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七章 谢凤英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将杨氏带回府中之后,让人将她拾掇干净,换上云罗绸缎,却是更让人惊艳了几分,只是一说话,身上的“乡野之气”怎么都洗不去。

    王氏让身边的麽麽将她教导了几天,然后摆了两桌酒,送到了丈夫的房里,就这样,杨氏便成了谢府的五姨娘。

    杨姨娘既然长得好漂亮,谢远樵又是贪色多情的性子,初始相见,自然很让谢远樵心喜。但喜不到两天,杨姨娘身上的粗俗之气就让他很不喜了。

    谢远樵自小就是诗书浸长起来的,虽然贪色多情,但喜欢的是有知识有文化有诗情画意的漂亮姑娘。

    每每谢远樵跟杨姨娘谈起话来,他谈的是琴棋书画,杨姨娘说的却是鸡鸭牲畜。谢远樵拉着她的手笑意情浓的念“一顾倾人城,再顾倾人国。宁不知倾城与倾国?佳人难再得”,杨姨娘却睁着大眼睛一脸懵逼,然后自顾自叽叽喳喳的骂起了娘家的兄嫂:“……这两人都是黑心烂肠的烂瓜,嘴里长脓肚里长疮,上茅房都掉茅坑里,我以后见他们一次就打他们一次……”

    谢远樵听着很是皱了皱眉头,只觉得这些话真是粗鄙不可入耳,十分考验他的耳朵。

    谢远樵在杨姨娘长得十分貌美和杨姨娘粗鄙不堪当中来回犹豫摇摆了几分,最后觉得杨姨娘若是少说话,还是可以宠上一宠的。

    杨姨娘在谢远樵身边呆了些日子之后,也感觉出来了这老爷好像不喜欢她说话,于是有所节制的尽量少说话。

    如此谢远樵每次来杨姨娘屋里,一人坐在旁边拼命忍着不说话,一人沉默品茗也无他言,喝上两口茶之后拉上杨姨娘直入床帏直奔主题,如此两人也算得上“和谐。”

    杨姨娘得宠颇多,一年之后不负众望,产下一子,便是谢凤英。王氏将孩子抱到自己房里,养在自己膝下,这个孩子便当是杨姨娘替她生的。

    但王氏大抵觉得夺人之子有伤天和,心中过意不去,便允杨姨娘生下第二个孩子。三年之后,凤卿出生,因是姑娘,王氏便又允许杨姨娘生下第三个孩子,直至又三年之后,谢凤明出生。

    杨姨娘出身贫苦,进了谢家之后,所穿所用所吃的,皆是她以前享用不到的东西,简直让杨姨娘花了眼。

    若说刚进府的几年,谢府的陌生和规矩森严让她还有所顾忌的话,等到谢凤明出生,她大抵觉得膝下有靠了,人自然就心宽体胖起来,吃穿用都少了顾忌。

    她这心宽体胖是真的“胖”,生下谢凤明不过一年的时间,她就让自己从一个窈窕细柳腰的美人变成了一个膀圆腰粗的胖女子。

    与杨姨娘这身瞟子肉往反方向发展的,还有谢远樵的宠爱。总之就是,她失宠了。

    但就算这样,生有两个儿子在手,长子又被抱养在王氏膝下当成嫡子养着,谢府之内,也没人敢小看她。

    既然没有人为难她,杨姨娘便越活越悠闲自在,越悠闲自在便越心宽体“胖”,然后循环。

    说来也奇怪,自从杨姨娘进府之后,其他姨娘也陆续有孩子出生,可奇怪的是,一溜溜的全都是姑娘,偏就杨姨娘生了两个儿子出来。

    杨姨娘长得胖,如今又养尊处优,平日里走一小段路都累得不行,今日一路追到府外去找杨家兄嫂又走回来,早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了,扶着樱桃的手,一边喘气一边咧咧叫:“哎哟,我这双老腿,可累死老娘了。”

    樱桃对杨姨娘说话口无遮拦早就已经习惯了,扶着她的手道:“姨娘,我扶您回屋吧。”

    杨姨娘摆了摆手,道:“你等一等,我还要去找三少爷。”

    樱桃刚想劝她什么,杨姨娘却已经甩开她又一脚深一脚轻的往外院去了,走起路来一摇一摆的,像是熊猫一样,颇有些憨态好笑。

    杨姨娘去往外院的时候,谢凤英正好就在自己书房里。

    谢凤英念书刻苦,平日里就算放松的时候也会让自己练练字。听到下人传杨姨娘来了,连忙让人将她请了进来。

    等杨姨娘进来后,他笑着唤了一声“姨娘”。

    谢凤英的长相遗传了谢远樵和杨姨娘的好相貌,俊美清雅,美如冠玉。笑起来的时候,眉眼间还是看得出像杨姨娘多些。

    他见杨姨娘走路有些一瘸一拐的,便要伸手去扶她,杨姨娘却挥开他的手,却恭敬的唤了一声:“三少爷。”

    然后伸手在身上掏阿掏的,掏出了五两银子放在了旁边的书桌上,再跟谢凤英道:“三少爷,你给我那哥嫂的银子我帮你给要回来了,您赶紧收好。以后您可千万不能再给他们银子了,那两个就是吸人血的臭水蛭烂虫,您这次给了他们银子,以后他们就都黏着你,甩都甩不掉。”

    谢凤英虽然是杨姨娘生的,王氏养着谢凤英但是关于他生母的事却从来不瞒着他,也并不禁止谢凤英跟杨姨娘相处。但就算这样,杨姨娘可从来不敢真当谢凤英是自己的儿子,向是将他当成正房的嫡少爷来对待的,客气恭敬有余,亲近不足。

    谢凤英看了桌上的银子一眼,转头看着杨姨娘,又唤了一声“姨娘……”可接着却又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杨姨娘说完了这些话,却也不知道还要说什么,她又向来知道自己嘴俗怕说出来的话污了谢凤英的耳朵,便手放在衣服上擦了擦汗,又跟谢凤英道:“那,那要没什么事,我就先回去了,三少爷你继续好好念书。”

    走时又想起了什么,指了指桌上的银子,道:“那银子你可得好好收起来,别让人拿了去。”

    等杨姨娘走了之后,谢凤英坐在椅子上没动,眼睛却一直看着桌子上那静静躺着的五两银子,脸上却有些胀红,从脸颊一直红到了耳根里面去,表情更有些窘迫。

    谢凤英最后也没有去碰那五两银子,倏的一下站起来,对身边的小厮观墨道:“你将那银子收起来吧。”

    观墨道了一声是,将银子收了起来,心里却是叹了一口气。这银子以后只怕都是压箱底的命了,三少爷是绝对不会用它们的了。

    杨姨娘也真是的,三少爷给杨氏夫妇银子是怕他们杵在门口大吵大闹让丢了她的面子,偏杨姨娘却追出去将银子要了回来。这要了回来就要了回来吧,她偏偏还还回来了,显得她和三少爷的关系十分生分一般,这让三少爷的面子往哪儿搁。

    观墨转头再看谢凤英的时候,却看到他已经平静的重新铺了纸墨笔砚,执笔沾了墨重新练字,仿佛刚才的事情并没有影响到他一般。

    只是脸上依旧羞红的耳根,以及下笔有些重的练字,让人知道他心里并不如面上平静。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