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四章 谢朱旧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到了晚上,正房里。

    王氏也将谢远樵请了过来,说了今日在福王府发生的事情。

    谢远樵听完后也脸上也有些愠怒,道:“那丫头,我好米好饭的养着她,她不知感激倒罢了,反倒是做出这种事情来让我谢家为难,真是不知好歹。她既不知感恩,我自无需再管她死活,夫人该怎么做就怎么做吧。”

    王氏脸上有几分讽刺,淡声道:“瞧老爷说的,朱氏虽是您的妾侍却也是你的表妹,如意虽非您的亲生女儿算是您的表侄女,该怎么处置她自然该老爷拿主意。”

    谢远樵脸上有几分不自在,轻“咳”了两声端起茶杯来装作喝茶来遮掩。说起来当初纳朱姨娘为妾这件事,的确是他做的不怎么地道。

    朱姨娘不仅是谢远樵的表妹,当年与谢远樵还身有婚约。谢远樵与谢凤英一样,是妾室之子养在嫡母身边,嫡母自小为他定下了与自己娘家侄女的婚约,只等着两人成年之后两家亲上加亲结成秦晋之好。

    朱姨娘长得还算十分不错的,年少时也算娇俏单纯,谢远樵少时见的世面有限,对朱姨娘这个又有名正言顺婚约的未婚妻很有些情窦初开。

    只是不成想,还没待得谢远樵长成,家中父母接连去世。族中叔伯欺其年幼,打起了其家产的主意,处境很有些艰难。偏偏这时候朱姨娘家作为谢远樵的舅家,不仅没有帮衬外甥,反而打起了退婚的主意,将朱姨娘另嫁他人。

    那时候的谢远樵自然也感受到了世情冷暖,特别是对舅家见其落难便退婚的举动,心中就是不怀恨却也憋了一股怨气,后面越发的发愤图强,终于高中题名,最后又娶了当时礼部尚书王大人的孙女,虽然是个庶出的孙女,却也是十分的高娶。

    另观朱姨娘,当时嫁的也算不错,丈夫年纪轻轻便进士出身并被外放到地方任县令,可惜就是运气不太好,没有几年就因为贪污罪被问斩,朱姨娘和邓如意作为罪臣家眷虽然没有被株连,但是朱姨娘带着邓如意回到娘家却是被娘家所不容赶了出来。

    而这时候朱姨娘偏巧又遇上了已经金榜题名当了官,又高娶了王氏的谢远樵。谢远樵对这个年少时倾慕过的女子大约还有点绮思,尽管她已经嫁过人还生了孩子,一来二去的两人又勾搭上了,等到朱姨娘有了身孕便纳了进门。

    也难以知道谢远樵对朱姨娘的那点绮思是出于年少时没有得到的不甘,还是因为初恋的难忘,总之等他真的得到朱姨娘之后,却觉得朱姨娘也就泛泛,并没有自己想得那么好,何况当时比朱姨娘更年轻更漂亮的柳姨娘和杨姨娘接连进门,谢远樵没过多久就将朱姨娘摞开了。

    所以朱姨娘进门之后实在没有风光多久,接着便长年失宠。

    谢远樵到底是官场打滚起来的,不自在便也只是那么一会儿的功夫,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口茶,放下茶杯便已经一本正经的说道:“看夫人说的,我将后院的事情全权交由夫人,自然是对夫人全然信任,以后怎么处理如意那丫头,夫人拿主意就是,不必知会我。”

    王氏也是知道见好就收的,自然不会揪着不放,点了点头。

    谢远樵看了看外面的天色,又对王氏道:“这天色不早了,我就在你屋里歇了吧。”

    王氏倒是有些惊讶,谢远樵是贪鲜喜新的性子,色衰爱弛,王氏同样是早已失宠于谢远樵了。

    只是王氏娘家的身份摆在那里,她自己也有手段,加上谢远樵对嫡妻尚算尊重,便是无宠,王氏在谢家也没人敢小瞧她。王氏对谢远樵的宠爱也早已看淡,是从不管他宠爱姨娘的。

    现在谢远樵身边正得宠的是解语花柳姨娘和年轻貌美的陈姨娘,从正房到姨娘住的厢房也不过就几步路的路程,可没有天色晚了不便再去姨娘屋里情况。

    不过王氏想了一下,如今岁末年初,过完年开了春,谢远樵就要为考评升迁四处走动了,到时候自然要用到她们王家,他此时的行为倒也不难解释。

    王氏虽然已经看淡谢远樵的宠爱,却他来了她屋里却也不会将他往外推,便道:“那妾身让人提水来给老爷沐浴。”

    谢远樵点了一点头,然后便握起王氏的手,感叹道:“这些年辛苦夫人了,这些年若无夫人的辛苦相夫教子,让为夫无后顾之忧,为夫也不会有今天。”

    王氏淡淡笑了笑,却并不说话。这些话她听听就好,若真将他的感激当真,那就是她的天真了。

    早上起来,王氏送走了谢远樵,自己梳妆收拾齐整并用过早膳,便打算将一些没办完的事情办完。

    首先一个是将这个月的份例发放下去,因着年关将近,这个月的份例自然也要繁琐一些,还有就是过年时该置办起来的东西都置办起来了。

    西跨院的谢蕴湘看到正房送过来的份例时,脸上老大不高兴。将自己份例里的东西翻了两三遍,然后不高兴的嚷道:“我明明记得我的份例里还有一支簪子的,怎么没有了,是不是你们偷拿了我的东西?”

    盛麽麽连忙道:“六小姐可不能冤枉老奴,老奴哪里敢偷拿小姐的东西。”说着笑了笑,道:“夫人说了,六小姐前日从七小姐那里要走一支簪子时既然说了等份例发下来就拿一支新的还给七小姐,夫人怕六小姐忘记了,便直接帮六小姐从份例里挑了支好的分给了七小姐。六小姐若是不信老奴的话,可以直接去问夫人。”

    谢蕴湘气拍着桌子道:“凭什么拿我的簪子,我要了她的簪子,父亲过后就补了她一支更好的簪子,凭什么还要拿我的簪子。都是谢家的女儿,母亲凭什么这般偏心……”

    朱姨娘在旁边听她越说越不像话,大有埋怨王氏之意,连忙捂住她的嘴巴,阻止道:“好了好了,你少说两句。少了一支簪子,不还有好几支簪子吗。”说着又有些讨好的看向一旁的麽麽,道:“六小姐有些不懂事,几位麽麽多担待些,可别再夫人面前……”

    麽麽从始至终都面上含笑,道:“三姨娘哪里的话,老奴们什么都没听到。”说着又道:“六小姐的份例已经送到了,那老奴就告辞了。”

    朱姨娘连忙塞给她二分银子,这才让麽麽下去。那麽麽一出了门,眼睛瞄了一眼身后的门,脸上却有些不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