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四章 侧室拜见
    ,!

    马车到了灵椿坊的燕王府大门口,有嬷嬷上前放了脚蹬,本打算讨个脸熟准备上前扶新王妃下来。

    结果先下来的却是燕王,直接从马上就跳了下来,回身再把后面的王妃抱着了下来。

    嬷嬷先是愣了一下,一边遗憾自己这殷勤没有献成,一边又讶异一向严肃,对王府的侧妃侧夫人们都没有温和脸色的王爷对新王妃竟然这般体贴。

    接着看到新王妃的模样,又觉得难怪。男人大多都是好颜色的,大概王爷也不例外,新王妃长成这般模样,难怪王爷对她如此体贴。

    萧长昭牵着她的手带着她直接进了大门,往后院的宸院的方向而去。

    早有一群王府的女眷在宸院门前候着了,见他们回来,排在两排屈膝给他们行礼,恭敬道:“给殿下,娘娘请安。”

    萧长昭点了点头,然后拉着凤卿直接进了宸院。

    凤卿昨日盖着盖头被人扶着进来,今天早上又急着出宫,倒还没有好好观察过这座她以后要住的居所。

    宸院是王府为了迎接它的新女主人而新扩建的院子,将原来的两座院子扩成一座,自然极大。

    进门之后的一个大庭院里,左边种了一片海棠,右边挖了一个小池,里面养了一些锦鲤游鱼和睡莲,池边种了两棵石榴和两棵桂花树。

    此时入门便闻到了一阵清香,是早桂的香味。

    凤卿记得萧长昭说他在宸院里种了一片曼珠沙华,不过后来又说,曼珠沙华是地狱之花,寓意不大好,所以将它们挪到了花园里去种了,这里改种了海棠。

    凤卿倒是挺想见一见的,那种种成片的曼珠沙华,她还只在前世的电视上见过。

    宸院是三进七阔间的格局,左右各有两个厢房,凤卿住在第二进。东侧两间隔出作为暖阁,是凤卿的闺房。中间三间做了一个大敞间,为宸院的正堂,转用来凤卿接待外客所用,东暖阁和正堂之间有一个小门连接。西侧一间做了茶水房,方便有客人来的时候,下人煮茶用。

    东西厢房则是作为凤卿的库房或作为其他用处,当然,等以后凤卿有了孩子之后,厢房很可能还会作为她孩子的房间。

    此时凤卿和萧长昭一起进了正堂,在上首的一张大罗汉床上坐下,府里其他的女人自然也跟着进来,然后一一上前跪下来给凤卿请安。

    这一程序就是认人了,她这个新主母,自然要接受侧室们的请安。

    萧长昭的那些女人们,凤卿听过的不少,但是见过的一个都没有。

    跪在前面的,是三个各带一个孩子跪着的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的年轻女人,看穿着打扮和他们带的孩子,应该是府里地位最高的侧妃刘氏、侧夫人胡氏和侧夫人柏氏无疑。

    身边带着男孩的那个应该是刘侧妃。

    果然她最先向凤卿磕头问安,道:“妾身刘氏,见过王妃娘娘。”

    论起样貌,刘氏虽然说得上是美人,但并不十分出色,甚至比不上旁边的胡氏和柏氏。但是刘侧妃总给人一种温静如水,岁月静好之感,仿佛任何事她都能泰然处之,跪起凤卿来也是不亢不卑。不让人觉得过于殷勤,又不让人觉得不敬。

    相比起来,旁边的胡氏和柏氏的眼睛就要灵活的多,趁着凤卿不注意的时候,相互之间还能悄悄打个眼色,仿佛在说一些无声的暗语。

    刘侧妃身边那个四五岁左右长得有几分像萧长昭的小男孩,不用人提醒,便十分乖巧而稳重的跟着拱手向凤卿行礼,声音还带着奶稚,却十分清亮而沉稳,道:“孩儿禹谦,见过母妃,母妃吉祥。”

    当真是一个十分可爱又聪明的孩子,小小的团子一个,看起来十分的招人喜欢。若是朋友家的孩子,凤卿一定会忍不住叫过来抱一抱的。

    凤卿道:“以后都是一家人,大家好好相处吧,你好我好大家都好。”

    萧长昭听着,正在喝水忍不住咳嗽了一下,差点被水呛到。

    不管怎么说也该先说几句场面话,以示她这个王妃的宽厚,然后再敲打两句。结果她将话说得那么直接,就快直接说你以后别给我找事,我也不找你的事,大家才能相安无事了。

    萧长昭忍不住笑了一下,将手里的茶碗放了下来,但却并没有阻止凤卿。

    胡夫人和柏夫人忍不住相互对视了一眼,心里都有一些想法涌动,不过不管多少想法,却有一个共同的念头,那就是眼前这个比她们还小上六七岁的新王妃不大好相处。

    其他人也是有些面面相觑,觉得这个新王妃有些不按规矩来。

    唯有刘侧妃,脸上依旧沉静如水,未见半点情绪波动,恭敬的道:“是,妾身聆听娘娘的教诲。”

    凤卿觉得自己还是很按规矩来的,比如说她还按规矩给萧长昭的这些女人们准备了赏赐。

    在凤卿说完了话之后,吕嬷嬷就适时的将早就准备好的赏赐端了上来。

    凤卿挥了挥手,让她捧给刘侧妃,铺着红锦缎的托盘上面,放着的是一根精致的宝石簪子,道:“不是什么好东西,但应该还能戴,你拿着吧。”

    刘侧妃接了,又谢过。

    然后是给萧禹谦的礼物,是一把小弯刀,她原本找来是要送给谢凤明的,谢凤明不要,并明确的向她表示他现在已经不用这么小的弯刀了,他现在用的是大刀和宝剑,顺便还讥讽了她一句:“你还是留着以后给你儿子吧。”

    于是她便拿来做了萧禹谦的礼物,反正这个以后也算是她的儿子。

    萧禹谦这个年纪,是最喜欢小刀小剑小弓的年纪,虽然他表现得依旧稳重镇定,但很明显眼睛带了些光芒,应该是喜欢凤卿送的礼物的。

    萧禹谦接过之后,道了谢,然后就把小弯刀先交给了自己的母妃保管。

    然后是胡夫人、柏夫人、曹夫人等人。

    胡夫人是个风情万种的美人,大眼睛高鼻梁,带着点异域的那种妖娆之美,笑起来很惊艳。她身边的那位取名明玉的女孩长得像她,一样的大眼睛高鼻梁,只有眉毛像萧长昭,浓密而粗,让她看起来带了些英气。

    柏夫人则完全不同,是个俏丽甜美的美人,笑起来两个梨涡,是清纯可爱一挂的。这种人就像是男人眼里的邻家小妹,很容易让人产生好感。

    与萧禹谦、萧明玉不同,他们多多少少都能找到点萧长昭的影子,柏夫人的身边的萧康玉,则完全是跟柏夫人一个模板出来的,完全看不到像萧长昭的地方。因她比萧禹谦和萧明玉都小了一岁,看起来更加的活泼明动,说起话来奶声奶气的,笑起来两个梨涡,嘴巴也很甜。

    然后是曹夫人,她是原来的燕王妃曹氏的堂妹,虽然长得也漂亮,但是没有什么特色。就是她脸上的每一样器官单拿出来都是标准的,但是组合在一起就让她泯灭在众位美人当中,美得平淡无奇,难以让人注意到她。

    接着是焦氏,当初南阳公主送给萧长昭的。她并未品级,仅是王府里的姬妾。至于长相,则是一个词形容,绝色美人。是美得很张扬和有攻击性的那种,会让男人惊艳女人嫉妒的长相。而她的性子看起来,也是张扬的。在向凤卿请安,凤卿看着她的时候,甚至敢笑吟吟的直接对上凤卿的视线。

    她与曹夫人完全相反,是走在任何一个地方都会第一个被人注意的女子。

    凤卿喜欢一视同仁,给胡夫人、柏夫人、曹夫人和焦氏的赏赐都是簪子,以她们的品级地位来区别簪子上的宝石的多寡和好坏。

    给大郡主和二郡主的是两个一模一样的玉哨,鸽子的模型,吹起来会响的那种。她觉得小姑娘应该会喜欢。

    萧长昭看着凤卿,觉得恐怕没有那个新主母准备赏赐准备得那么偷懒的,清一色的簪子,给两个女儿的也都是一模一样的玉哨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