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二十四章 除夕
    ,精彩无弹窗免费!

    转眼就是过年。

    谢家在任上,过年倒是没有这么多讲究,但王氏也还是办得热热闹闹的。

    算上妾侍姨娘和二房的人,一共十几口人。王氏让人在堂屋开了三席,谢远樵兄弟领着三位公子坐一席,王氏领着谢二夫人杭氏和谢家的姑娘们坐一席,四个姨娘在角落里另开了一个小席。

    至于府中的下人,王氏也提前给了他们压岁钱,并让人在下人房里开了几席,除了要在跟前伺候的,其他人都放了他们假让他们高高兴兴的吃个年夜饭。

    大约是为了取得团圆之意,王氏倒是让邓如意也出现在了年夜饭上。凤卿在座上看到她时,想着明明不过几日不见,倒觉得好像很久没有见到她了一样。

    她比前些日子清瘦了许多,但眼睛却亮的耀人,嘴角含笑,容光焕发。凤卿听说她这些天并不吃厨房送过去的饭汤,吃只吃鸡蛋或核桃一类带壳的东西,水也只喝白开水。

    大约是发现了凤卿在看她,邓如意将娇媚的目光移向凤卿,娇笑着问道:“七妹妹,你总看着我做什么?”

    凤卿笑了笑,淡淡道:“几日不见如意姐姐,只觉得姐姐又漂亮了几分,所以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邓如意翘着兰花指放在嘴边,眉眼含娇,“呵呵呵”的笑了几声,道:“在妹妹跟前谁敢遑论美貌,妹妹说这话我可要以为是要故意挤兑我了,谁不知道姐妹之中妹妹的模样是最倾城绝色的。”

    谢蕴湘一向是最不喜欢听到别人夸凤卿的,更何况还是一向顺奉她的邓如意,闻言忍不住摔了筷子,气愤愤的坐在椅子上。结果却被王氏瞪了一眼,不甘心的抿了一下嘴,才重新拿起筷子。

    凤卿笑了笑,摇了摇头不再说话,拿起筷子挑着眼前的一叠花生米吃。

    王氏吃完筷子里的一块鱼豆腐,放下碗筷,用帕子抿了抿嘴,才声音平和却严厉的道:“食不言寝不语,姑娘家无论何时侯都要记着自己的仪态。”

    杭氏则连忙笑着劝王氏道:“好了好了,嫂子,今天是除夕,别对孩子们太严格了,让她们松快一下。”

    王氏倒还算是给杭氏面子,闻言不再说什么,重新端起了碗筷吃起饭来。

    邓如意脸上不屑的微微瞥了下眼,接着眼睛扫了一眼其他的两桌。

    男人们的那一桌上,谢远樵正一边喝着酒一边跟谢凤英谈论诗书文章和科举,父子两人时不时的碰一下杯,谢远堪偶尔插上两句,一副老道学的模样点了点头,或者是指着谢凤英对自己的儿子谢凤良说要好好跟着哥哥学,谢凤明正低着头跟谢凤卿一样夹着眼前的一叠花生米,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没人理他,所以脸上老大不高兴……当然,这位四少爷十天里有九天都是摆着张臭脸,好像谁欠他五百两银子似的,一点都不讨人欢喜。

    姨娘那一桌里,杨姨娘和朱姨娘因为一碟西湖醋鱼应该放在谁跟前吵了起来,杨姨娘说话粗鄙,听得朱姨娘脸色涨红却不能用同样粗鄙的话回她,柳姨娘忙着给两人断官司,劝完了这个又去安抚那一个,陈姨娘则吊着一双眼高傲的俯视其他三位姨娘,看谁都不起。

    邓如意想了一下,突然站起来端起桌子前的酒杯,走到谢远樵跟前。她这个动作,倒是将其他人的目光都吸引过去了,连见了好东西就移不开眼的杨姨娘都抬起了眼来看着她。

    邓如意举着手里的酒杯对谢远樵笑着道:“父亲,我敬您一杯,祝父亲仕途亨运,步步高升。”

    说起来邓如意在谢家的身份其实很有些尴尬,她的亲娘只是谢远樵的姨娘,她喊谢远樵一声“父亲”,但她却是姓邓不姓谢。

    听闻朱姨娘刚进府的时候倒是想让邓如意改姓“谢”,与谢家的其他姑娘一起轮齿排行,但谢远樵却以其父仅存其一女,夺人香火有损德行为由拒绝了,这就导致邓如意这样不尴不尬的在谢家住着,既非亲女也说不上继女又不像是养女。这从另外一个方面来说,谢远樵其实也是没把她当自家人看待。

    谢远樵“啊”了一下,道:“是如意啊,我倒是好些日子没见你了,真是越长越漂亮,好,好。”说着拿起酒杯跟她对饮了一杯,接着又道:“过了年你就二十了吧,真是女大不中留,过完年家里就该送你出阁了。”

    邓如意最不想别人提起的就是她的年龄,此时听着脸上不由有些涨红,但却强做若无其事,继续一片情真意切的跟谢远樵“剖心”道:“不管女儿出不出阁,女儿永远记得父亲的养育之恩,即便到了夫家也必定以父亲为先,绝不敢有丝毫忘恩负义。”

    邓如意自然知道就算是入了福王府,娘家也是很重要的。她自己亲爹的那个家是靠不住的,此时自然希望能获得谢远樵的支持。所以这话,多少也是示忠之意。

    谢远樵点了点头,道:“你能这样想,我很欣慰。”

    吃完年夜饭之后,便是发压岁钱,然后守岁。谢凤良还是爱玩的年纪,拉着跟他同一个年纪的谢凤明要去放鞭炮。谢凤明今日被人冷落了一天心情十分不好,本不想凑热闹,但是谢凤良这个人缠人的功夫了得,就是谢凤明跟他生气也依旧笑哈哈的非要缠着他去。谢凤英怕两个弟弟玩炮竹会不小心将自己弹伤了,便跟在他们身后,没完没了的一个轮一个的啰嗦叮嘱着要小心,引得谢凤明和谢凤良十分的不耐烦。

    凤卿和谢蕴心陪着王氏和杭氏在打叶子牌,一晚上都是凤卿和王氏赢得多,引得杭氏连连摆手道:“不行了不行了,我们母女两打不过你们母女两,再打下去我这兜儿都见底了。”

    朱姨娘拉着邓如意和谢蕴湘在一边嘀嘀咕咕的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另外柳、杨、陈三位姨娘则在玩牌九,谢蕴锦则带着另外两个妹妹在玩猜谜。

    等过了午夜子时,放完了鞭炮迎完了财神灶神,王氏才让都已经哈欠连连的姨娘和姑娘们回房去歇着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