宜与我们不一样,我们嫁人难免掺杂着家族、自身的利益考量,感情反而不是最重要的。若是能遇到情投意合的,那是我们赚到了。若是遇不到,夫妻相敬如宾也能过下去。但是双宜,她的感情一向是最纯粹的,也是最看重感情的。我真不知道遭受如此打击,日后她会变成怎么样……”

    凤卿许久许久没有说话,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同一时间,在凤阳宫里。

    崔氏眼睛有些红红的,时不时的拿着帕子擦着自己的眼睛。信国公世子卫贤坐在妻子的旁边,脸上也有些难受。

    卫皇后看着他们,默了许久,最后深叹了一口气,却狠心的道:“本宫不会帮你们去向圣上求情的。”

    崔氏忍不住有些失望的抬起头看着卫皇后,声音有些哽咽起来,泪珠也重新溢了出来,哀求的道:“娘娘,仲卿和双宜都是您看着长大的,双宜的父母救过我和世子爷的命,仲卿喊您一声姑奶奶,喊圣上一声姑祖父,您……”

    卫皇后打断她道:“仲卿喊圣上一声姑祖父,可你别忘记了,淮阳喊圣上父皇。亲疏远近,你应该分得清楚。”

    崔氏忍不住哭了起来,又有些怨恨道:“就是圣上的女儿,也不能这样夺人所爱的。仲卿和双宜是自小就有了婚约的,何况那日的事,明眼人都能看得出来是怎么回事。仲卿是有不对的地方,可也只是不对在太粗心被人算计了。”

    卫皇后有些恨其不争气的道:“那也是他活该,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这么轻易就被人算计了。”

    卫贤深深的叹了一口气,出言喊了一声:“娘娘,仲卿纵使不对,可双宜总是无辜的。仲卿娶了淮阳公主,让双宜如何自处。那年双宜的父母去世的时候,侄儿答应过他们好好照顾双宜……”

    卫皇后又将目光转向卫贤:“你们别怪本宫狠心,本宫在圣上身边侍奉了四十多年,每说一句话没走一步都要经过左右思量,心里很清楚什么话该说什么话不该说。圣上是信重本宫,但他信重本宫不等于允许你们违抗他的圣意,他将本宫和信国公府是分开的。你们不能将他当成本宫的丈夫,而要将他当成皇上。”

    崔氏道:“臣妇都知道,可是……”

    卫皇后道:“没有可是,回去后好好的准备迎娶公主吧。不要表现出一副老大不愿或伤心欲绝的样子来,圣上近来脾气不好,瞧见了心中难免要不高兴。要让圣上看到你们高高兴兴准备迎娶公主的样子。”

    又道:“本宫替双宜讨了一道旨意,让她以你们义女的身份赐封为郡君。回去后好好替她另找一门好亲事,看好了人家,本宫和圣上替她赐婚,宫里也有替她备的添妆,以后她在夫婿家中也会有本宫替她撑腰。本宫能为她做的,仅有如此。”

    卫贤和崔氏夫妇并没有在凤阳宫呆得太久,卫皇后便送了客。

    崔氏从凤阳宫出来,忍不住靠在了丈夫的肩膀上,哭着道:“这都叫什么事啊,我们以后怎么去向双宜的父母交代。”

    卫贤也是叹息一声,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无声的安慰着妻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