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章 洞房
    ,!

    燕王府的喜宴一直闹到了傍晚才散去,晋王撺掇着福王和他一起领着宗亲里的一些小辈灌萧长昭的酒,还闹着说等一下要闹洞房看新娘子,结果直接被萧长昭用眼神威胁了一番。

    晋王虽然不屑萧长昭拽得跟二五八万似的,但还是收敛了一番。

    至于其他的小辈,被他这眼神一吓,越发不敢闹腾了,连话都不敢说了,让席中直接有些冷场。

    今天是他大喜的日子,萧长昭也不想这宴席中出现什么不和谐的现象,于是又放缓和了表情,笑眯眯的举着酒杯对众人道:“各位,今日是本王大喜的日子,各位可要喝好吃好。”

    萧长昭给自己灌了两杯酒,然后装醉让人扶他下去歇息。

    结果刚出了宴席的花厅,他便瞬间清醒了,微微整了整身上的衣裳,然后大步朝着新房走去。

    凤卿从中午进门,在新房里一直坐到了傍晚,坐得她直打瞌睡。

    然后她就真的低着头打着盹儿的时候,却突然听到房门外面内监和女官侍女齐声声的恭敬道:“见过殿下。”

    凤卿一下子就清醒了,睁开了眼睛。然后房门被打开,她听到了脚步声。有许多人从外面走了进来,凤卿猜想,大约是众人拥簇着萧长昭进来了。

    她有些紧张的捏了捏袖子,然后她便感觉到了有一个人影不断的往她跟前靠近,高大的银子盖在了她的身上。

    协助婚礼仪式的女官用托盘端着乌木红漆秤杆上前来,笑着屈膝将托盘举过头顶,对萧长昭道:“殿下,请为王妃娘娘挑起盖头。”

    萧长昭看着红盖头下的凤卿,伸手拿起秤杆。

    凤卿只是感觉跟前有个长长的细影子飞过,跟着头上的盖头便被挑了起来。凤卿愣了一下,然后才缓缓的抬起头来,然后映入眼帘的就是一张灿若星辰的脸,此时正笑吟吟的看着她。

    凤卿弯了弯嘴角,忍不住也对他笑了一下。

    揭完盖头并不表示婚礼仪式结束,后面还有一系列繁琐的流程。

    比如说她和萧长昭要要内监和女官的服侍下,在东西暖阁先换下繁琐的礼服,换上常服,重新敷面绾发整理妆容,出来后两人面向东西而坐。

    女官会先端上合卺酒,两人就着绑了同心结的葫芦瓢子先喝了合卺酒,然后执事女官举馔案来进献,在四个金爵上斟满酒,举起递给萧长昭。

    萧长昭喝一半再递给凤卿,凤卿喝完剩下的一半。每一杯皆是如此。

    等吃完这四杯酒之后,然后再吃馔案上的菜,然后再喝一次金爵酒,然后上主食,等到主食吃罢,然后由女官将两个金爵倒满,两人一起喝完后,再吃几口馔案上的菜品,自此,礼仪方才结束。

    内监和女官收拾好酒器和馔案,一起对凤卿和萧长昭屈了屈膝,同声道:“奴才/奴婢们祝殿下和娘娘琴瑟和鸣,百年好合。”

    萧长昭挥了挥手,道:“都下去领赏吧。”

    房间里面的人鱼贯而出,房门重新被关上,新房里面就只剩下了他们二人。

    凤卿突然觉得安静得有些不像话,房间里仿佛只有手臂粗的龙凤烛发出噼啪声。她抬眼望了望外面,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已经全黑下来了。

    萧长昭含笑的看着凤卿,道:“娘子,**一刻值千金,天色已晚,我们该就寝了。”

    说着从炕上站了起来,依旧含笑着对凤卿伸出了手。

    见凤卿不动,只是犹豫的看着他伸出来的那只手,于是干脆伸手自己将凤卿拉了起来。然后在凤卿还没有反应过来的时候,打横将凤卿抱了起来,三两步走到床边,轻轻将她放了下来,然后整个人也跟着压了下来。

    凤卿脸上红了起来,映在大红色的烛光里,却越发明艳了起来。

    她一边防备的看着他推着他,一边身体不断的往床里面挪,另一边再紧张到有些结巴的开口道:“我,我觉得天色还早,我们不用这么急着休息,我们可以说说话,聊聊天……”

    可是她往里挪一寸,他便将她拉回一寸,然后踢了自己的鞋子又将她的鞋子踢掉,用腿禁锢住她,一边道:“说话、聊天,以后我们有的是机会。可你知道我现在最想做的是什么吗?那就是把你身上的衣裳都扒掉……”

    说着见凤卿一双眼睛睁大了看着他,又愉悦的哈哈笑了起来。

    然后他轻轻抬了抬她的下巴,便吻了下来,辗转吮吸、强势霸道,舌尖轻撬她的贝齿,然后舌头强入了进来……

    凤卿微微犹豫了一下下,觉得自己完全没有抵抗的必要,今天总是要过这一关的。

    然后心里接受下来了,便也觉得没什么了,手轻轻的放在了他的肩膀上,然后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他吻到最后,有些意犹未尽的咬了一下她的唇,这才将她放开,手又捧着她的脸,仔细的看着她。

    凤卿重新睁开眼睛,然后四目相对。然后总是有一种火花在这一刻滋生蔓延,然后崩裂开来的。

    萧长昭脸上满足的对她道:“你知不知道我等这一天等了多久了,有时候做梦都会梦到你会像现在这样被我压在身下……”

    这种话让人听着就很容易让人脸红了,凤卿连忙仰起头吻住了他的嘴唇,阻止他说下去。

    萧长昭呵呵呵的笑了出来,仿佛像是从胸腔里发出的笑声,然后他从她手里接过了主动权。

    她头上的发簪被取下,满头青丝散放了下来。然后是衣裳,从外到里,一件一件的被脱下,又被扔到了地上。

    大红帐子被扯落了下来,帐子外面的火光一跃一跃的,蹿得人的心也“砰砰砰”的跳了起来。

    凤卿推了推正一边埋在她的脖子上劳动一边来脱他最后一件衣裳的萧长昭,指了指外面的烛火道:“你先去把蜡烛熄了……”

    萧长昭直接拒绝道:“不要。”说话的时候顺便利落的将她整个身子抬了抬,将最后一件衣裳扒下扔到了地上。

    凤卿连忙伸手去扯床里边的被子,打算把自己和萧长昭都裹起来。

    萧长昭却又扔开了她手上的被子,道:“别遮,让我好好看着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