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六章 杨姨娘
    ,精彩无弹窗免费!

    天色渐黯,天气越发的寒冷,风呼呼的吹个不停。

    杨姨娘屋里的丫鬟樱桃从内院走到二门上来,想看一看杨姨娘回来了没有。

    结果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年约三十出头的妇人正脚步一咚一咚的走回来。

    单看那妇人的脸庞的话,那真是一个极貌美无双的妇人。蛾眉皓齿、曲眉丰颊,眸光流盼间,仿若星光变换,又仿若桃花灼华。除了脸颊圆润了一点,头发凌乱了一点,真称的上是惊鸿绝艳。再仔细看的话,看得出凤卿与其还有四五分的肖似。

    但是从脸庞再往下看的话……就真让人觉得惨不忍睹了。

    一张惊艳绝美的脸庞,配上一副至少一百六十斤的身材,没有身姿窈窕,走路也不会弱柳扶风,就只有脚重躯笨,如笨熊蹒跚,在惊艳了她的脸庞之后,人人都忍不住对她的身材叹一句可惜了……要是这女子瘦一点就好了!

    大约是因为长得胖的缘故,女子走起路来也比别人困难,她又走得有些急,没走几步就已经气喘嘘嘘的了。仔细看的话,在这大冷天里头,她额头上居然来渗出一层细细的汗来——这自然也是因为胖人比普通人怕热的原因。

    樱桃连忙迎上去,伸手扶住她,唤了一声:“姨娘,您怎么去了这么久才回来,奴婢还担心您出什么事呢。”

    不错,樱桃唤的这个人,自然是府里的五姨娘,凤卿的生母杨氏。

    与府里其他的姨娘都是谢远樵看中并纳入府中的不同,杨姨娘当年却是王氏做主纳进府中的。

    王氏生的嫡子早夭,府里的二少爷也跟着夭折,府里四五年都没有孩子出生。大少爷谢凤杰夭折的时候,王氏正怀着她的第三个孩子,却因长子夭折伤心过度而小产,并损了身子再难以受孕。偏偏这几年里,其他的姨娘的肚子也是不争气,不说生出个男丁,却是连个姑娘都没有声息。

    那时候谢远樵已经是二十大几了,膝下无子,心中自然着急。不说他着急,王氏心中也着急。丈夫无子,便会不断纳妾直到生出儿子来,而事实上,谢远樵那时候也确实这样做了,其中朱姨娘、柳姨娘都是那时候进门的。

    王氏心想,丈夫是一定要有儿子的,与其让丈夫从外面纳的这些她没有办法掌控的妾室先生出儿子来,还不如她亲自找一老实本分的女子纳进府,让她为丈夫生儿育女。

    时人信佛,王氏在找到杨姨娘之前先去寺庙拜了菩萨求了签,希望能达成心中所想。寺庙里的主持为她解签,让她从寺庙出去往东走,路上遇上的第一个女子,便是她的机缘之人,必能为她达成心愿。

    这里先不说这寺庙的主持是不是为了赚香火钱而忽悠人,总之王氏出门往东走,在偏僻的山路间还真的就遇上了一个砍柴的少女,且是姿容不俗的女子,哪怕是粗布衣裳蓬头垢面都掩藏不住的绝色。

    这女子便是杨氏。

    杨氏本是樵夫的女儿,其家中父母兄长都长得并不出色,最后出了她这么一个人间绝色,实属基因突变。

    但杨氏却并没有因为长得好看在家中有所优待,父母偏心儿子,女儿就是伺候儿子的,对杨氏实在说不上好。却也因此,让杨氏养出了个泼辣的性子。

    杨家父母见杨氏长得好,想着日后送她去大户人家做妾,若是得宠就能让儿子跟着富贵。直到杨家父母去世,杨氏之所以还没被送去做妾,一因杨氏那时候还年幼,二是杨家父母有待价而沽的心,上门提亲的人家都达不到他们的要求。

    杨家父母接连去世后,杨氏的兄嫂可比杨家父母还要极品多了。心想送杨氏去给人做妾能弄几个钱啊,妾室不能置私产,家里有主母盯着,杨氏得宠也弄不了钱。听说城里的青楼妓院里的那些头牌花魁,往那里一站就有许多人都为她们一掷千金。凭这个妹子的姿色,怎么也能稳坐花魁交椅吧,到时候这妹子还不成了他们的摇钱树。

    王氏碰见杨氏后并没有急着唐突,只是假装问路跟杨氏交谈了几句,只是杨氏是乡野里长起来的,说话很带了些“乡野气息”,很让自小就接受大家闺秀教育的王氏皱了皱眉头。但王氏转头一想,乡野姑娘也有乡野姑娘的好处,心思简单,没这么多心机,容易控制。

    王氏回来之后,让人去查了查杨氏的底,属相、生辰八字都和谢远樵合得上,最重要的是,去的人看了杨氏的面相后回来跟她说,杨氏有宜男相。

    本就是挑妾室,也不用挑得多仔细,这个若是不成再另挑一个就是。王氏听完,便带上银子去了杨家。

    王氏去到的时候,杨家正一阵鸡飞狗跳,杨氏正拿了菜刀叉着腰跟她的兄嫂干仗,她的兄嫂站在旁边不敢上前,正滔滔不绝的跟她说着去青楼上班的重重好处,门外还站着一个老鸨带着一群身材强壮的威武大汉,老鸨正骂骂咧咧的说着杨氏若不跟着他们走怎么让她好看。

    王氏不用多问都能知道怎么回事,很是皱了皱眉头。

    她这“官夫人”的身份还是很能压人的,加上她带着来的人也不少,气势上也压过了老鸨带来的人。

    民不与官斗,老鸨也不敢跟官家抢人摊上事,最后只好骂了声晦气,从杨家父兄手里要回了银钱走了,走之前深深的看了杨氏一眼,十分可惜了一下,心想这姑娘虽然性子泼辣了一点,但长得这般绝色,她若是好好调教一番,不愁不成她楼里的摇钱树,偏偏这时候出来了个截胡的程咬金。

    老鸨带着人走后,王氏也不跟杨家父兄多话。她既然探过杨氏的底,自然也知道杨家父兄是怎么样的人。直接让人拿出早就准备好的卖身契和二百两银子,道:“签字画押吧,这银子归你,你妹子我带走。”

    杨家兄嫂虽然不甘愿,但也不敢多争执,签了卖身契拿了银子,然后就只敢跪在一旁了。

    王氏再转身到杨氏旁边,柔声笑了笑,问道:“你愿意跟我走吗?”

    杨氏想了想,犹豫了片刻,心想这女子不管是不是坏人,跟着她走以后际遇再差也好过跟着兄嫂让他们给卖到青楼里去。

    杨氏将手里的菜刀一扔,拍了拍手,也没跟王氏说愿不愿意,走到杨家兄嫂跟前,重重的哼了一声,骂道:“你们两个烂屁股烂心肠的黑心家伙,早晚出门让雷给劈死,让马车压死,吃饭噎死喝水呛死,以后见你们一次打你们一次。”

    说完重重的在杨家兄长的手上踩了一脚,然后便站到了王氏带来的那些下人中间了。很明显这是愿意跟王氏走的。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