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章 谢远樵
    ,精彩无弹窗免费!

    正房里面。

    榻上小几的两杯热茶还袅袅的冒着热气,谢远樵和王氏各坐两边,夫妻二人端的是相敬如宾。

    王氏年纪上来之后,谢远樵少在正房留宿,但对王氏这个出身优秀的嫡妻还是十分敬重的,每次到内院来也会在正房坐一坐。

    王氏声音温婉的跟丈夫说着家里发生的事,顺便提了一提明日福王府开赏梅宴的事。

    谢远樵抿了一口茶,偶尔点头“嗯”一声表示自己一直在听,等王氏说完了,才开口道:“既然阮侧妃亲自下了帖子,那你就带着朱氏和湘姐儿姐妹两个去吧。阮侧妃虽然多年与二妹不和,但她毕竟是载在皇室玉牒里面的正四品亲王侧妃,加之她兄长在吏部任职,我明年若是想要升迁还需要通过吏部考核,虽说她兄长一个从五品的员外郎未必能决定什么,但小人难缠,若他兄长在上峰面前说点什么,对我也不利。对阮侧妃……面上能不得罪还是不要得罪的好。”

    王氏柔声道:“妾身还能误了老爷的正事不成,自然备好了礼明日就登门,妾身只当是去探望小姑奶奶。”

    谢远樵点了点头“嗯”了一声,接着想到至今仍在病中的谢侧妃,又皱了皱眉,道:“你去了多劝劝二妹,让她心放宽点,上次和亲的事虽是福王爷做得不对,但既然事情已经过去了郡主也定下了亲事有了好人家,她就该好好振作起来,总一直病躺在床上让王爷以为她心中生了怨恨,最后与王爷夫妻失和便是让亲者痛仇者快。为母则强,她就是不为自己想想也为郡主想想。”

    王氏心里有些微讽,说的再多不过也就是怕谢侧妃失了福王的心,连带着让福王对他这个大舅兄也失了亲厚,最后让那一边占了便宜。男人只想着自己的前程仕途,哪会计较女人心里的酸苦。

    王氏心里的情绪未显在面上,而是柔顺的道了声是。

    谢远樵点了点头,抿了一口茶正准备起来打算走,忽然又想起了什么,又重新坐下,问道:“上次我吩咐你让你的药铺里备的各种药丸子你备好了吗?”

    王氏仍是不缓不急的道:“既然是燕王爷要的药,妾身哪有不殷勤的道理。早就让药铺的管事加紧制作了,只是燕王爷要的量多,就算赶制也需要些时日。管事早上进府来回,药最迟后日就能全部配齐,到时燕王爷让人来取就是。”

    谢远樵道:“这件事是要紧事,你多上点心。”说完站起来,道:“我前院还有事,晚上就不在后院用膳了,你等一下让人将晚膳提到前院书房里来。”

    王氏道是,站起来打算送丈夫出门。

    谢远樵摆了摆手,道:“外面天气寒冷,你不必送我出门。”

    王氏也不矫情,依言重新坐回榻上了,看着谢远樵离开出门。

    王氏虽然没送,盛麽麽却不敢怠慢,殷勤的送了谢远樵出门,在门口站了一会,见陈姨娘花枝招展的扭着腰从右厢房里出来,笑吟吟的将谢远樵要往自己屋子里拉,却见谢远樵甩了手拒绝并不理睬的走了,盛麽麽这才冷笑了一声,转身回了屋子。

    王氏正坐在榻上手撑着左额轻轻的揉着,一脸疲倦的模样,盛麽麽便招了招手让丫鬟将小几上的茶碗收了重新上热茶来,一边笑着道:“夫人,要不您歇一会?”

    王氏摆了摆手,道:“等一会就该用晚膳了。”说着沉默了一会,又问道:“英哥儿回来了吗?”

    盛麽麽回道:“回了,回了。刚才想来给夫人请安呢,见老爷在您屋里,便先回前院去了,说晚膳过后再来给您请安。”

    王氏点了点头,将撑在额头上的手放下来,不再说什么。

    盛麽麽站在一旁,脸上却有些欲言又止的模样。

    王氏见了便直接说道:“有什么事你就说吧,别憋着捂着。”

    盛麽麽笑了笑,从丫鬟手里接了热茶递给王氏一边故作轻松的笑道:“其实也没什么,就是三少爷回来的时候,在门口碰上了杨家夫妇。夫人您是知道的,杨家那对夫妇就是对赖皮虾,三天两头的上门打秋风,门房不让进,就在外头闹。三少爷大约见他们在外面闹得不好看,便让人将他们请进来喝了杯茶,然后给了几两银子打发了。”边说还边打量王氏的脸色。

    盛麽麽帮着王氏掌管院里院外的事情,府里发生点什么自然会有人及时汇报到她这里来。只是这件事,却总让人觉得敏感。

    三少爷虽养在正房,却非王氏所出。那杨氏夫妇是府里杨姨娘的兄嫂,杨姨娘却又是三少爷的生母。有时候生母和养母之间的关系,总是让人说不清的。

    三少爷拿银子打发杨氏夫妇,明显是怕他们夫妇二人在外面大闹会丢了杨姨娘的面子。王氏擅长隐忍自己的心思,盛麽麽有时候也拿不准王氏心里对杨姨娘是个什么感官,对三少爷体贴杨姨娘的行为又会不会有什么想法。

    王氏脸上的表情倒是一丝不变,问道:“杨氏知道他们二人从府里拿了银子走,没追出去将银子要回来?”

    盛麽麽见王氏并没有不虞,心里松了口气,跟着就笑着道:“怎么没有,杨姨娘一听到这事,分分火火直接就杀出去了。奴婢看她这出去,怕会跟杨氏夫妇闹得够呛。”杨氏夫妇虽然是杨姨娘的兄嫂,但是府里没人不知道,杨姨娘跟自己兄嫂的关系可并不好。年轻的时候,杨氏夫妇可是差点将杨姨娘卖到青楼里去的。

    王氏忍不住笑了一下,道:“杨氏这性子啊……真是十几年都未变,坦率直接,一点亏都不肯吃。”

    盛麽麽脸上憨厚的跟着笑,仿佛十分赞同王氏的话。但想到杨姨娘,心里却道,杨姨娘的性子说的好听是坦率直接,说得不好听根本就是泼辣粗俗,说起来也是进府十几年的姨娘了,温柔小意是一点没学到,还跟乡野之人一般动不动就骂骂咧咧抄家伙的。

    也就是命好,靠着年轻的时候长相貌美给老爷生了唯二两个长成的儿子和七小姐,三少爷养在正房里头前途无量,七小姐漂亮聪慧得老爷的宠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