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三章 着想
    ,精彩无弹窗免费!

    但盛麽麽还是有些不赞同王氏的做法,道:“夫人,您别怪老奴多嘴,这七小姐虽然比别的小姐们乖巧几分,但也毕竟不是您亲生的。您何必为了她跟老爷对着干呢,倒伤了您和老爷的情分。”

    王氏抿了一口茶,放下茶碗,对盛麽麽道:“我哪里是为了凤卿,我是为了凤英着想。”

    她自认为她这个嫡母做得算尽职尽责,但也没有为了姨娘的孩子豁出一切的心。但凤英不同,他虽非是她所生,但从出生的第一天起,就是在她膝下由她亲手一米一饭养大的,他是她的孩子。何况她与谢远樵,哪里还有多少情分之言。

    王氏接着道:“皇上年迈,这京城中的形势越发的复杂,燕王是嫡皇子,他这个身份,不管对那个位置有没有心都好,以后迟早是要搅合到夺嫡之争去。争储这种事,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若是站错队输了牵连全家不说,谢家如今根基浅,就是选对了主子,过早选队站营也容易被人当鸡杀了敬候。凤英还年青,等他成长起来可以出仕为官,新君大约已继,那时候才是他施展抱负的时候,为他着想,谢家何必去争这个从龙之功。”

    盛麽麽自然知道王氏对谢凤英的感情,愧笑了一下,道:“是奴婢想得浅了。”

    王氏摇了摇头,道:“你没当过母亲,自然不知道当母亲的心。”

    盛麽麽年轻的时候也是嫁过人的,只是运气不好,嫁人之后没两年丈夫就突遭不幸死了,也没有来得及留下一儿半女。盛麽麽后来也绝了再嫁的心,一心一意在王氏身边伺候。

    盛麽麽又问道:“那夫人您是真的打算让大姑奶奶在京城帮七小姐寻门亲事?”

    王氏道:“凤卿是凤英的胞妹,就是为了凤英能无后顾之忧,我也希望她以后能过得好。”她看重凤卿,待杨姨娘宽厚,可不仅是因为她们懂事安分的缘故。

    盛麽麽垂下头,王氏待三少爷怎么样她心里再清楚不过了,就是对待亲生的孩子也不过如此了。

    而在西厢房里,朱姨娘和陈姨娘也凑在一堆儿说话。

    朱姨娘一副悄悄的模样凑在陈姨娘耳边说话:“你听说了没有,今日燕王殿下驾临府中,但老爷却只交了凤卿那丫头前去磕头拜见。”

    说着甩了甩帕子,按了按嘴角,很有些不甘心道:“说起来老爷真是偏心,你家的蕴月就算了,毕竟年纪还小,但蕴湘和凤卿年龄相近,都是一样是老爷的女儿,但老爷却什么好事都只想着凤卿。”

    陈氏不屑的挑了一下眉头,哼道:“你这话什么意思,什么叫做蕴月年纪还小就算了,蕴月年纪还小就该被你们生的那些年纪大的把便宜都占尽了吗?”

    在燕王殿下面前露脸是多体面的事,就算蕴月年纪小不能和燕王有什么,但若是得了燕王的喜欢,以后也是受用不无穷。

    陈姨娘瞥了一眼朱姨娘,脸上很有些不屑。打量她不知道她心里打什么主意一样,她跟她说这些,固然是心里嫉妒,但更重要的不就是想挑唆着她去跟凤卿和杨姨娘对着干嘛。

    对早已失宠的朱姨娘,陈姨娘是很有些看不上的。

    朱姨娘道:“你看你,我不是跟你交好所以才在你面前抱怨了两句,你这么大气性做什么。”

    陈姨娘道:“你还是把你那些心思手段用在你自个的女儿身上吧,少在我面前耍聪明。”说着又哼了一声,讽刺道:“你的大女儿学了你一身的好本事,想必过完年就要一顶粉轿子抬进福王府了,你有这个闲情怎么不赶紧多教她些勾引男人的手段吧,免得进了福王府过不了几天就失宠了。”

    朱姨娘气得站了起来,脸色涨红的瞪着陈姨娘,怒道:“陈兰馨,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姨娘道:“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朱姨娘怒甩着帕子指着她道:“我好心与你交好你却不识好人心,你有什么好得意的,老爷现在宠你又怎么样,谁又没得宠过。你等着吧,早晚有一天老爷又会另宠了别人。”说完重重的哼了一声,道:“再得宠又如何,怎么不见你生个儿子出来,倒还不如人家不得宠却生了两个儿子的杨氏。”说完甩着袖子气哼哼的转身走了。

    陈姨娘被她的话气得也捶了桌子,府里人人都知道她想生个儿子却不得,而她尽踩她的痛处。

    朱姨娘从朱姨娘房里出来之后也不高兴,在门口想了一会转身去了西跨院,在门口却正好遇上给邓如意送饭的丫鬟,朱姨娘拦住她道:“等等,这是给如意送的晚膳?”

    丫鬟对她倒算恭敬,屈膝回答道:“是的,姨娘。”

    朱姨娘道:“把饭菜给我吧,我送进去。”说着就要去抢她手里提着的食盒。

    丫鬟对此却无比坚定,拨开朱姨娘的手,笑着道:“不用了,姨娘,这种活儿怎么能劳动您动手。再说了,大夫说如意小姐的身体不足需要好好调养,夫人下令不许人常去打扰如意小姐休养,就是您是如意小姐的生母也一样。”

    说完又对朱姨娘屈了屈膝,提着食盒就进去了。

    朱姨娘气得有些冒烟,在背后指着她道:“你们这些狗眼看人低的下贱奴才,就知道不将我放在眼里。如意可不是姓谢的,不归谢家管,我是如意的生母,凭什么不能见她……”

    丫鬟只作没有听见她的话,继续往前走着。

    朱姨娘虽然生气,但这些话她到底不敢跑到王氏或谢远樵跟前说,更不敢跟他们争一个谢家能不能管邓如意的问题。

    朱姨娘过了一下嘴瘾,心里依旧不畅快,转身气匆匆的回了自己的房间,举起房里摆着的一个梅瓶想要砸到地上发泄怨气,却最终舍不得,轻轻拭了拭梅瓶上的灰小心翼翼的将梅瓶放回原处了,最后只是哼了一声,道:“等着吧,以后早晚要你们好看。”

    然后幻想了一下邓如意在福王府得宠,连王氏对她都不得不客气的情形,心口的气这才消了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