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二章 胡、柏闲聊
    等刘侧妃等人走后,珊瑚看着外面她们早已看不见的身影,忍不住有些替凤卿恼的说道:“这个曹夫人真是的,娘娘和殿下还在新婚里头呢,就跟娘娘说着这种事情,也不知道安的什么心。前一次故意要让娘娘给原来的曹王妃的牌位行礼的也是她。”

    说着又有些幸灾乐祸的道:“不过我看她,就是自己吃不到葡萄就想让别人也吃不到。我可跟人打听过了,这位曹夫人进府到现在,殿下就从来没有进过她的屋子,连她进府的那一日都没有,让她空等了一夜。她啊,到现在都还是个处子之身。还有那位刘侧妃也是,听说自从生了大公子之后就失宠了,殿下再没进过她的屋子。”

    不过好像听说,刘侧妃从进府开始就一直不得宠,殿下根本没进过她几次屋子,论受宠根本还比不过胡夫人和柏夫人。只是她运气好,就几次就怀上了,并生下殿下的庶长子。

    凤卿听着只是淡淡笑了笑,道:“曹夫人只不过是别人手里拿来使的剑罢了。”

    珊瑚听着眼睛动了动,问道:“娘娘是怀疑,曹夫人是被别人怂恿几次对娘娘不恭的?”

    凤卿并没有回答她的话,吩咐她道:“你让厨房给本宫做一些点心来,本宫今日要看账册。”

    珊瑚“哦”了一声,然后出去了。

    这边胡氏和柏氏从宸院出来之后,胡氏转头看了一眼身后那精雅富丽的院子,忍不住道:“这位王妃娘娘,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性子,连善妒都直接摆在脸面上来的。什么殿下喜欢去哪个妻妾的屋里想去哪个妻妾的屋里都是殿下的权利,这不是就直接告诉我们,想要殿下的宠爱大家各凭本事吗?可是你看看,论模样,我们哪一个比得上她;论年纪,我们都快要人老珠黄了,她正是十四五岁最鲜嫩的时候。我们怎么比得上她,说是殿下的权利,还不如说她是为自己以后的独占殿下宠爱寻找合理的借口。”

    她身边的柏氏道:“我看她倒是跟那些死要名声的人不一样,是根本不惧别人说她不贤或善妒的。”说着摇了摇头,道:“这样的人身上没有名声的枷锁,可不容易受人所制,做起事来可就更加无顾忌了。我上次就看出来了,这位王妃娘娘不是好惹的人。”

    又皱了皱眉头,道:“那小曹氏也真是的,真不会看人脸色,三番两次的说些令人不快的话,难道她还想要王妃的强不成。”

    胡氏有些冷嘲道:“小曹氏也就是被人使来使去的剑,也就有些表面的聪明,内里草包一个。”

    柏氏道:“不说这个了,我倒是觉得咱们该担心一下账册和库册的事,也不知道王妃会不会看出什么来。”

    胡氏道:“我听说咱们这位王妃在家的时候就是帮着管家的,咱们账册里的那些名堂,稍微知道点深浅的人都能看出来有问题,哪里能瞒得过王妃的眼睛去。”说着又一脸不在意的道:“但是管她呢,有问题的又不是我们一人或两人的账册,除了没有乱到外面去,这王府从上到下早就乱成套了。法不责众,我就不信这位谢氏能揪着这件事将我们所有人不放。才刚进门就大动干戈的,别人可不会以为咱们犯了错,倒只会以为她要对侧室除之而后快。”

    柏氏道:“我刚才不是说了吗,这位王妃娘娘可不是好名声的人。”

    胡氏道:“这件事跟刚才侍寝的事情可不一样,侍寝的事情顶破了天传到外面去也不过只是女人的一些小心思。可是内院管家的事,从上到下,从主子到奴才,哪一个手脚干净了。牵一发而动全身,她还能将整个王府内院的人全都处置了不成。一个处置不当,要是王府乱起来,那是会影响殿下外面的大事的,她谢王妃再有手段,也担不起这样的责任。”

    胡氏说到这里,正巧慢了她们一步的刘侧妃从后面走上来,胡氏笑了笑,故意对她道:“刘姐姐,您说我说的对不对?”

    刘侧妃对她笑了笑,道:“两位妹妹慢慢说话,谦儿最近身体不好,我要赶着回去照顾他,就不打扰两位妹妹的兴致了。改日我做东,请两位妹妹来喝茶。”

    胡氏“哟”了一声,一副担心的模样,道:“禹谦病了?”

    刘侧妃道:“一点小毛病,不是什么大事。”

    胡氏又道:“那我改日和柏妹妹去看看他。他可是咱们王府的金疙瘩,殿下现今膝下唯一的儿子,可宝贝着呢,姐姐可千万要注意些。”

    刘侧妃笑了笑,然后走了。

    柏氏又一边和胡氏走着一边接着刚才的话题道:“那万一王妃不想动全部,只想动一家然后杀鸡儆猴呢?”

    胡氏道:“那咱们也不会是那只鸡,论份量也轮不上咱们。”

    说着又用眼睛示意了一下已经走远的刘侧妃,说起她道:“说实话,我可真不爱她那样。整天摆出一副风光霁月,无欲无求的模样,将禹谦护得死死的,看谁都一副想要害了她儿子似的,倒好像就她生的孩子最宝贝。记得吧,上次禹谦生辰,我好心亲手做了一件斗篷送给了他。结果她倒让奶娘将衣裳拆下来,里里外外都仔细检查了一遍,又请了大夫来亲自检查过。就这样,也没见她让禹谦穿过。”

    柏氏道:“毕竟是殿下唯一的儿子,外面的人都盯着殿下的子嗣,护得自然是紧了些。”

    胡氏道:“得了吧。就她会为了殿下着想,我们都是坏人,会故意害了她的儿子损了殿下的大事。”又有些不屑的道:“我又没生下儿子,我害她的儿子图个什么。”

    柏氏劝道:“她恐也不是防你,是怕有人通过你来害孩子。”

    胡氏道:“我送出去的东西,我会不仔细检查。我还怕他儿子用了我的东西出个什么事,我自己说不清楚了呢,哪有不千小心万小心的。”

    说着又有些幸灾乐祸的道:“瞧殿下对王妃的宠爱劲儿,恐怕过不了多久,王妃就该有身子了。若是王妃生下的是个儿子,到时候这王府里可就不止一个儿子了,人家生的还是嫡子,那才有好戏瞧呢。”

    她就不信了,刘氏抱着萧禹谦这么一个金疙瘩,自己的出身又比谢氏高,心里会没有想法。

    宫里的郑惠妃和何德妃的出身都比皇后娘娘高,可几十年却要屈居在皇后娘娘之下,两人可都是恶心了一辈子呢。有一个等不及都直接跟儿子一起谋反了。

    反正这王府里的日子挺无聊,她就等着看好戏。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