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六章 孕事
    ,精彩小说免费!

    凤卿今日陪着傅双宜去寺庙进香,回来一进门就听到了杨姨娘怀孕的消息。

    傅双宜的病已经痊愈了,如今倒是跟个没事人一样,仿佛回到了以前的活泼。只是淮阳公主进门后,她跟淮阳公主相处不好,便不大爱呆在家里,整天找着理由往府外跑。

    只是她越表现得若无其事,凤卿越是担心,所以但凡她相邀,凤卿都会应约的。

    傅双宜看着凤卿一副担心她的模样,倒是笑着在她身上小捶了一拳,道:“你干嘛,卫仲卿是娶了淮阳公主,难道我非得表现得伤心欲绝,那日子过得多没劲。我想过了,从前我喜欢卫仲卿,大约只是从小人人都跟我说我以后会嫁给她,所以眼里就只看得到他一个,可这未必是男女之情。我看的男人太少,多见几个,说不定我又遇上了一个我喜欢的。我跟我义母说了,以后要是遇到一个喜欢的,她可要给我准备一副好嫁妆。”

    傅双宜失了一门亲事,得了一个爵位,圣上和皇后亲封为玉宜郡君,而后信国公世子夫妇便认了她为义女。

    凤卿去了杨姨娘的院子,杨姨娘此时脸上还仍有些羞羞的,一副不好意思见人的模样。

    凤卿坐到了她的床边,先恭喜了杨姨娘,又问过了刘大夫她的胎相怎么样。

    刘大夫道:“姨娘身体素质好,孩子没有任何问题,七小姐放心。只是胎儿毕竟才刚两个月,胎相还没坐稳,该小心的还是要小心。杨姨娘害喜严重,我给她开了些药。”

    凤卿担心的问道:“我听说姨娘上个月还有换洗,不会有大碍吧?”

    刘大夫道:“有些人怀孕初期会有少许流血现象,造成许多人将这误认为是月事。但我看杨姨娘的胎相健康,只要多加注意休息,平时好好保胎,不会有事。”

    凤卿笑着道:“我是信任姐姐的医术的,您说没事就一定没事。”

    刘大夫笑了笑,一边收拾药箱。

    这边杨姨娘羞涩过后,叹了一声气,跟凤卿说起道:“我一开始还担心夫人会不高兴,没想到夫人这般宽容。”

    凤卿笑着道:“母亲是个善良的人。”

    杨姨娘点着头,又一边道:“姨娘这辈子能进谢家的门,摊上这么好的主母,是姨娘的福气。”又对凤卿道:“你能摊上这样好的嫡母,也是你的福气。”

    凤卿继续笑着道:“知道了,我以后好好报答和孝顺母亲。”

    杨姨娘听着点了点头,说着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凤卿看着她的肚子,有些好奇的道:“姨娘说您这次怀的是弟弟还是妹妹?”

    杨姨娘道:“这我哪能知道。”

    不过她希望是个儿子,一来以后可以多个兄弟给凤卿撑腰,二来姑娘家活在这世上太苦了,在家从父出嫁从夫,一辈子都只能依靠在男人身上。男人虽然也活得苦,但好歹能够自己去挣前程。

    凤卿在杨姨娘屋里呆了一会,然后下班后回到府中的谢远樵来了,凤卿自然要将房间让给他们。

    凤卿和刘大夫一起出去,顺便问起了滁阳侯世子的情形。

    刘大夫皱着眉对凤卿道:“滁阳侯世子那里,我只能说尽力一试,但我并无把握。”

    看来滁阳侯世子的身体比凤卿想的要严重。

    凤卿笑着对刘大夫道:“姐姐只管尽力就好,不管能不能治好,都要看造化,姐姐不用心里有负担。”

    刘大夫道:“是。”

    转眼到了五月,过了端午节之后天气便渐渐的热了起来。

    凤卿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绣东西,谢蕴华走进来,从她身后望了一眼她绣的鞋面,笑着取笑道:“哟,这鞋面是给谁绣的,难不成是燕王殿下?”

    凤卿转过头来,笑着唤了一声:“大姐姐。”说着放下手里的东西,拉了她坐下,然后给她倒了一杯茶。

    凤卿又问:“偃儿、瑛儿和伦儿也来了吗?”

    谢蕴华一边拿起桌上的鞋面瞧一边道:“偃儿和瑛儿在娘的院子里跟凤明、蕴绣几个玩着。伦儿还没出百日,不敢将他抱出府来,留在了家里。”

    谢蕴华于三月初的时候生下了她的第三个孩子,取名骆伦。孩子刚出生的时候凤卿随王氏一起去看过,是粉雕玉琢长得像女孩的一个男孩子。

    谢蕴华又笑着评价起了她的绣活,道:“你现在绣的东西可比以前好了很多,从前你帮伦儿绣的那件肚兜,我到现在可都不敢拿出来让人看的,更不好意思说是你绣的。”

    凤卿笑了笑。

    谢蕴华又问道:“还有半个月就成亲了,紧不紧张?”

    紧不紧张,这个问题萧长昭也问过她。

    不过到目前为止,凤卿还真的并没有紧张的感觉。她看着府里最近忙忙碌碌都在为她的婚事,然后礼部和宗人府来送聘礼和嫁妆的时候,她出去看了一场,但感觉这一切都像是跟她无关一样。

    凤卿嫁的是皇子,婚事跟普通人家的有些不一样。皇家好像为了表示他们不会贪图臣子的东西一样,所以凤卿的嫁妆是和皇家的聘礼一起由礼部和宗人府的人抬到谢家的,到时候她只管将嫁妆原封不动的带进燕王府去就行了。

    当然,谢家私下里再给她多少东西皇家不会管,但明面上聘礼和嫁妆都由皇家包了,且丰厚的程度也是普通人家不能比的。

    王氏也给她准备了东西,多是铺子和良田。

    “家里的药铺子都是你出的主意你想的办法才开起来的,京城北大街和东直街的各两间药铺,大兴的三间,昌平县的两间和天津的两间,这几间药铺和另外京城的两家绸缎庄子都给你。这些都是离京城比较近的,你方便派人管理。你不要觉得受之有愧,这些都是你应得的。且你进了燕王府,势必有很多要用银子的地方。另外,我还帮你在大兴和保定置办了三千亩的良田和两千亩的山地。”

    药铺是谢家现在最赚钱的营生,且还类似于现代的连锁一样,全国各地都开了分号。

    凤卿最后只要了京城北大街的两间药铺和两间绸缎庄子并良田和山地,其他的药铺都没要。

    凤卿道:“如果是为了打赏下人和应急用,这些已经足够。铺子太多,我还要派人去管理。要是管理不好,我再砸在自己手里,就更不好了。要是母亲真的心疼我,这些铺子您继续管着,以后万一我要银子用时,直接问您要银子岂不是更好。”

    王氏想了想,便也没有勉强,心里却打定主意,这些铺子以后都分开来管着,以后的收益也都留起来再每年给凤卿送去,只当她帮凤卿管着。

    谢蕴华与凤卿说了一些她成亲的事情,顺便传授了一些怎么拿捏丈夫的经验。

    如今骆霖对谢蕴华可言听计从得很,夫妻两人比成亲之初还要恩爱。谢蕴华很是得意,自觉得自己经营夫妻之道很有经验,见谁都喜欢传授一两把。

    不过她这种行为,一般会被人认为是故意秀恩爱或炫耀。

    谢蕴华说完了之后,喝了一口茶,又道:“不过你嫁的是燕王,龙子凤孙,跟普通人不一样,我的这些经验未必适合你。但万变不离其宗,我这些经验你应该还是有参考价值的。”

    凤卿觉得谢蕴华这话前后矛盾得很。

    最后谢蕴华以一句“总之,等你成亲后你自己慢慢摸索吧。”作为总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