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二十六章 让与不让
    宸院里,凤卿坐在榻上,靠着身后的萧长昭,手里玩着刚刚被他摔在地上的扳指。

    他这个玉扳指是和田玉的,刚才摔在地上,玉上摔出了一条裂缝。

    萧长昭从背后亲了亲她的脸,笑着问她道:“生气了?”

    凤卿摇了摇头,道:“我嫁给你的时候,就已经有心理准备。何况小曹氏提出的要求,也不算为难。”

    萧长昭用手指摸了摸凤卿的脸,道:“我的王妃就是大度。”

    又问她道:“刘氏等人都已经见过了,你要不要见一见府里的管事和下人们?”

    凤卿摇了摇头,道:“今天就不了,今天有些累了,明天再说吧。”

    萧长昭道:“既然这样,本王陪你歇个午觉吧。昨天的婚礼累了一天,晚上估计也没有睡好。”

    凤卿还真的打了个哈欠,对他点了点头。

    两人一起睡下,但凤卿醒来的时候,萧长昭却已经不在床上了。

    再看一看外面,却是已经快傍晚的时候了。

    珊瑚上前来给她穿鞋,一边对她道:“刚刚外院有人来寻殿下,估计是有事,所以殿下就先走了。殿下走的时候让我们不要吵醒娘娘,还让等娘娘醒来,让我告诉一声娘娘,他晚上回来陪您用晚膳。”

    凤卿听着点了点头。

    她洗了把脸,又整理了一下妆容,然后问身边的珊瑚等人道:“你们知道宁灵堂在哪个位置吗?”

    珊瑚有些奇怪,问道:“娘娘,您问这个做什么?”

    凤卿道:“你们要是不知道,就找个王府的人领着我去。”

    珊瑚自然是知道,她们是小姐的陪嫁,怎么能对王府的事情一知半解。在早上小姐和殿下进宫的时候,她娘就带着她和紫英她们将王府内院都走了一遍,将每个院子都认了个全。

    珊瑚对凤卿点了点头,道:“娘娘,我知道。”

    珊瑚领着凤卿去了宁灵堂,宁灵堂与宸院还是有点距离的,宸院在王府内院的中心,可宁灵堂却不是。

    原来的这位曹王妃可奇怪的很,明明是个王妃,却不喜欢住在内院中心的院子,偏偏选了一个偏僻的院子居住。

    宁灵堂里因为没有人气,显得十分冷清。王府留了一个嬷嬷两个丫鬟,是专门打扫曹王妃的灵堂的。听说这三人都是以前曹王妃的陪嫁中,愿意留下来给她守灵的下人。

    凤卿让她们打开门,那位嬷嬷虽然有些犹豫,但最终还是为凤卿打开了门。

    凤卿进了们之后,看了一眼上面案台上摆着的曹王妃的牌位,牌位前面的香炉里烧着香,房间里面檀香缭绕的。房间里面摆着的东西都很干净,白色的纱帘也都是新的。

    凤卿站了一会,对屋里的那位嬷嬷道:“帮我点几支香吧。”

    那嬷嬷有些诧异,愣了一会,才道了一声是,然后上前抽了三支香点燃,然后双手递过给凤卿。

    凤卿接过之后对着牌位恭敬的静默了一会,然后轻轻的跪在了地上。

    其他人大约没有想到她会跪下来,连蒲团都没有准备,看着凤卿就这样直直的跪在了坚硬的地板上。

    宁灵堂的那位嬷嬷和两个丫鬟都有些惊讶,看着凤卿。

    凤卿却是恭恭敬敬的对她磕了三个头,好好的祭拜了一番,然后持着香走上前去,轻轻的插在了香炉里,然后在双手合十,好好的对她供奉了一番。

    等做完这些之后,凤卿才从宁灵堂里走出来。

    那位嬷嬷亲自送了凤卿出门,站在门口望着她的背影看了许久。

    旁边的丫鬟有些怀疑的问道:“嬷嬷,您说这位新王妃是不是在做戏啊?”

    嬷嬷道:“不管是不是做戏,我都承了她这份祭拜之情。”说着又叹了一口气,道:“咱们王妃生前不得殿下的喜欢,死了也未见殿下对她有多少情分。她过世后,你看府里的刘侧妃、胡夫人、柏夫人等人,有谁来祭拜过她。那些人生前对王妃不敬,死后便是做戏也不曾见她们来做过。就连咱们王妃的那位堂妹,咱们王妃临死前冒着得罪殿下的风险求了皇后娘娘让她进府,可她又来祭拜过王妃几回。”

    她们王妃太可怜了,若是这位新王妃不来祭拜,便人人都知道她们王妃生前不得宠死后也没被人放在心上。她既然来了,不管是不是做戏,好歹顾全了她们王妃的面子,说明新王妃还是以她们王妃为大的。

    在回去宸院的路上,珊瑚有些疑惑的看着凤卿,开口道:“娘娘,其实您完全不必如此。殿下明明都已经……”

    凤卿打断她道:“怎么,不明白我为什么会这样做?”

    珊瑚用力的摇了摇头。

    她是觉得,反正那位曹王妃也不得殿下的喜欢,殿下也摆明了态度不用小姐向曹王妃祭拜,她们小姐何必如此。何况这种事,做了也会被人认为是做戏的。

    凤卿叹道:“死者为大,我愿意让着过世的人。”

    珊瑚更加奇怪了,道:“既然这样,刚刚小姐为何……”那好歹还能当着殿下的面做,让殿下看见她们小姐的仁善,也让殿下多心疼一分她们小姐呢。

    “刚才?”凤卿“呵”了一声,道:“刚才小曹氏提出那个要求,可不是为了为曹王妃鸣不平,她是想要借着曹王妃的名义,给我这个新王妃来一个下马威。既然是这样,我为何要如了她们的意。”

    她愿意让着一个死人,可不代表她会让着活着的那些女人。

    珊瑚仿佛明白了一样,点了点头。

    珊瑚又不平道:“那些人真坏,小姐才进门就搞东搞西的。”

    凤卿笑了笑,道:“坏不坏的,那是要看角度的。说不定,别人还觉得你家小姐真坏呢。”

    等回到宸院之后,凤卿喝了一口茶,又吩咐道:“把宸院伺候的人都叫进来,让我认一认吧。”

    吕嬷嬷抱着一大叠的册子站在她的身边,将手里的册子放到桌子上来,提醒她道:“娘娘,您现在可要自称本宫了。”

    她刚刚在帮凤卿整理嫁妆,凤卿的嫁妆大部分都是礼部准备好抬到她家去,然后又被她带进王府来的,当然也还有一些是谢家为她准备的东西。

    但是这些嫁妆既然给了她,那以后就是她的东西了。吕嬷嬷进门之后,怕手脚不干净的东西会趁乱偷拿,所以忙着将嫁妆归档入库,整理成册。

    凤卿忍不住笑着道:“是,本宫。”

    宸院里伺候的,除了她陪嫁进来的吕嬷嬷等人之外,王府自然也还给她准备了伺候的人。

    内院其他的下人可以不用急着见,但是她院里的丫鬟她还是要认一认的。

    她身边的贴身侍女自然由陪嫁的珊瑚、紫英等人担当,二等以下的侍女都是王府拨过来的。二等侍女有八个,三等侍女有十六个,未入等的侍女和粗使婆子若干,另外还有四个年长的嬷嬷,看起来原来是做管事的。

    凤卿一一认了下人,对了一下名字,然后给她们分了组,哪些人归哪个嬷嬷管,又给她们一一分派了任务。

    凤卿喝了一口茶,然后又对四个嬷嬷道:“本宫将这些人交给嬷嬷管,自然是相信几位嬷嬷。以后这些人犯了错,本宫不管下面的,本宫只管找四位嬷嬷。本宫希望四位嬷嬷能不负本宫的信任。”

    四位嬷嬷心中一颤,相互对视了一眼,连忙跪了下来,道:“是,奴婢们谨听娘娘的吩咐。”

    凤卿挥了挥手,让她们下去。

    然后凤卿又在屋里翻了一下嫁妆册子,吕嬷嬷在这方面是个能手,已经按照东西的种类给她分好类了。

    比如甲本册子载的是金银玉珠,甲本册子载的是瓷器,乙本册子载的是布料毛皮,丙本册子载的是屏风桌椅等物……,且没一样东西都记清楚了放在哪个库房哪一个格子和哪一号箱笼里,一清二楚的。

    凤卿看了一会,天色就暗下来了,然后该用晚膳了,萧长昭也回来了。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