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百三十四章 巧妇难为
    白公公回答凤卿道:“先曹王妃刚进门的两年,府里大公子和两位郡主都还没有出生,这种情形倒也没有那么严重。王府外院拨进内院的银子又充裕,倒也能够过完一年。大公子和两位郡主接连出生了之后,殿下便去了福州。殿下不在的两年多里,府里的账目才糟糕起来,等到银子用完了,先曹王妃一般会用自己的嫁妆先贴补……”

    凤卿听到这里,可就真的是差点从榻上栽下来了。

    凤卿咬着牙想,原来的曹王妃可真大方。若是同样的情形,让她用自己的嫁妆贴补内院用来养萧长昭的女人们。

    呵呵,她管她们去死。

    凤卿缓了好长的一口气,才又接着道:“那去年呢,去年曹王妃已经过世了。内院的日子是怎么挨下来的。”

    白公公回答:“去年先曹王妃过世后,翠屏姑娘管了一段时间的内院,情形倒是好了许多。只是后来殿下不让翠屏姑娘管内院了,内院才又重新回归了乱象。”

    凤卿算是终于明白了,这一团乱象是怎么来的了。

    她最后也并没有为难白公公,摆了摆手让他下去了。

    白公公摸了摸额头上的冷汗,恭恭敬敬的对凤卿行了一礼,然后才出去了。

    将白公公的话从头听了个全的紫英蹙着眉跟凤卿道:“这府里的账目问题倒好像是真的怪不上白公公,他是奴才,身后没有主子撑腰,却也的确是无法拒绝刘侧妃等人的命令。”

    这就是官大一级压死人的道理。

    这府里若是有正妃在,而正妃又肯给他撑腰。他一句“侧妃娘娘和侧夫人若是有问题,就先请跟王妃娘娘说去,有王妃的批示,奴才自然给您支取银子。”顶出去,刘侧妃等人也不能怎么样,只能先通过正妃。

    这王府坏就坏在,先曹王妃撑不住腰,以及曹王妃过世后这王府内院没有主人主事。

    珊瑚“呸”了一声,道:“你听他说的可怜,肚子里一肚子坏水呢。这王府的银子的大头自然是几位侧妃和侧夫人捞的,但我看这位白公公的手也没多干净。”

    瞧瞧这王府里面的人,从上到下,从主子到下人,都当殿下的银子是捡来的般,她捞她也捞,我不捞倒好像显得吃亏了一般,于是一个个比着捞银子。

    凤卿深深的叹了一口气,然后随手又翻了一下账册。里面有一行小字写着“xx年xx月xx日,大郡主病后初愈,胡夫人向账上支取五百两银子用于购买灵芝为大郡主调养身体。”

    而像是这样的记录不止一条,还有很多。有大郡主的,二郡主的,还有萧禹谦的。

    珊瑚皱着眉道:“这王府的中馈可真是个烫手山芋,账上没有银子的王府,这还怎么管。我看娘娘也找个机会,将这管事的活儿扔出去才好。”

    吕嬷嬷在她身上拍了一巴掌,骂道:“瞎说什么呢,这管事的活儿刘侧妃等人可以扔,白公公也可以扔,娘娘身为王妃,怎么能不管。身为王妃连王府的中馈都管不了,让外面的人怎么说咱们娘娘,就是宫里的圣上和娘娘也会对咱们娘娘不满。”

    越是摊子大也能显示出他们小姐的本事来呢,吕嬷嬷是相信凤卿的能力的,她倒是觉得,王府现在这个状况,倒是展现她们小姐的机会。

    等晚上萧长昭回来的时候,凤卿坐在榻上,连一脸怨念的看着他。

    萧长昭进去屏风后面换了衣裳,然后走出来,笑着问她道:“你今天怎么了?”说完走到她身后抱住她。

    凤卿十分幽怨的对他道:“我发现嫁给你是一桩亏本的买卖,你可知道,你的王府里穷得都解不开锅了。”

    萧长昭对王府内院的情况倒也不是完全不知道,“哦”了一声,道:“是内院没钱了?我让外院拨些银子进来。”说着一边在她脸上亲了亲,又一边随意的问道:“三十万两够不够?”

    凤卿心里忍不住吐槽道,你可真是大方。

    凤卿忍不住有些埋怨道:“你既然知道内院的账目乱象丛生,为何不遏制这种现象。”

    萧长昭皱着眉道:“我外面的事情都还忙不完,哪有空管内院的女人今天花了多少钱明天花了多少钱这种芝麻烂谷子的小事。只要她们不斗得你死我活伤及我的子嗣,不联合外面的人来背叛我,不过就是费点银子的事情。”

    凤卿转过头来,十分认真的看着萧长昭,道:“亲爱的燕王殿下,齐家治国平天下,你好像忘了想要治国平天下,首先要学会齐家。”

    萧长昭挑了挑眉,不接受凤卿的批评,道:“你觉得本王没有尽到齐家之责?可你知不知道,这么多的王府,我的燕王府是最牢固的,连只鸟都别想飞进燕王府来。我的内院里,禹谦和大郡主、二郡主三个孩子都十分健康的活着,刘氏、胡氏和柏氏几个也都好好的。可不比老二、老三等人的王府,三天两头的这个姬妾小产那个孩子又有事。以结果来说,你认为我哪里没有尽到齐家之责。”

    凤卿翻了个白眼,男人眼里齐家的定义跟女人眼里齐家的定义根本不同。

    男人眼里的齐家是只要没出事,不管内里怎么乱都是万事大吉。而女人眼里的齐家,是必须所有的事情都井井有条。

    凤卿道:“我看王府至今没出过事,主要归功于刘氏、胡氏、柏氏几个心地还算良善,可不是殿下治家的功劳。”

    萧长昭认真的低头看着她道:“你错了,我从不相信刘氏、胡氏、柏氏几个相互之间没有坏心,对其他人生的孩子会一点不嫉妒,特别是禹谦这个王府的大公子。她们之所以能够保持克制,是因为她们怕我。是我让她们怕我,并让她们相信,无论她们干了什么都瞒不过我的眼睛。倘若她们今天入的是别的王府,可就未必能保持今日是仁善了。”

    凤卿哼哼的道:“照你的意思,还是你燕王的威严慑服众人,才让你的王府如此安顺了。”

    萧长昭一脸不羞耻的道:“这是自然。所以你嫁了这么个相公,该是你八辈子的福气。”

    他与凤卿玩笑了一阵,又重新回到银子的事情上来,道:“你不必担心银子的事,我不会让你这个巧妇无米下炊的。”

    凤卿也不是逞能之人,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她就是再厉害,内院没有了银子,她也管不了事。但三十万两银子之巨,她却并不打算要这么多。

    就算他不把这三十万两银子看在眼里,但银子也不是这么花的。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小到一针一线,都应该按照规矩来。

    凤卿道:“你只需要给我拨三万两银子就好,我给你打个条子,这三万两银子是从明年拨进内院的银子里面预支。”

    谢家每年的花用才四五万两银子,算起来谢家的主子比燕王府里还要多。给她三万两银子,足够她节省着撑到年底。

    萧长昭看着一脸认真的凤卿,总觉得自己王妃认真起来特别特别的可爱。他也不坚持,笑着亲了亲凤卿的脸,道:“好,都依你。你说怎么办就怎么办。”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