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三章 一团糟的账
    凤卿粗略的看完了一本账册,最后深深的叹了口气,将账册合上。

    现在只觉得脑袋里一团乱麻,这些内院王府的账册实在太乱了,而且太假。而作假的人仿佛根本就不怕她发现账目是假的,十分的敷衍的乱作了一堆账目。

    凤卿将吕嬷嬷叫来,吩咐她道:“内院的总管事是谁?你去将他请来。”

    吕嬷嬷道:“现在总管内院的管事是一位姓白的公公,这位白公公早就想来拜见娘娘了,只是奴婢想着娘娘和殿下是新婚,不要因为别的事情扰了娘娘与殿下的亲近,所以就暂时没有让他进来。奴婢这就去将这位白公公请来。”

    凤卿点了点头。

    吕嬷嬷出去之后,很快便将那位白公公请了来。大约是一直预备着要见她,他将头发梳得油光发亮的,身上的衣裳看起来也是新的。三四十岁的年纪,因为早早断了根,脸上也没有长胡子,连喉结都很浅,看着像是个白面书生。

    他笑眯眯的走进来之后,提着袍子跪下来给凤卿行礼,道:“奴才见过王妃娘娘,王妃千岁千岁千千岁。”

    凤卿点了点头,道:“你先起来吧,本宫有话要问你。”

    白公公道了声是,然后站了起来。

    凤卿见他站着,吩咐珊瑚给他搬了一张凳子。白公公却不肯坐,非要站着恭恭敬敬的弯着腰,仿佛这样才显得诚心一般。

    凤卿也由得他,然后说道:“你是内院的总管事,府里的事情你该知道得最清楚。刘侧妃和胡、柏、曹三位侧夫人各管了王府里衣食住行的一块,却没有说内院总管账的是谁。本宫问你,现在内院的总账目由谁管着?”

    白公公恭敬的笑了笑,道:“奴才不才,如今内院的总账目正是在奴才手中。”又急忙道:“奴才来时也已经将总账册捧来了,就由小太监捧着在屋子外面候着。娘娘若想要看府里的总账,奴才这就让人将账册捧进来给娘娘过目。”

    凤卿道:“这个不急,本宫先大概了解个情况。府里每年从外院拨进内院的银子是多少,是按年拨的,还是按季拨的,仰或是按月拨的?”

    白公公道:“回娘娘的话,府里每年从外院拨进内院的银子是三十万两,殿下不大耐烦管事,所以内院一年使用的银子都是年初的时候一次性拨进内院来。”

    凤卿听着点了点头,一年三十万两,是一笔很充裕的银子,这至少说明萧长昭很有钱,所以不吝于亏待内院的女人。

    要知道一年三十万两,则内院每个月就有两万五千两的银子花用,在这个高门大户嫁个女儿的嫁妆都才二三万两银子的年代,燕王府内院一个月可以花用的就是一个大户人家姑娘一辈子的嫁妆。再拿谢家做对比,王氏擅经营,对府里的银钱用度也算大方,但谢家一年的花用也就在四五万两银子左右。

    再算算王府内的人口,算得上主子的也就十个,可以多内院的银子是相当富裕了。

    银子总是不会嫌多的,且银子充裕了办起事情来也自然也就轻松许多,至少不用考虑抓襟见肘的情况,凤卿对此很满意。

    凤卿又问道:“那么,现在内院的总账上还剩下多少的银子?”

    白公公脸上有些怪异起来,脸上十分复杂的对凤卿道:“现在内院的账上已经没有银子了。”

    凤卿听着脸上惊吓起来,差点没从榻上跳起来,不敢相信的问道:“怎么可能,三十万两银子,半年还不到就花完了?”

    说着又道:“府里每年都应该有支出计划,每月使用的银子都应该有一定的数目,怎么可能提前把未来几个月的银子都花完了。”

    白公公脸上一副不好言说的模样,对凤卿道:“奴才将账册交给娘娘,娘娘一看便知,奴才不敢说谎,账上确实是没有银子了。”

    等白公公让人将账册搬进来,放在凤卿跟前的桌子上。凤卿随意的翻了一翻,然后终于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白公公说账上已经没银子都算是客气的了,真是情况是,内院还倒欠白公公十两银子。因为账上银子不足,上个月胡氏来支取这个月的菜米钱时,白公公还垫出十两银子来。

    难怪白公公急着将手上的账册搬来给她,敢情是急着将这烫手山芋弄走。还有刘侧妃和胡氏、柏氏几个,也是不用人说,就主动将内院的账册交到了她手上来,敢情也是知道内院已经没银子了,所以急着将手上的苦差事扔出来。

    但同时凤卿又有些生气,将账册直接扔在了白公公的脚边,怒道:“白公公,你管着内院的账就是这样管的,管得这般一塌糊涂。刘侧妃、胡夫人和柏夫人几个,打着府里大公子和两位郡主的名义支取银子,这种情况下至少需要内院主事之人的批条你才能决定能不能支取银子,可你连问都不问一声,她们要多少银子你就任她们取,殿下外面是有金山银山,也不够她们流水般的取。还有各部司的分账也是一塌糊涂,你身为内院总管,对外面的行市应该一清二楚。看看分账上的鸡蛋一项,一分银子一个,一分银子本宫能买一百个鸡蛋了,谁家的鸡蛋这么贵?”

    说着拍了拍桌面上放着的其余账册,厉声道:“衣食住行,几乎每一项都有问题,这些本宫不一一向你指出。但你能不能告诉本宫,问题这么大的采买清单,你为何居然也批银子了。”

    白公公听着脸上冷汗汩汩的直冒,接着“砰”的一声跪了下来,道:“娘娘恕罪,实在不是奴才失职,而是奴才人言微轻,管不住上面的主子。何况,何况……”

    凤卿质问道:“何况什么,你直接说。说不出个所以然来,本宫免不了要杀一儆百了。”

    白公公道:“何况这种情况,原先的曹王妃在世时,就已经是这样。侧妃和侧夫人们向王妃请求批取银子时,先王妃总是没有不答应的。有旧年曹王妃时的例子在,刘侧妃和胡夫人等人来向奴才支取银子时,每每一句‘你就照着旧年王妃在时的例子办’压下来,奴才也不好拒绝。总不能先王妃在时先王妃都同意侧妃等人这样支取,先王妃去世了,奴才这个内院总管反不许侧妃们这样了,倒显得奴才的架子比先王妃还大。”

    凤卿举起了手来,制住他说下去,然后胸口绞痛的扶住桌子。

    她现在可真想将自己的脑袋在桌子上磕一磕,直接磕死过去得了。

    她觉得有人在她前面挖了一个大坑,正打算让她跳下去。而她明明知道前面就是一个大坑,却不得不跳。

    她现在不知道当初曹王妃是真的对这个王府里的一切都不在意了,所以才任由府里的刘侧妃、胡氏等人胡作非为。还是因为觉得自己没有底气,所以根本不敢管刘侧妃等人,所以眼看着内院一团糟。

    如果是后一个原因,她不知道刘侧妃等人究竟有多可怖,让她这个正王妃这样害怕她们。

    好半天之后,凤卿才又捂着开口问道:“若是按照你这么说,前几年王府内院的花用也是不够的,那么银子用完了之后,王府是怎么过的?”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