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凤签 第三百三十五章 信任
    凤卿对萧长昭道:“我觉得我还是亏了,府里的管事替你管事还能得份月银呢,我费心费力的替你管着一家老小的吃喝用住,却是半点实惠都得不着的。你那些侧室们,可个个都不是剩油的灯,我吃力不讨好。”

    说着故意道:“我看你也还是找别人管吧,我也不管了。”

    萧长昭笑着道:“你是王府的女主人,你不管谁还敢管。这内院也是有点乱,以前府里没有女主人,乱了些还说得过去,如今既然有了女主人,也是该整肃整肃了。”又道:“你不是觉得亏了嘛,这样,我给你发月银。你想要多少的月银?”

    凤卿也不是真的打算撂手不管,就像是他说的,她是王府的女主人,不管也真的说不过去。故意这样说,就是想让他明白,帮他管这府邸,她是要付出辛劳的。

    她可不打算学**做好事不留名,或者做个在他背后默默付出一切的女人。

    她为了他做了多少事,她都希望他知道,不管功劳苦劳,也都想让他记在心里。有些时候男人喜欢粗心,你不告诉他其中的艰辛,他还真的就认为这件事做起来很简单,于是忽视你的付出。

    不过他既然说要给她发月银,却是意外的惊喜,且她也并不打算拒绝。

    同样的工作,有工资和没工资,做起来的积极性可是不一样的。

    萧长昭很明显的看到在他说出要给她发月银的时候,凤卿的表情舒展了开来,看得出来很高兴。

    而后他看她在心里盘算了一番,然后道:“这样吧,你每个月给我个四五十两的月银,我保管把内院给你管得井井有条的。”

    凤卿算过了,按照王府的大管事一年的年俸最高一百两银子来算,她是王妃,职位怎么说也比大管事高吧;然后她还是他的妻子,有个情分在;最后她这个正妻要劳苦功高的为他管着一群跟她争丈夫的女人,怎么说精神也受伤害了,他难道不需要赔偿她一点精神损失费。

    综合以上因素,一个月四五十两,应该是比较恰当的了。

    萧长昭听着忍不住哈哈的笑了起来,仿佛是被她的话逗笑了,然后在她耳朵上咬了一口,忍不住道:“我的小王妃怎么要求这么低呢,看来我真真是赚到了。”

    凤卿翻了两下白眼,心道笑屁呀笑笑笑。

    凤卿道:“殿下若是觉得给少了,多给臣妾一些,臣妾也是不会客气的。”

    萧长昭听着笑着道:“好。”

    萧长昭觉得一个月四五十两银子换自家王妃开怀一场,很值得。

    但是另外一方面,他心里多少又有些失望。她将银子分成你的我的,跟他分得这么清,并没有想过这座王府他所拥有的一切东西也都是她的,从另外一方面来说,也说明她对他还没有全然的信任。用另外一句话来说,她虽然嫁给了他,但并未从他身上获得十足的安全感。

    萧长昭心道,慢慢来。

    从相识开始,就一直是他在主动进攻,带着类似于逼迫的手段强迫着她一步一步向他靠近。

    她现在已经是他的女人,他不必担心她会被别人拐走,或是是时候缓下来,让她可以有时间好好看一看他的真心。

    他们的时间还很长,有一辈子的时间。她总有一天会明白,这世界上待她最好的是他萧长昭。

    晚上熄了灯躺下了之后,萧长昭抱着她辗转温柔的吻了一会,却并未有其他的动作。

    最后吻完了之后,又轻轻的亲了一下她的脸,然后按着她放在他的胸口,轻轻的拍了拍她,道:“今天不闹你,睡吧。”

    凤卿还是很喜欢两个人就这样简单的相拥而眠的,相依偎的感觉反而让她觉得更加安心。

    她闭了眼睛,很快就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萧长昭陪她用了早膳,然后携了她到次间的榻上坐着喝茶,又便吩咐身边的一个内侍道:“王喜,去将本王吩咐你准备的东西拿来。”

    王喜是一直跟随在他身边的内侍,长相跟他的名字一样,白白净净,憨憨笑笑的,十分喜人。

    王喜笑着道了声是,然后出去了,过了一会,便带着两个小太监,一人手里抱着一个匣子,一一放在了榻上的小几上。

    凤卿有些疑惑的抬头望着萧长昭,问道:“这些是什么。”

    萧长昭随手打开其中一个匣子,里面放着的是银元宝,全都是五两银子一个的,大概有一百两左右。

    萧长昭道:“这是你这个月的月银,怕给你银票你会觉得没有真实感,所以全换成银元宝了。以后我每个月给你一百两的月银。”

    说完又打开另外一个匣子,里面放着的是几份契书。

    萧长昭道:“这是京城两间珠宝铺的地契和铺契,生意还算不错,每年大概有个三四千两的收益。”

    凤卿指了指自己,问道:“给我的?”

    萧长昭笑着捏了捏她的下巴,道:“你说呢?”说着又道:“你的嫁妆是礼部和宗人府准备的,里面大多都是内造和御赐的东西,你不能随意动用。总不能让你这个王妃需要用银子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手头抓襟见肘,那便是丢我的脸了。这铺子的收益是给你的零花钱,契书我都已经提前让官府备过案。”

    凤卿的嫁妆里头当然不止皇家给她准备的那些,王氏还给了她私房钱,还另外给了她两间药铺。就是皇家给她准备的那些嫁妆,有些也是铺子田地之类的,虽然不能变卖但每年也是有收益的。所以凤卿的手头,真的一点都不紧。

    这些萧长昭自然不会不清楚,但他还是另给了她两间铺子,那就是他对她的心意了。

    凤卿感动之余,十分高兴的将两间铺子收下了。

    萧长昭将最后一个匣子打开,里面放着的却是几大串钥匙。

    凤卿再次惊讶的抬眼看着他,便见他继续跟她道:“这是我私库的钥匙,以后我的私库就交给你管了。”

    凤卿听着犹豫了一下,道:“这会不会不大好?”

    萧长昭道:“有什么不好的,难道丈夫的私房钱不该由妻子来管。”

    这句话要是放在民间普通的夫妻身上,到没有什么奇怪的,但是发生在皇家,就显得有些怪异了。

    萧长昭接着道:“等会我出了门,你有时间就让王喜领着你去库房看看,你也好对里面的东西有个数,库册也在王喜手里。”

    凤卿这下是真的感动了,对萧长昭道:“你就这般信任我?”

    萧长昭笑了笑,点了点她的鼻子道:“以后你就会知道,我对你不止是信任。”凤签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