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三章 故意抢风头
    ,!

    从凤阳宫里一直到出宫的马车上,萧长昭就一直摆着一张脸,都快脑门上直接贴四个字“我不高兴”了。

    凤卿忍不住拉了拉他的手,笑着道:“你干嘛摆着一张脸,可难看了。今天可是我们新婚第二天,别人看见了,还以为你是被逼着娶我的。”

    萧长昭哼哼道:“萧禹询这小子是故意的,明知道今日我们进宫,还特意进宫来抢风头。张氏怀个孕,什么时候不能进宫说,非选在今日。”

    今天的主角本该是他萧长昭的王妃,结果小张氏倒是成了焦点了。

    凤卿笑劝道:“你别这样,开枝散叶是件高兴的事,父皇和母后也高兴,你这个当叔叔的难道不为侄子高兴。”

    萧长昭没好气的道:“又不是我生儿子,我高兴什么劲。”

    凤卿道:“你这样说就显得你小气了,心胸一点都不宽广。”

    萧长昭拉了她抱在了自己怀里,一副轻佻的勾了勾她的下巴,道:“没办法,你家爷就这点心胸。怎么,后悔嫁给爷了。”

    凤卿煞有其事的点了点头,道:“有点。”

    萧长昭脸上顿时又黑了起来,一脸不满的瞪着她。他虽知道她这是在跟他开玩笑,但这回答还是让他很不高兴。

    凤卿只好小意的拉着他的手讨好他,道:“后悔不后悔的,你还不知道吗。能嫁给殿下,是我八辈子的福分。我是打算下辈子和下下辈子都赖定了殿下了。”

    萧长昭眉头舒展了起来,一副“这还差不多”的表情。

    凤卿又道:“好了好了,别气了。不如我们想想今日进宫父皇和母后给了我们多少赏赐,我可是打听过晋王妃和鲁王妃当年新婚的时候得了多少赏赐的,没我得的多。想想今日我们还是不枉此行的,父皇和母后给我的红封也是好大的两个……”

    凤卿一边说的时候一边用手比了比,红封里面是一个什么数。总之,她今日进宫,相当于发了一笔横财。

    萧长昭嫌弃拍掉她的手,道:“谢凤卿,难道我燕王府里却你那点金银,这点东西就让你连眼睛都放光了?”

    凤卿一脸不为所耻的模样,道:“当然,殿下是天潢贵胄,富有四海,自然不把这点东西放在眼里。臣妾可是效人家出身,自然将资财放在心上。”

    萧长昭抱着她,将她压在锦垫上,一边用手去抓她的腰,一边哼哼道:“你个小财迷。”

    腰部是她最敏感的地方,凤卿被她抓得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一边推着他道:“别,痒。”

    萧长昭掐着她的下巴亲了她一口,眉眼舒展的道:“晚上再来收拾你!”说完抱着她重新坐了起来。

    萧长昭舒出一口气,忍不住又心情愉悦了起来,道:“罢了,今日心中不畅快的人可不该是我。他越是选在了今日进宫,越说明他心里憋着一口气。”仿佛别人心里不畅快了,他心里就高兴了。

    又道:“我现在得别人所不能偿之所愿,又是你我新婚,何必为个不必要的人和事心情不好。”

    凤卿说起赏赐的事,本来就是想要转移他的注意力的。结果绕了一圈,他又回到了萧禹询进宫抢风头的事情上。

    凤卿未免他又联系起别的事情来,于是再岔开话题道:“对了,赐宴的时候父皇提起,晋王府里前些日子小产了一个孩子,那是怎么回事?我怎么没有听说过。”

    因为张顺诊出怀孕,明熙帝心中难免高兴,说起不管是各王府还是宫里,都好几年没有新的孩子出生了。

    同时便提了一句“前些时候老三的侧妃怀上了,结果胎还没坐稳就小产了”语气中多少带了些对那位没有照顾好胎儿小产的侧妃的不满。同时又叮嘱了张顺,要小心养胎,千万别在出现这样的事。

    晋王现在虽然有两个侧妃,但现在得宠的却只有一个,那便是晋王妃的异母妹妹小厉氏。

    萧长昭嘲讽的轻哼了一声,多少带了些幸灾乐祸,道:“这又不是什么好事,晋王府难道还会到处宣扬。”

    凤卿问道:“小产的是厉侧妃?”

    萧长昭嗯了一声,又道:“如今老三的府里可热闹得很,一个王妃,两个侧妃,外带几个侧夫人,一堆女人轮番上阵斗法,他救火都救不及。后宅不宁,外面的事情那里还能顺畅。”

    老二一向是不被他看在眼里的,老四这辈子都别想有染指储君的指望了,老三如今他也觉得根本不值一提。如今挡在他储君之路前面的,就只剩下一个禹询。他甚至觉得,连禹询都已经不是问题。

    他多少能猜到父皇的意思,至今还没将意思表露出来,大约还是考虑禹询的心情,觉得需要一个契机。

    不过没关系,他能等,只要储君之位最终是他的就好。

    凤卿继续说着晋王府的事,道:“看来厉侧妃的小产,与妻妾相争有关。”

    萧长昭道:“老三对外,自然是说小厉氏的身体不行,才会导致自然流产。”

    凤卿点了点头表示听明白了,对外说的一般都不会是真实的原因。不过这个理由总比说厉丛丛的孩子是被王府的其他女人搞掉的要好听,那不仅是家丑外扬,还是直接告诉别人晋王府后宅不宁,而他这个晋王压不左宅。

    萧长昭道:“这小厉氏也是自己活该,她自己先动了大厉氏的儿子,虽说只是为了邀宠并没有真的打算伤及大厉氏儿子的性命。但是兔子尚且会护崽,何况是大厉氏。大厉氏能让她好过才怪。”

    虽然小厉氏是他亲自送进晋王府里来搅混晋王府后宅的,但是最终能不能达到他想要的局面,却还是要靠她们自己。

    萧长昭顺便再点评道:“晋王府造成如今这局面,做的最不对的是老三。一山不容二虎,想要后宅有序,必须要让后宅有一个有绝对权威的人。他只要敬着大厉氏,给她足够王妃的尊荣,压着其他的侧室,大厉氏好管其他人了,什么事情都没有。偏偏他自己想在后院里搞什么制衡,把小厉氏捧了起来跟大厉氏打擂台,势力均衡,哪有不斗得你死我活的。”

    从来两边势力相当的时候才打得起来,一强一弱,才能相安无事。除非大厉氏做得太过了,他才需要将小厉氏扶一扶。

    凤卿听着高兴起来,笑着依在他身上,问道:“这么说,以后在你的王府里,你会给我这个王妃足够的权威,绝对不让侧室压到我的头上去?”

    萧长昭勾了勾她的下巴,道:“你在想什么,这难道不是应当的。”

    凤卿又问:“那若是我以后要罚你的侧妃侧夫人们呢?”

    萧长昭道:“你是王府的女主人,以后王府归你管,若刘氏等人犯了错,该责该罚,自然也归你管。只要你不做得太过分,弄出人命来,我不会限制你的权力。”

    凤卿又问道:“若是你的孩子们呢?”

    萧长昭听着越发觉得她的脑袋瓜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了,道:“你是他们的嫡母,难道你在家中不归你嫡母管教?嫡母教导子嗣既是权力亦是职责所在。”

    凤卿听着点了点头,知道他的底线在哪里了。知道了他的底线,那她就知道她以后做事的界限了。

    好在,他的界限比她想的好太多,至少他没有像晋王那样搞制衡的想法,而是打算给予她足够的王妃的权威。

    凤卿突然觉得,当这个燕王妃还是挺好的。

    凤卿又给自己打了一个预备案,道:“以后要是罚了你的侧室小星们,你可不许心疼啊。”

    萧长昭捏着她的耳朵,暧昧的道:“她们受罚我不心疼,你要是受罚了我才会心疼。”

    凤卿哼道:“整座王府就只有你能罚我,若是我受罚那也一定是你干的。”

    萧长昭点着头道:“说的也是。这样,以后我要罚你的时候,一定换一种方式,比如说……”他笑吟吟的看着她,伸手掐了一下她的腰。

    凤卿忍不住笑着道:“讨厌。”一边拿开他的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