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十七章 不服
    ,精彩无弹窗免费!

    珊瑚心惊肉跳的跑回东跨院进了凤卿的房间,一边拍着胸口一边道:“好险,盛麽麽板起脸发起怒来,还真让人害怕。”

    凤卿正坐在屋里手持一本书,一边看书一边拿笔做着笔迹,闻言回过头来看着珊瑚道:“你跑到西跨院去了?”

    珊瑚想起凤卿之前是叮嘱过她不要往如意小姐身边凑的,此时怕她生气,便不由走过来给她斟茶笑着讨好道:“奴婢不是想帮小姐打听一二那边的情况吗,免得小姐成了个睁眼瞎子,府里发生了什么事情都不知道。”说着又悄声跟凤卿道:“也不知道如意小姐在福王府做了什么事,我看夫人和盛麽麽都好生不高兴,盛麽麽还不许人乱打听,一同住在西跨院的六小姐和九小姐身边的人都不能靠近,连朱姨娘都不许进去看如意小姐。”

    凤卿放下手中的书和笔,接了她递过来的茶,看着她严肃了几分道:“恐怕做的不是什么好事,这些事情怕还与闺誉有关,不宜让我们这些未出阁的姑娘家听到。母亲禁止我们打听,这是对我们的体贴。你以后也不许往那边凑了,不然盛麽麽要罚你我可不管你。”

    珊瑚吐了吐舌头,对凤卿屈膝道:“是,小姐。”

    凤卿点了点头,继续看书去了。但这一次精神却没有这么专注,心里忍不住想着邓如意那边的事。

    另外一边,西跨院里。

    邓如意看着丫鬟端进来的晚膳,三荤二素一饭一汤,与她从前在谢家的份例并没有什么不同,今天甚至还有一道她爱吃的三鲜鸭子。

    但今日她却没有任何的胃口,摆了摆手让丫鬟将晚膳都撤下去,开口道:“我今日没什么胃口,这些饭菜赏给你们吃了吧。你们去厨房帮我要两个煮鸡蛋来当晚膳,记着,一定是要带壳儿的水煮鸡蛋。”

    丫鬟看了她一眼,也没说话,屈了屈膝就端着饭菜出去了,将饭菜分给了门外的两个婆子。

    另外一个丫鬟斟了杯茶递给她,邓如意看了看杯子里深色的红汤,上面隐隐还冒着热气,弥漫着祁门红茶的茶香。

    邓如意道:“帮我换杯白开水吧,从今日起我只喝白开水。”

    丫鬟没说话,放下茶水,另外给她换了杯白开水。

    邓如意抿了一口,突然想到了什么,将嘴里的水吐掉,将杯子放了下来,却是连白开水也不喝了。

    门外一个麽麽站在窗口看了她两眼,然后转身去了盛麽麽那里,盛麽麽则又转身去了王氏屋里。

    王氏正在给一篮子的茶花剥出蕊来,她心烦的时候便喜欢找些事情来做,这样才能将自己的思绪放空,然后好好想清楚下面怎么做。

    她将剥了蕊的茶花递给旁边的丫鬟,道:“将这些茶花送到厨房去,让厨房做些太师糕,晚上送到老爷和两位少爷的房里当夜宵。”

    等丫鬟出去之后,王氏才用帕子拭了拭手,不咸不淡的跟盛麽麽说道:“她倒是小心。但再小心也不过是个没经过多少事的丫头,除非她不吃饭不喝水,不然我就能让东西入到她的肚子里去。”

    盛麽麽不说话,这位如意小姐是有些心机,但再有心机在多活了几十年经过大风大浪的王氏面前也不够看的。

    邓如意坐在桌子前,拿着一颗煮鸡蛋轻轻的磕了剥着吃。

    她的确是在防着王氏,比起裸露在外可以直接入口的东西,这些带壳的东西能让人动手脚的地方就小得多了,吃起来也让人更放心。

    虽然会得罪王氏和谢家,但她也不后悔委身于福王。她已经十九岁了,她不为自己的未来筹谋,难道真的要枯熬在闺阁中吗。

    王氏向会假扮好人,前些年装模作样的给她说过几门亲事。但是她说的那些亲事都是什么人家,不是家中只有百亩良田的小绅,就是家中只有一二间铺面的小商贾,再不然就是个穷秀才,连个有举人功名的都没有。

    凭什么,她也是正经的官家千金,虽然父亲当年获罪去世,但她也是金娇玉贵着长大的千金小姐。凭什么谢蕴锦能嫁给县令的嫡子,她就只能配这些走夫贩卒。难道嫁了人之后,还要她跟着下田种地或抛头露面去卖货吗?

    她不服,她就是不服,她自认不比他谢家的哪一个姑娘差,凭什么她要过这样的日子。

    父亲早亡,母亲偏心妹妹早将她忘在脑后了,十几年寄人篱下只能看人脸色过活,没有人帮她那她只能为自己筹谋了。

    福王虽然年纪大了些,她入福王府也只能做个侧夫人,但好歹也算是宗室,等以后生下一儿半女,谁又能小瞧她。

    邓如意越想越觉得自己前程明朗,这种寄人篱下受人压迫的日子就要到头了,以后她会让所有这些瞧不起她的人都嫉妒她的风光。

    邓如意从福王府回来算件不大不小的事,谢府里揣测和拿这当闲聊的话题的挺多,一向爱凑热闹的杨姨娘更是忍不住到处乱插一嘴,先是想从凤卿这里打听到点什么,见凤卿嘴紧,又忍不住跑到柳姨娘那里嘀咕,一边磕着瓜子一边道:“我看邓家那丫头肯定是在福王府干了没脸的事情。”

    柳姨娘在府里向与人为和,此时只是含笑陪着并不说话。

    杨姨娘吐掉瓜子壳,又道:“你说她是跟老子有一腿还是跟小的有一腿?”

    柳姨娘嫌弃杨姨娘说话粗俗,但又不好说什么,结果她跟着又来了一句更露骨的话,道:“说不定肚里连货都有了,她娘当年可不就是揣着货进门的。”

    柳姨娘心中无奈,只好拿点心堵住她的嘴,将桌子上的枣泥糕移到她的跟前,笑着道:“杨妹妹,你吃些点心吧。厨房新做的,味道很不错。”

    虽然府里有点小骚动,但王氏还是极力减弱邓如意的事对府里气氛的影响。

    春节将至,府里张灯结彩,大红灯笼高挂,春联新贴,连府里下人的衣裳都是新做的鲜艳颜色,很有过年的喜庆气氛。

    谢远樵是早已不用去府衙当值了,但每日还是忙得不可开交,时常见不到人,便是人在府里不是见客就是梳理公文,少在内院走动。

    而王氏这里同样忙得手忙脚乱,便只好抓了凤卿来做帮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