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八章 出阁中
    ,!

    众人想着王氏和杨姨娘恐怕在出阁前还有些话要叮嘱的凤卿的,很有眼色的适时离开了房间。

    王氏握了凤卿的手,十分认真的看了凤卿一会,脸上流露出了不舍,对凤卿道:“该叮嘱你的我都提前叮嘱过你了,你是聪明的孩子,许多事也并不需要叮嘱你太多。你出阁前,母亲最后要叮嘱你的一句,你性子看起来和软,但实际要强,但你无论何时何地都不能忘记了,你嫁的是皇子,是龙子凤孙。有时候该放下身段的时候便要适时的放下身段,该软的时候要软。刚强不是女人的武器,以柔克刚方是夫妻相处之道的上策。”

    凤卿笑了笑,对王氏道:“是,女儿谨听母亲的教导。”

    王氏笑了笑,伸手温柔的摸了摸凤卿的脸,张了张嘴想再说点什么,一时又不知道该说什么。

    王氏叹了一口气,轻轻拍了拍凤卿的肩膀,有心想让凤卿与杨姨娘多相处一会,于是便道:“外面还有事等着我去做,让你姨娘在这里陪着你。”

    凤卿心中感激,对王氏道:“多谢母亲。”

    王氏笑了笑,然后出去了。

    王氏出去后,凤卿嫌头上的凤冠太重,将它拿出来放到了桌子上,然后将脑袋靠在了坐在她身边的杨姨娘身上,撒娇的唤了一声:“姨娘。”

    杨姨娘轻轻的“嗯”了一声,伸手拿了她的手,放在自己的手掌上,一边叹道:“一眨眼,你都要出阁了。现在想起你刚出生的时候,小小的一个,像是一个雪团子藏在宽大的襁褓里,我抱着你,连眨一下眼睛都不敢,就怕眨一下眼你这个雪团子就融化不见了。那情形,仿佛还像是昨天刚发生的事情一样。”

    凤卿弯着嘴角笑了笑,道:“姨娘,谢谢你。”

    谢谢她这么爱护她,谢谢她给了她又一世的生命,谢谢她让她在这陌生的一世又感受到了亲人的温暖。

    杨姨娘道:“谢什么,应该是我谢谢你才对。你虽然是我生的第二个孩子,但你却是第一个真正属于我的孩子。”

    三少爷是夫人的孩子,他刚出生便被抱到了夫人身边,她连抱都没有抱过一下。从他出生起,他过得怎么样、吃饱了没有喝足了没有、生病了是不是难受,这些都跟她无关,她也不能过问。这个孩子真正属于她的时间,只有他呆在她肚子里的十个月。

    可是凤卿却是不一样的,她从出生起就呆在她的身边,她可以无所顾忌的疼她宠她。她是自三少爷离开后,重新带给她的生活的乐趣。当她出生后,她才成了一个真正意义上的母亲。

    凤卿和杨姨娘也没有很多话,母女两人就这样相互依偎着,虽然安静,但却显得格外的温馨。

    然后,谢府外面的鞭炮声“轰落隆”的响了起来,锣鼓唢呐的声音也跟着响了起来,外面的谢府比任何时候都要热闹。

    凤卿坐直了身子,听着外面的锣鼓鞭炮声,杨姨娘则“哟”了一声,道:“想是燕王府那里的花轿已经来了。”

    凤卿看着时辰,想着也是差不多的时候。

    杨姨娘连忙从桌上拿了几块糕点,塞到凤卿的手上,道:“赶紧吃两块糕点垫垫肚子,不然这一整天下来你肯定挺不住。糕点干是干了点,但你将就着咽下去吧。别喝水,不然仪式进行到一半要是内急起来就不好了。”

    一边说着还一边拼命往凤卿手里塞点心,一边督促她快点吃:“赶紧吃,等人来了你就不能吃了。”

    凤卿不想拂了她的好意,吃了两块点心垫了肚子。

    不一会之后,谢蕴华等人便笑盈盈的带着喜娘和丫鬟们浩浩荡荡的走了进来,很快便又站满了一屋子。

    谢蕴华笑着道:“花轿已经到了门前了,好妹妹,该送你上花轿了。”说着又指挥喜娘道:“赶紧的,帮七小姐的妆容再收拾一下,然后帮她戴上凤冠披上盖头,然后扶她出去。”

    凤卿先要到正堂拜别谢远樵和王氏,给父母磕头,听父母的训诫。

    谢远樵今日很高兴,顺带还很得意,今日的话也很多。

    话虽然很多,但话里话外就是那么几个意思,一,她是他最心爱和引以为傲的孩子,如今她出阁,他作为父亲很舍不得;二,以后一定要好好的服侍恭敬燕王殿下,遵从三从四德,不要堕了谢家的门楣;燕王殿下是做大事的,身为王妃不能给殿下找麻烦,不能善妒,打理好后宅,使殿下无后顾之忧,尽心辅佐殿下成就大事;三,谢家光宗耀祖,荣耀门楣,就全靠你了,你可千万不能忘记父母之恩,兄弟之义。

    王氏的话却很少,不过就是两三句,主要就是叮嘱她好好相夫教子。

    凤卿对着他们磕了三个响头,道:“女儿谨记父亲和母亲的教诲。”

    谢远樵露出了欣慰的表情,满意的点了点头。

    旁边的谢凤英一脸宠溺和不舍的看着她,眼眶不由红了红,等到喜娘将她扶起来后,走过来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

    皇室的婚礼与普通人家的婚礼仪式不同,按照尊不就卑的道理,皇子亲王是不会亲自来女方家中迎亲的。

    由宗人府和礼部年命相合生辰无忌的主事率领属官二十,护军参领一人率领护军四十人,并内监、女官若干负责前往女方家中迎娶新人。

    按照规定,应该由随侍女官伏侍凤卿上轿下帘,但当女官一左一右前来想要扶着凤卿出门上轿时,谢凤英却突然拒了扶着凤卿的女官,走到凤卿前面蹲下身来。

    凤卿看着她,忍不装了一声:“哥哥。”

    谢凤英道:“上来吧,哥哥背你出门子。”

    女官相互对视了一眼,有些着急道:“三少爷,这可不符合规矩。”

    谢远樵也皱了皱眉,正想上前斥责谢凤英,却被王氏拉着衣袖拦住了。王氏对他道:“让他去吧。”

    谢凤英对女官道:“你们别担心,要是圣上和皇后娘娘,或者是殿下责备,由我一力担着。”

    凤卿心里有些感动,伸手抱住谢凤英的脖子,然后趴到了他的身上。

    凤卿虽然轻,但是算上这一身的行头却还是有些重量的,但谢凤英却稳稳的背着她,一步一步的将她背上了花轿。

    凤卿趴在他的背上,对着他的耳朵小声的道了一句:“谢谢你,有你这个哥哥真好。”

    谢凤英笑了笑,对她道:“你知道今日我最想做的是什么吗?不是背你上花轿,而是亲手将你交到殿下的手里,然后郑重的叮嘱他一番,我如珠似玉保住着长大的妹妹,现在交到殿下的手里,请殿下一定要珍视。”

    凤卿嘴角弯了一下,对他道:“会的,他一定会的,请哥哥一定要放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