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二章 碰壁的谢大人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远樵进来正房的时候,王氏正在伏案写字,写两个字就停一下笔斟酌两下,再重新动笔。

    谢远樵坐在椅子上,从丫鬟手里接过茶,一边看着王氏,笑着道:“夫人在写什么,写得这么认真?”

    王氏并没有抬头,继续写着道:“给华儿的回信,已经耽搁了好些时日了,今日才终于抽出空来写。”

    王氏说的是她与谢远樵的嫡女,早年已经出阁的谢蕴华。

    谢远樵笑着道:“给闺女的信还值得你这般认真和仔细推敲。”

    王氏道:“老爷不知道,妾身这是有事要拜托华儿呢,所以才要仔细写将事情说清楚,免得华儿误解了我信中的意思。”

    说着放下笔,将两页纸的信拿起来仔细看了一下,又继续道:“蕴锦的亲事已经定了,接下来的蕴湘和凤卿的年岁也不小了,该将她们的婚事考虑起来了。虽说不是急着马上要她们出嫁,但哪家的姑娘许亲,三书六礼下来也需要个三年四栽,自然该要早点打算。我看老爷在福州接连两任都干得不错,听父亲的意思绩评能得个优字,老爷这些日子一直往京中疏通关系,想必这一任终了,过了年京中就会有旨意将老爷调回京中了吧。既然如此,蕴湘和凤卿的亲事自然是定在京中好些。我离京日久,不知道京城中各府上的情况,所以只好拜托华儿多留意。”

    谢远樵听着“嗯”了一声,点了点头,道:“的确是该为她们打算了。”但他接着又道:“不过夫人只需考虑湘儿的亲事就成了,凤卿的婚事我另有主意。”

    王氏将手中的信放下来,抬眸看着谢远樵道:“自来姑娘家的亲事都是当母亲的分内事,华儿、蕴锦的亲事也都是我相看的,怎么独独凤卿的亲事老爷另有主张?”说着笑了笑,一副玩笑的模样道:“老爷莫不会是看凤卿模样长得好,性儿也好,便想拿闺女当自己仕途的垫脚石,琢磨着将凤卿送到高门大户里去给人做侧室吧?凤卿虽非妾身亲生,但也是妾身看着长大的,老爷若是真打着这样的主意,妾身可是不依的。”

    谢远樵听着脸上顿时一敛,冷了几分,将手里的茶碗往桌子上重重一张,愠怒道:“夫人这说的是什么话,难道老爷我会推着自己的闺女入火坑。卿儿自小深得我宠爱,我自然是为她好的打算。”

    王氏看着谢远樵,他的话只是避开了话题,却并没有否认可能会让凤卿去给人为侧。

    王氏继续柔笑着道:“看老爷,妾身不过是开个玩笑,这么激动做什么。”说着吩咐屋里的丫鬟道:“春儿,去给你们老爷重新上一碗茶来。”

    完了又道:“哦,妾身忘了问老爷,燕王殿下可是已经走了?”

    谢远樵眉眼处还有几分愠色,闻言也只是微微“嗯”了一声,算是回答过了她的问题。

    王氏深叹了一口气,道:“说起这位燕王殿下,妾身倒觉得他有几分让人同情。他到福建来了也有两年,人人都说他是失了圣心被发配过来的。他那王妃在京中,自进门以来就一直病怏怏的,至今膝下连个嫡出的子女都没有。如今燕王府中,也就只有一位刘侧妃生了位王子和一位胡夫人生了位郡主,那位王子如今也只有两岁吧,听说他是燕王殿下离京后才出生的,自出生后就没见过父王。外面看起来燕王府风光,身在里面的女人怕却是有苦都没处咽。”

    谢远樵听着心中不悦,眉头顿时又冷了起来,颇为严肃的对王氏道:“皇室中事岂可随意编排,夫人是大家闺秀,怎么连这都忘记了。”

    王氏私自笑了一下,不由道:“看我,真是越活越回去了,妾身失礼了,以后再也不说了就是。”

    谢远樵茶也没心情喝了,他今日原本心情不错,结果先在杨姨娘那里被泼了一盆冷水,接着又在王氏这里碰了壁,顿时整个人都不好了起来。

    谢远樵也没心思再在王氏屋里待下去,站起来道:“夫人自己忙吧,我去看看柳姨娘。”

    王氏也没有留他,让人送了他出去。

    等他出去后,王氏瘫靠在椅子上,用手揉了揉太阳穴,深深的叹了口气。

    盛麽麽指挥丫鬟将茶碗等物都收拾下去,自己站到王氏身后,轻唤了一声“夫人”,然后手放在王氏的太阳穴上,轻轻的帮她按揉起来。

    盛麽麽道:“我看老爷的心思,倒是有些想将七小姐往皇家里送。”

    王氏轻“哼”了一声,道:“老爷的心思再明显不过,他这个人重权重欲,闺女的亲事在他心里也是可以利用的。”

    盛麽麽道:“看夫人的意思,倒像是不想顺了老爷的心思。奴婢知道夫人看重七小姐,也是为七小姐好,只是夫人是不是要先看看七小姐的意思。万一七小姐也有心入攀高枝呢,夫人此时的行为难保七小姐不会认为您是故意在阻碍她的前程,那就好心办坏事了。”

    王氏摇了摇头,道:“凤卿这个孩子的心思我心里还是有数的,她不会想嫁进皇家,更遑论是说与人为侧室。”

    盛麽麽道:“但奴婢却听说七小姐今日在燕王殿下面前表现得聪颖慧敏,侃侃而谈,在燕王殿下未表明身份之迹便猜出了燕王的身份,频频令燕王殿下青睐。”她若没有向上的心,又何须在燕王殿下面前如此表现。

    王氏道:“这才是她的聪明之处。老爷既然有心,又岂会不提前打好铺垫。恐怕在燕王进府之前,老爷就已经先让他对凤卿生了兴趣。这种情况下,凤卿一味低调敛慧,反而更引起男人的兴趣,倒不如表现出些许故意卖弄聪明的心思,让人以为她故意在吸引他的注意。燕王身在皇家,见的女人多了,自有其骄傲,心里恐怕不会喜欢自作聪明的女人,凤卿卖弄聪明的行为只会在燕王面前减分。”

    盛麽麽听着点了点头,心里认可王氏说的有些道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