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五章 欺负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蕴湘早就憋了一肚子的怨气,此时以簪子为导火线,便忍不住要闹出来,又跺脚又拍桌子的哭闹道:“你们都欺负我,谢凤卿欺负我,邓如意欺负我,连这些老货都不把我放在眼里。”

    朱姨娘拉着她一边安抚一边道:“好了好了,老爷和夫人都偏爱七丫头,你忍让她一点,惹恼了你父亲和夫人,可没好果子吃。”

    谢蕴湘越听朱姨娘这样说越生气,转过头又瞪着朱姨娘气汹汹的道:“连姨娘你也欺负我,你说你和邓如意是不是一伙的,你们一起利用我。邓如意说是要帮我接近世子爷,结果她自己却跑去勾引福王殿下了。她这个骗子,而且她不要脸。”

    谢蕴湘虽平时不够机灵,但昨日邓如意被福王另眼相待之后也反应过来了,若邓如意真成了福王的人,那她就绝对不可能再跟福王世子的了。哪有亲姐妹两个,一个跟了父亲一个跟了儿子的,谢家和福王府都是要脸面的。

    朱姨娘拿了帕子给她擦眼泪,一边道:“你这说的是哪儿的话,姨娘平时对你怎么样对你姐姐怎么样,你还不知道啊。你姐姐做出这样的事来,阻了你的前程,姨娘也生气。”

    说实话,邓如意和谢蕴湘虽然都是朱姨娘生的,但是手心肉厚手背肉薄,总会分出个彼此来。朱姨娘如今身在谢家,自然谢蕴湘这个女儿才是她的依靠,邓如意这个她与前夫生的女儿,反而成了她的拖累,所以平时她也自然是更偏心谢蕴湘一些的。

    昨日在福王府邓如意闹出那等事情来,朱姨娘一开始的确是生气她的自作主张。但她回来后想了一想,分析了一晚上的利弊,又觉得这样也不错。

    凭如意的身份福王正妃的位置是不敢想的,两个侧妃的位置又被占了,但如意在福王府做个有名有份的侧夫人还是可以的,侧夫人也是上得了皇家玉牒,生下的孩子也是正经的龙子凤孙。

    如意正年轻漂亮,若是得了福王爷的宠爱,就是老爷和夫人也不得不给福王面子,她身为如意的亲娘,在谢家的日子自然也会好过许多。不说别的,至少柳氏杨氏陈氏这几个就不敢再小瞧她。

    只是这些话,她自然不能对谢蕴湘说。若让谢蕴湘知道了她的想法,那她还不闹翻天了。

    另一边,凤卿看到自己的份例里多出来的一根品质还算不错的簪子时,自然就明白是怎么笑了笑。

    凤卿拿起那支簪子左右看了看,忍不住笑了笑。

    盛麽麽在一旁笑道:“六小姐老是从您这里要东西走,也不能总是让您这个当妹妹的吃亏。夫人做事向爱公平公道,是最不喜欢看人吃亏的。”

    凤卿笑道:“是,我谢过母亲的体贴。”

    盛麽麽含笑了笑,这才退了下去。

    等盛麽麽走后,珊瑚看了看凤卿手里的簪子,笑着道:“小姐,这簪子倒是不错,虽然品质比不上老爷和夫人平日里补贴您的那些,但精致雅巧,也值不少银子呢。”

    凤卿笑对她道:“你喜欢?”将簪子递给她:“那给你吧。”

    珊瑚倒是不推辞,笑着收了道:“那奴婢就谢过小姐的赏了。”说着又故意小声的凑在凤卿耳朵边上道:“奴婢一定戴着它好好的在院里晃两圈。”

    珊瑚是凤卿奶娘的女儿,凤卿待她向比对别的丫鬟亲厚,闻言也只是笑着轻拍了一下她的脑袋,道:“下去吧。”

    珊瑚笑嘻嘻的将簪子插在了自己的发髻上,笑嘻嘻的跑出去了。

    因她现在梳的还是双丫髻,此时戴着那么一根精致的簪子,实在有些不甚相衬,但也因此头上的簪子越发的引人注目。院里的其他丫鬟看到了,总要停下来忍不住要问一问这簪子。

    珊瑚倒是一点不隐瞒,笑嘻嘻的回答是七小姐赏的。

    谢蕴湘知道后,又是趴在桌子上大哭了一场,一边哭一边道:“谢凤卿是故意的,她肯定是故意气我的。她就是想告诉我,我看在眼里的簪子,她随手就赏给了丫鬟。”

    朱姨娘这下子,是连劝都不知道怎么劝谢蕴湘了。

    另外一边,谢蕴锦打开自己房间的窗户,看着外面珊瑚正站在一群小丫鬟中间,笑容得意的炫耀凤卿赏给她的那支簪子,引得旁边的小丫鬟又是稀罕又是羡慕。她默了一会,便重新关上了窗户门。

    房间里面,年幼的谢蕴绣正拿着青菜喂她怀里的小兔子,一边喂还一边念念有词:“快吃,今天天气好,等吃完了我带你出去晒太阳。”

    那小兔子是蕴绣养的小宠物,那还是凤卿送给她的,蕴绣稀罕得不行,十分宝贝的养了大半年。

    谢蕴锦笑着对她道:“来,绣儿,跟姐姐说说话。”

    谢蕴绣将注意力从兔子身上收回来,望向姐姐。

    谢蕴锦问她道:“绣儿,你跟姐姐说,姐妹里边除了姐姐我,你觉得谁最好?”

    谢蕴绣想都没想,马上回答道:“七姐姐最好,五姐姐也不错,六姐姐和九妹妹就坏透了。”

    九妹妹老是抢她的东西,六姐姐老喜欢摆着姐姐的款教训她,七姐姐平时很照顾她,五姐姐虽然也很好,但跟她们不是一个爹爹,她是叔叔家的女儿,关系又隔了一层。至于邓如意,都没有被她算在姐妹之列。

    谢蕴绣年纪虽然小,但心里也有一杆秤,秤里称着她心里的亲疏远近。

    谢蕴锦倒是一点不意外妹妹的话,她们这些姐妹里面凤卿是最会做人的。且为人恩怨分明,谁对她好,她便会加倍的对人家好,但若谁对她不好,她也绝不会手软。

    谢蕴湘从小跟她针锋相对到大,从来就没有赢过,却到现在都没长好记性。

    谢蕴锦坐在椅子上,脸色温柔的摸了摸妹妹的脑袋,柔声道:“绣儿,姐姐很快就要出阁,你年纪小,姐姐总有些放心不下。姨娘身为侍妾,也不能整日和你在一起照顾你,所以姐姐有些话叮嘱你。等姐姐出阁之后,在府里怎么行事你就跟着你七姐姐学,她怎么做你就怎么做,平时多跟你七姐姐亲近。平日若是你六姐姐、九妹妹或朱姨娘陈姨娘叫你做什么,你就装听不明白。”

    她最怕就是妹妹年纪小心思单纯,不小心就被谢蕴湘和朱姨娘陈姨娘这些人忽悠了去利用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