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一十九章 婚礼继续中
    ,精彩小说免费!

    迎亲的礼轿进了燕王府,凤卿从花轿里面出来,然后直接由女官引着进了新房。

    皇子与普通人的婚礼还有一点不同的就是,圣上和娘娘不会出宫专门来到皇子府中接受新人的跪拜,因此婚礼当日自然也就不用拜堂。

    大红的盖头盖着头,凤卿只能低着头才能看得清路线。碎步慢踮间,只看得见红色的绣鞋上红金色的丝线绣成的龙凤呈祥纹

    她虽看不清楚周围的景象,但她仍能凭感觉知道周遭极其热闹,大红的灯笼、帷幔和红喜字,映衬得仿佛连空间都是红的,哪怕隔着盖头都能感觉到外面红光映辉,喜气盈盈的气氛。

    进了新房,年轻的女官扶着她坐到了床上。

    接着盖头下的余隙,她看到了龙凤喜床前挂着“百子帐”,床上铺着“百子被”帐子和被子上神态各异的小孩子仿佛随时能从上面挑出来似的。

    迎她进门的女官和内监大都被留在了外面,只有两个女官随着她一起进了新房,以及随她一起陪嫁来的珊瑚。

    进来之后,其中一个女官便笑着道:“王妃娘娘,您可要方便?”

    凤卿并没有想方便的意思,但她有些紧张,总想找些事情来做。从定下婚期到现在,看着别人为她的婚事忙忙碌碌,但她总感觉像是跟她无关,像是别人的事情似的。直到刚刚被送上花轿,她才终于有了“啊,我竟然嫁人了”的感觉。

    然后她便开始有些紧张了起来,她设想过自己以后婚姻生活可能的千万种情形,但现在她依旧会以后感觉迷茫。因迷茫而带来的是未知的恐惧。

    她突然有些害怕了,有些想临阵脱逃。

    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婚前恐惧症?

    意思意思的去方便了之后,凤卿重新回到了新房里。两个女官便也就恭恭敬敬的站在了她的两边,一副打算她要坐多久她们便要陪多久的模样。

    凤卿感觉很不轻松自在,对她们道:“你们先下去吧,让珊瑚一人留在房里陪我就行了。”

    凤卿本以为要多费一番口舌,比如说她们会以“不合规矩”啊,“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啊之类的坚持留在这里,结果她们二人听了她的吩咐之后,保持着标准的笑容屈膝对她道了一声“是”,然后就下去了,顺便还十分体贴的把门也帮她们关上了。

    等她们走了之后,一直紧张着小心翼翼得连话也不敢说的珊瑚也终于小松了口气,然后对着凤卿轻轻唤了一声:“小姐。”

    凤卿将自己头上的盖头拿下来,然后大大的呼出一口气,又准备将自己头上十分有份量的凤冠也一起拿下来。

    珊瑚连忙阻止她,一边按着她要取凤冠的手一边急忙道:“小姐,这凤冠和盖头不能取,宫里来教规矩的嬷嬷千叮嘱万嘱咐了,这盖头只能等殿下来了帮你掀。”

    凤卿实在不愿意再戴着这东西了,于是笑着道:“这规矩虽然是这样,但有时候也需要变通。”说着指了指外面,道:“你道刚才那两位女官为何会这么轻易就出去了,就是怕她们留在房里,我无法轻松自在。你看人家多会看人脸色多知分寸。珊瑚,你可要多跟人家学学。”

    珊瑚脸上疑惑起来,恍着神迟疑的问了一下自己“是吗?”,然后等她反应过来不对的时候,凤卿已经趁着她恍神的功夫把凤冠取了下来了。

    珊瑚忍不住的道了一声:“小姐。”脸上多有些不赞同。

    珊瑚有些担心,她们初来乍到的,若规矩没有做足,会不会被人看轻。小姐本来家世上就有些不足了,若再被王府或宫里的人看轻了可就不好了。

    而凤卿将凤冠取下来之后,扶着脖子扭了扭,却是顿时轻松了起来。

    直到这时,她才站起来在房间里缓缓的走着,然后仔细着打量着这个房间。

    新房不意外的装饰得十分喜庆,床前挂红帐,床上铺红被喜枕。床的一侧放着一座紫檀雕龙凤双喜的屏风,东面靠北墙为炕,炕的右手边放有象征“吉祥如意”的玉如意一柄,左手边的案几上有瓷瓶、宝器等陈设。炕前左边长几上陈设一对双喜桌灯。

    炕上小几上摆了四个高脚骨瓷碟,分别放了红枣、花生、桂圆和莲子。

    珊瑚问凤卿道:“小姐,您饿不饿,要不要我给您倒杯水?”

    凤卿摇了摇头。

    她将房间仔细打量了一会,然后坐回了床上去,因为无聊,然后又提着裙子,伸出自己的一双脚来,看着绣鞋上的花纹。

    过了一会,门外突然有个声音传进来,道:“打开门,我受殿下的吩咐,来给王妃娘娘送吃的。”

    凤卿听着,连忙放下裙子收回腿,端端正正的坐好,然后又指了指桌子上放的凤冠和盖头,让珊瑚赶紧帮她戴上。

    门外的人仿佛是故意慢了一步,等凤卿重新收拾好了之后,门外的人才开口问道:“王妃娘娘,奴婢是府里的大嬷嬷,请问奴婢可以进来吗?”

    凤卿道:“请进吧。”

    房门被打开,进来的是一个年纪约四十五六的女子,穿着一身银红色的妆花褙子,身后还跟着两个侍女,分别提着一个食盒。

    这位大嬷嬷进来后,先对凤卿屈了屈膝,行礼道:“奴婢见过王妃娘娘。”

    凤卿隔着盖头道:“不必多礼。”

    大嬷嬷挥了一下手,让两个侍女将炕上摆了红枣花生等物的小几撤下去,换了一个干净的小几上来,然后将食盒里面的食物摆了出来。

    大嬷嬷上前来扶了凤卿的手送她到炕上坐下,一边温和的道:“殿下怕您饿着,特意吩咐奴婢送了点吃的东西过来给娘娘垫垫肚子。”

    凤卿看了一眼桌子上的东西,上面都是一些容易入口好消化的东西,每一样都做成刚好一口吃掉,又不会汁水太多弄脏衣裳。

    大嬷嬷将她头上的盖头掀起一半来,然后递给她一双筷子。

    凤卿吃了两块点心和两个鱼丸便放了筷子,一来她并不饿,二来也怕吃多了要方便。她这一身衣裳,连上个恭房都是一个大工程。

    大嬷嬷见她吃得少也并未说什么,端水让她漱过口之后,便重新将她的盖头放了下来,然后让侍女将小几上的东西都收了,将原来摆着红枣花生的小几摆回炕上,最后对凤卿屈了屈膝,便带着侍女又出去了。

    从头至尾,她并没有多说话,也没有想要与凤卿攀谈的意思,十分不亢不卑并镇定自若的干完自己该干的一切,然后就走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