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章 王氏
    ,精彩无弹窗免费!

    盛麽麽从左跨院里出来,转身回了正房。

    正房里也是一阵扑面而来的温暖,与外面的严寒完全不似一个世界。

    房间里面的三角鼎炉里炭火烧得火旺火旺的,谢夫人王氏裹着一件葱绿色的妆花通袖袄坐在炉旁,手里拿着一些晒干的陈年橘皮,漫不经心的往火炉里面扔。

    炉里传出一阵啪啪声,房间里面瞬时弥漫出一股清新的橘子香味,让人心旷神恬。

    王氏不过刚四十出头的年纪,年轻时候也是个标准的美人胚子,至今也仍旧风韵犹存。只是当家久了,一颦一蹙都让人觉得严肃。

    大约是午休醒来不久的缘故,王氏看起来精神并不是太好,垂眼低眉,不苟言笑,让人难以猜测她心里在想什么,又或者心情是好是坏。

    盛麽麽进来给她行了礼,唤了一声:“夫人。”

    王氏浅浅的“嗯”了一声,问道:“姑娘们那边都散了?”

    盛麽麽婉言笑着道:“奴婢去的时候还没呢,几位小姐感情好,围着七小姐都舍不得走。”

    王氏脸上微讥,道:“没闹起来?”

    盛麽麽笑道:“七小姐行事向来周全,有七小姐在,几位小姐都和乐融融呢。”说着又憨厚的呵呵笑了两声,仿佛像只是说起那边发生的趣事一般,接着道:“奴婢进去的时候,倒正遇上六小姐从七小姐那里要了一根簪子去,还说等下次发放份例的时候再挑了好的还七小姐。九小姐一见六小姐从七小姐那里得了东西,也嚷着把七小姐那盏琉璃莲花灯给要去了。八小姐憨厚性儿,只惦记吃,倒是把七小姐那里的一桌子点心都快吃完了,四小姐就责备八小姐要吃成个圆子了。”

    王氏皱了皱,道:“六丫头少不了又是如意那丫头撺掇的,说起来也是十四快十五岁的大姑娘了,比七丫头还年长一岁,脑子却没见长,也没学得七丫头半分的伶俐。九丫头年纪也不小了,该好好教导了,她姨娘倒是宽心,整日诗儿曲儿的围着老爷转,也没见分出两分心思来好好教导姑娘。”

    说完又是轻轻的“哼”了一声,轻的几乎没让人听见。

    接着又是微微仰头,长长的叹了一声,然后紧了紧身上的袄子,从炉子旁站起来走到靠窗的螺细团雕美人榻上坐下。

    盛麽麽走上前,站在旁边伺候着给她斟了一杯茶,边笑道:“说来也是夫人体贴,知道七小姐怕是不耐应酬她们,所以让奴婢将七小姐请了过来,也好让小姐们都散了。”

    王氏没有说话,抿了一口茶,将茶杯握在手里一边取暖一边想着事情。过了一会,又抬眸问道:“英哥儿回来了吗?”

    盛麽麽答道:“三少爷早上出门与几位同窗前去拜会先生,看看时辰,也差不多该回了。”

    王氏点了点头,然后便听到外头丫鬟进来禀报道:“夫人,七小姐过来了。”

    王氏放下茶杯,对她道:“让她进来吧。”

    丫鬟道是,出去后不一会,凤卿便领着珊瑚进来了。

    凤卿抬眼望了一眼美人榻上坐着的王氏,虽然面色与往常无异,但眉头微蹙,嘴角微沉,凤卿瞬间便得出了这位嫡母此时的心情大约并不是太好,恐怕心里还有些愁心事。

    凤卿估摸着最近有什么能让王氏愁心的,是身在福王府的姑母的病,还是父亲的仕途,仰或者几位姨娘又不省心了,然后一步一步上前去,屈膝给她行礼,道:“母亲。”

    王氏点了点头,也打量了凤卿一番。见她身上穿着绛紫浣花洋缎窄袄裙,外面是一件白色的轻裘披风,肩膀处绣了几朵冷梅,身姿窈窕,面容灼灼,虽不过芳龄十三,却已丽质天成,仿若红梅待放。

    王氏向来知这个女儿姿色出众,什么素锦轻裘穿在她的身上也能衬托出不一样的气质。只是这身妆扮当中……王氏看向凤卿的头发,垂鬟分肖髻,是未出阁的姑娘家常梳的发髻,只是那发髻上让王氏觉得缺了点什么。

    王氏并未多说什么,含笑指了指另外一张桌子上放着的几份礼单,道:“你来得正好,我明日要去福王府探望你的姑母,桌上是盛麽麽准备的给福王府各位贵人的礼单,我今日头疼有些犯懒,你帮我看看有没有需要增减之处,看过了再帮我重新誊写一份。”

    凤卿道:“是,母亲。”

    说完让珊瑚将自己身上的披风取下来,又摘了手腕上的碧玉镯子,这才走到桌前坐下来,拿起礼单一份一份的看。

    盛麽麽跟着王氏管着府上的人情往来,对什么人该送什么礼心里自然是有数的,凤卿对其他的礼单都没有大动,只拿起其中一份给福王府的谢侧妃的礼单笑着道:“盛麽麽向来周到,准备的礼自然是不会差错的。不过给姑母的礼,不如在礼单上减掉一些药材,多送几盆花啊草啊这些有生气的东西。”

    福王府的谢侧妃是谢远樵的同母妹,于十几年前嫁进福王府当了侧妃。福王于两年前领着一大家子住到了自己封地的王府中,恰好福州就处于福王的封地中,两家挨得近了走动自然就多了。

    说起来福王有个地方倒是与谢远樵相似,那便是都是爱怜香惜玉的人,所以福王府的后院复杂程度并不比谢家简单多少。

    亲王府后院的配置,一正妃二侧妃四夫人,这是有名有份上得了皇家玉牒的,再加上其他无名无份姬妾类似于普通人家的通房的,福王府后院的莺莺燕燕足够摊一场大戏了。

    福王正妃于五年前便已过世,留下儿子一名即如今的福王世子萧禹诤。福王至今并未另立继妃,凤卿的姑母谢侧妃是最早进入王府的侧室,膝下唯有一女即康定郡主萧莘。但如今福王府最得宠的却是另一侧妃阮氏,生有二子一女,分别是二公子萧禹训、三公主萧禹诘及康敏郡主萧苑。

    如今福王府的格局是,世子萧禹诤亲近谢侧妃母女与阮侧妃母子女四人相抗衡。势力上两边大致旗鼓相当。

    说起来谢侧妃这场病生的大抵还是心病,大半年前高丽朝贡顺便为王子求娶贵女,福王受阮侧妃的撺掇像献女和亲讨好天子。阮侧妃撺掇着要献的自然不会是自己的女儿,便就只能是谢侧妃生的康定郡主。

    虽然这件事在谢远樵兄妹和王氏的走动筹谋下不了了之,高丽最后也只娶了个旁亲的宗室女回去,但谢侧妃大抵心中怄气没想开,越想心结越难开,最后就把自己给折腾病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