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二章 谒见
    ,!

    明熙帝和卫皇后一左一右就坐在养和殿正殿的宝座上,两人今日都穿得很端庄,明熙帝身穿赤黄圆领袍,上绣龙、翟纹及十二章纹。卫皇后则是一身明黄色的细钗襢衣。两人脸上都不苟言笑,但仍能从眉眼之间看出有几分喜色。

    宫女在他们前面放了两个蒲团,凤卿随着萧长昭一起跪在上面,按礼叩了三个头,然后两人一起道:“儿臣/臣媳叩见父皇和母后。”

    凤卿看到明熙帝好像点了点头。

    宫女端了茶上来,递给凤卿,凤卿举起递给明熙帝,道:“父皇请喝茶。”

    明熙帝看了她一眼,接过抿了一口,然后将茶碗递回给了她,由她再放回到宫女手里的托盘上。

    按礼这时候明熙帝会给她这个新媳妇赏赐,然后这敬茶便算完成,但在叫赏之前,明熙帝却像是普通人家的公公那样,先给了她一个红封。

    凤卿微愣了一下,然后很快反应过来,双手接过红封,然后道谢:“臣媳叩谢父皇。”

    明熙帝道:“好好照顾老五,他这个人性子野,莽撞起来像是脱缰的野马。朕有时管不到他,你替朕好好摁住他。”

    凤卿道:“是,臣媳一定好好服侍和辅佐殿下。”

    明熙帝点了点头,然后便对身后的李公公道:“赏燕王妃。”

    李公公道了声是,然后招了招手,一群群的小太监便端着赏赐之物走了进来,排排站在边上。然后李公公便开始唱圣上赏赐燕王妃某物某物。

    李公公念完之后,凤卿再叩谢。

    然后她被萧长昭扶了起来,再跪到卫皇后跟前,同样的一套礼仪,凤卿敬茶,卫皇后训导,然后叫赏。

    与明熙帝一样,卫皇后也给了凤卿一个红封。

    卫皇后道:“本宫希望你能担负起相夫教子,谏佐匡夫之责,固足为贤,明德示人,不堕圣上和本宫之期望。”

    凤卿道:“是,臣媳谨听母后教诲。”

    从养和殿出来之后,凤卿和萧长昭再去太后居所宁安宫对着凤座磕头,然后再回到养和殿。圣上和皇后会留宴。

    结果回来时,在门口碰见了萧禹询和张顺。

    不管是萧禹询还是张顺,凤卿都挺长时间没见过他们了。

    萧禹询先看向了萧长昭身边的凤卿,穿银黄色的细钗礼衣,大袖连裳,双佩八钿,头发高高的挽起成高髻,一双明玉耳坠在白天里仿佛闪着光,衬得她的人也光辉明耀起来。

    将近有半年没见,那个被他压在心底的娇影此时重新与眼前的人重叠起来,他只觉得她仿佛又更加的动人了。

    倾城的脸上装扮着精致的妆容,使她看起来越发的明艳绝色,世上最好的语言都不能形容她的容貌。

    脸颊上带着新嫁娘的娇羞和甜蜜,依偎在他那位五皇叔身边,明明年纪隔了将近十岁的两个人,看起来却那般般配。

    萧禹询觉得自己的心又被刺痛了,他突然觉得有些讨厌眼前这个站在她身边的男人。于是他缓缓的垂下了眼睛,选择不去看他们。

    张顺转头看了一眼萧禹询,心头却也黯然起来。

    萧禹询当然不会选择永远躲避,何况他本来就是故意选在今天进的宫。

    很快他便掩去了他心里的情绪,然后弯着嘴笑着领着张顺走过来,对萧长昭和凤卿拱了拱手,道:“五叔,五婶。”

    张顺跟着丈夫对萧长昭和凤卿屈了屈膝,行礼问安。

    萧长昭看到他们,却是皱了皱眉头,语气中略带着不悦的问道:“你们今日怎么进宫来了。”

    萧禹询脸上保持着完美的笑意,道:“知道五叔和五婶今日会进宫,特以先进宫来给五叔和五婶请安,顺便来给皇祖父和皇祖母报喜。”

    萧长昭问道:“你们进宫来报什么喜?”

    萧禹询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道:“哦,对了,还没祝五叔和五婶新婚快乐,百年好合。”

    他说百年好合的时候,声音中却难免有了些异状。

    萧长昭眉毛动了动,心里“呵”了两声,接着却笑了起来,揽过凤卿的肩膀,笑着道:“我们夫妻谢过你的祝福,放心,我们一定会如你所言,百年好合的。”

    两对人一起进了养和殿,卫皇后和明熙帝看到萧禹询和张顺,同样很惊讶,卫皇后问道:“询儿今日怎么进宫来了?”

    萧禹询走在萧长昭和凤卿前面,先他们一步对明熙帝和卫皇后拱手行礼,笑着道:“孙儿见过皇祖父、皇祖母。”说着不等明熙帝和卫皇后让他免礼,他便已经又极其高兴的对明熙帝和卫皇后道:“孙儿今日进宫,是来给皇祖父和皇祖母报喜的,顺儿今天早上,刚被太医诊出了有孕。孙儿想第一时间将这个好消息告诉皇祖父和皇祖母,所以便急着进了宫来。”

    明熙帝本是靠着宝座上坐着,闻言连忙直起了身来,“哦”了一声,道:“可是真的?”

    萧禹询笑着道:“太医刚诊出的脉,月份还不足两个月,但太医说,脉象却是实打实的喜脉。”

    明熙帝脸上高兴起来,连道了好几声:“好,好,好。”又道:“宫里也许久没有添人口了,这是喜事,喜事。”

    就连卫皇后脸上都有几分掩饰不住的喜色,招了招手将张顺叫了过去,然后握了握她的手,问道:“你告诉你们母妃了?”

    张顺脸上恰当的露出几分娇羞的模样来,道:“还不曾,刚诊出了喜脉,连太医都还没走呢,殿下便急着带着孙媳来给皇祖父和皇祖母报喜,还没来得及告诉母妃。”

    张顺脸上虽然表现得高兴,但心里却有些黯淡了起来,连怀孕的欢喜都冲淡了几分。

    她上个月和这个月都没有换洗,心中早有预感,只是不敢确定,便不敢请太医,免得闹出一场乌龙,让别人看了笑话不说还会让别人以为她想孩子想疯了。所以等到有了月份之后,她也十拿九稳了,才去请的太医。

    她心想表哥会高兴,也盼望着他会高兴。但是表哥表现出来的却是异乎寻常的高兴,刚诊出喜脉便急着要带着她去向圣上和娘娘报喜。

    她说今日是五叔和凤卿新婚头天进宫拜谒的日子,他们不好进宫去夺五叔和凤卿的风头,不如先告诉母妃,然后明日再进宫去告诉圣上和娘娘。

    但表哥却说:“不要紧,这是喜事,自然应该第一时间告诉圣上和娘娘,若是五叔和五婶母在,让他们听到这个消息,敲也能让他们也高兴一下。”

    有时候表现得太过了,便让人觉得别有目的了。

    张顺觉得自己不该这样想,但她仍是免不了怀疑,他是真的急着告诉圣上和娘娘这个喜讯,还是为了别的什么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