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四章 事故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盯着宋瑜,笑着道:“还没呢,我上头还有一个五姐,长幼有序,还轮不到我。再说了,你比我年长一岁,不也还没定下亲事吗?”说着又笑着揶揄道:“不过我听说,你这次住你外祖家,就跟你的亲事有关。怎么样,可是相中了哪家公子。”

    宋瑜顿时脸红起来,佯怒去抓凤卿的胸口道:“你这个小坏蛋,竟然敢揶揄我……”

    凤卿捂着嘴呵呵的笑了起来,跟宋瑜闹做一团。

    两人玩闹了一会,宋瑜重新坐了起来,却是轻声叹了一口气。

    母亲送她去外祖家住,的确是因为她的亲事。母亲怕嫁到别家去会受欺负,所以想将她许回娘家,看中的是她二舅舅家的表哥,这样她以后的公婆就是舅父舅母,丈夫是表哥,会好好照顾她的。

    可是二舅家的表哥她又不是没见过,她对他根本没有感觉。她跟母亲说了,母亲却说:“感情是慢慢培养的,你胜表哥的品行是娘自小看过的,读书也上进,模样也是清秀,你以后嫁给他不会埋没了你。”然后就将她送到了外祖父家整整住了一个冬天,说要让她跟胜表哥培养感情。

    可是一个冬天过去了,她对这个表哥还是没有感觉。

    其实这个表哥身上并无劣迹,在外祖家时对她也还算是体贴,但她就是没有那样的心思。有时候想到以后要跟他像夫妻一样生活在一起,她都觉得有些恐怖。

    宋瑜转头看着凤卿道:“有时候我想到,要是以后我们的夫婿与我们不是情投意合,这种日子该要多么痛苦。所以找夫婿,一定要是那种能心有灵犀的,你说是不是?”

    凤卿看着她取笑道:“小姑娘家家,说这种话,你也不怕害臊。”

    宋瑜一脸无谓的道:“这有什么,难道我们以后不嫁人,我们这般要好,私下里说说怎么了。你只说我说得对不对吧。”

    凤卿道:“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儿女婚事自然父母做主,哪有我们置喙的余地。”

    宋瑜道:“我最讨厌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了,迂腐。”

    凤卿叹道:“你跟我旁敲侧击的说了这么多,你就直接跟我说你想干什么吧?”

    宋瑜笑了笑,道:“知道你聪慧,什么都瞒不过你。其实不是我想干什么,是我哥哥想见你。”说着悄悄凑到凤卿耳朵边上,戏谑的小声道:“你一定知道他喜欢你。”

    说完回头望了一下,凤卿循着她的目光然后便看到了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羞涩的缓缓往她们这边而来。

    凤卿不由蹙了蹙眉,却看到少年已经走近了,脸色羞赧的看着凤卿,道:“卿妹妹,你来啦?”

    宋大人和宋夫人仅有一儿一女,长子宋臻,小女便是宋瑜。

    凤卿只得垂头对宋臻屈了屈膝行礼,道:“宋哥哥安好。”

    宋臻想去扶她,却被凤卿轻巧的避过了。宋臻有些不好意思,抓腮挠耳的涩笑道:“卿妹妹,我,我……”我了半天,却没有说出一句话来。

    宋瑜笑着打趣他道:“看哥哥见到卿儿,连话都说不全了。要不要我让开一点,让你们两个人单独说话呀。”

    宋臻一脸不好意思的低头笑了笑。

    凤卿笑了笑,避开话题道:“宋哥哥应该是过来给夫人们见礼的吧,宋哥哥快进去吧,怕宋伯母要来找你呢。”

    宋臻刚想说话,而在这时,一个丫鬟从花厅里面走出来,远远的看到宋臻,笑着道:“大少爷,原来您在这里,夫人正找您呢,让您去拜见花厅里的长辈们。”

    宋臻心中无限失望,却也只得对凤卿道:“卿妹妹,你等我一会儿,我等一下再来找你说话。”说完依依不舍的看了凤卿一眼,这才往丫鬟的方向走去。

    等宋臻走远了之后,宋瑜才转头故作不满的对凤卿道:“你对我哥哥怎么这么冷淡,你知道他一直很喜欢你。”

    凤卿看着宋瑜道:“男女授受不亲,我们都大了,瑜儿,你想让我怎么样?”

    就这时代对女子的不公之处,要是传出点什么来,吃亏的绝不会是他宋臻而只会是她谢凤卿。

    宋瑜被噎了一下,她也知道世上对女子的苛刻之处,今日的事情的确是她想得少了。

    宋瑜低头道歉道:“对不起。”但接着又抬头看着凤卿道:“其实我真的挺希望你当我嫂子的,我们要好,你要是嫁到我家来,可就没有姑嫂问题了,我娘也喜欢你,我哥哥就更不用说了,心里眼里全是你。我爹娘最近在给我哥哥相看亲事,我哥哥就去求我爹向谢伯父提亲,说他想娶你,可惜我爹跟谢伯父不和,听后十分生气,将哥哥打了一顿,说他要是敢娶谢家的姑娘他就当没生过这个儿子。不过我爹听我娘的,我娘同意了定然会劝服我爹的,所以现在只看你看不看得上我哥。”

    凤卿叹道:“你娘是不会同意我和你哥哥的亲事的。”她心里甚至可能比宋大人反对得更彻底,刚刚适时出现的丫鬟,便是一个暗示。

    宋瑜道:“怎么会,我娘这般喜欢你。”

    凤卿道:“喜欢故交家的姑娘和喜欢当儿媳妇是不一样的。瑜儿,你没有庶出的兄弟姐妹,你父母将你当成掌上明珠,生长的环境简单,许多事情你可能想得并不是那么清楚。你父亲是正三品官,你哥哥是嫡长子,且是唯一的儿子,以后他的媳妇是要撑起宋家的门面的。而我是庶出,生我的姨娘不过是个樵夫的女儿,我父亲的官职还在你父亲之下。我只问你,你兄长若是娶了我,我庶出的身份是能撑起你宋家的门面,还是能对你兄长的前程仕途有所帮助。这些事情说起来世故,但却是现实。”

    宋瑜看着凤卿,一时反应不过来凤卿的话,反应过来有瞪大了眼睛看着凤卿,再接着便又陷入了沉思。

    她从前从来没有想过这些事,她见母亲也很喜欢凤卿,还以为她也喜欢她嫁进他们家的。

    凤卿却已经拉着还在思索的宋瑜,道:“我们也回去吧,免得里面的长辈担心我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