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七章 惊马
    ,精彩无弹窗免费!

    王氏想了想,看了看远处正被某位夫人拉着手亲切说着话的蕴锦,倒觉得让凤卿先回去的确是目前最好的办法。

    一来她此时走不合适,且她今日有意让蕴锦在这些官夫人面前露脸,不能半途而废,二来她相信凤卿有能力压住陈氏收拾住府里的场面。

    王氏点了点头,又道:“你去跟你宋伯母辞个行,就说……”王氏犹豫了一下,正想该用什么理由。家里的两个小姐妹打架让大的那个破了相,因此两个姨娘也卷了进来争执,这是内宅不宁的家丑,自然不能直接往外说的。

    凤卿适时的接口道:“就说我身体不协,有些闹肚子。”

    小姑娘家用这个理由,大约都会被认为是来了月信,倒是不错的理由。

    王氏点了点头,便领着凤卿去了宋夫人身边,浅笑着低声凑在宋夫人耳边耳语了两句。而凤卿则配合的用手微微捂着肚子,低着头,脸上做羞红状。

    宋夫人听完含笑点了点头,看向凤卿,轻轻握了握她的手道:“既然不舒服,那就先回去歇着吧。以后有的机会来伯母家里玩。”

    凤卿脸上做十分抱歉状,道:“打扰了伯母的雅兴,侄女向伯母赔罪。”

    宋夫人拍了拍她的手,道:“说的什么傻话。”说着顺便又关心了两句,道:“回去的时候别忘记了多披件衣裳,女子此时最怕寒气。”

    凤卿道是,然后就辞别了宋夫人从花厅里出去了。

    谢蕴锦觉察到了王氏和凤卿这边的情况,悄悄的转了过了头来,正看到凤卿低着头往外走,不由心下疑惑。但因身边的夫人正跟她说着话,只好先将心思收回来,认真的听着夫人们说话,以免让人认为她对她们不尊重。

    凤卿宋家的大门,招手将一个家丁叫过来,吩咐他道:“你先骑快马去长胜街家里的药铺,让刘大夫多准备些治脸伤的药提上药箱,我乘马车过去顺道接她一起回府。”

    刘大夫是王氏药铺里的一个女大夫,当初凤卿随王氏外出进香时半路上遇见她行医救人却被当地的药霸欺辱,所以出手帮了她,并请了她在王氏的铺子里当大夫。

    但刘大夫的医术却是极好,当初凤卿提出的许多萃取药物的想法都是经过刘大夫之手得以实现,但因女子的身份,她的医术并得不到大多数人的认可。

    世情如此,在男人当权的世界里,女子不管多出类拔萃,不说男人就是女人都要在心里不屑一句“不过是个女人,能有多大的本事。”

    凤卿不知道蕴绣的脸伤得究竟多严重,府里有没有马上让人去请大夫,就是去请了估计也不会想到去请刘大夫。她相信刘大夫的医术,所以干脆顺道将她接上,不管蕴锦伤得重不重都是用得着的。

    家丁道了声是,立刻骑上马就走了。凤卿也上了马车,快马去了长胜街。

    等凤卿到了王氏的药铺,刘大夫大约还在收拾药箱还没下来,只让人等在门口跟凤卿说一声她很快就好。

    凤卿下了马车站在门口等,想着节省时间也没有进去。

    而恰在此时,长胜街前方的远处突然传来一阵骚动,忽远忽近的传来一阵杂乱而急促的“踏踏踏”马蹄声,一个男子的声音在远处急切而响亮的喊道:“快闪开,惊马了,都快闪开……”

    原本熙熙攘攘挤在街道中的人群突然往两边散窜,场面虽有混乱且百姓中也多有骂骂咧咧的,但不一会儿倒是将街道让了一条宽道出来。

    药铺的管事站在凤卿身边,举手遮着额头往马蹄声的方向看,叹道:“也不知哪家的公子纵马闹市,街上这么多人,也不怕伤着人。”说着深深的叹了一声,又对凤卿道:“小姐,您站到药铺里面去避一避吧,别让马给伤着了。”

    凤卿此时也往前方望了望,不一会儿就看到了策马而来的三个男子。领头的一身箭袖蓝衣,面容清雅俊朗,此时面上虽然黑沉,但却让沉静的提着缰绳控制着马匹,很显然受惊的正是他的马。

    而他身后跟着另外两个与他一般年纪的男子,看起来像是他的属下,正策马赶上他,脸色因着急而赤红,一边喊着“殿下”。

    而提醒“惊马”的正是其中的一人。

    凤卿皱了皱眉头,脸上不由自主的带上了厌恶。她正准备转身进药铺,恰在此时听到一个女子大惊的喊声“倌郎……”

    凤卿转过头去看,却看到一个两三岁的孩童正摇摇晃晃不知害怕的从人群里走出来往街道中间走去,然后在道路中间蹲下去捡起地上的小糖人,见到母亲喊他,还回头对着母亲天真的笑。

    而此时,那受惊的马已经极近极近了,近到几乎马上就会踩在他的身上飞奔过去。

    凤卿顾不得其他,甚至没有多想,连忙飞奔出去,快得身边的珊瑚都来不及阻止,只能惊呼的喊了一声“小姐。”

    凤卿抱起那个小孩,准备将边上闪。结果偏偏踩到了小孩手里碎在地上的糖人,脚上一滑,却是大人连带小孩一起摔倒在了地上。

    凤卿有些想呜呼哀哉,只得背过身将孩子护在身下,顺便将头埋起来。

    身后的惊马长长的嘶叫了一声,“呜呜”的向天长呼,听得凤卿都有些颤抖,但是想象中的马蹄却并没有落在她的身上。

    而后一个身影从天落下,伸手捞起她和她身下的孩子再重新跃起,最终又落停在了道路的边上。凤卿还没来得及抬头,便听到抱住她的那个男子镇定的说了一声:“惊雷,跪。”

    凤卿惊魂未定,仍有余悸的缓缓睁开眼睛,然后便看到那匹受惊的马此时已经跪在了地上,正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却抬着头正看着她的方向,眼神中流露出几分脆弱的神色。

    显然刚刚男子的那声“惊雷,跪”,是对这匹马说的。

    凤卿再缓缓的抬起头,然后对上的便是萧长昭那双毫无波澜的眼,他的一只手抱着那个孩子,另外一只手还揽在她的腰上,此时也同样低着头看着她。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