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三十九章 尊卑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下人们见到凤卿回来,纷纷让出了一条道,唤了一声“七小姐。”

    凤卿走进来,看到地上有一滩血迹,忍不住皱了皱眉,看来谢蕴绣的脸伤得不会轻。

    陈姨娘转过头来,看到凤卿,故意扶着肚子,眉毛一扬,“哟”了一声,嘲弄道:“我们能干的七小姐回来了,这回来是想给你姨娘做主还是想帮谢蕴绣撑场子。”

    凤卿转头对刘大夫使了使眼色,让她先进去给谢蕴绣诊治。

    刘大夫点了点头,提着药箱先随管事进去了。陈姨娘仍在喋喋不休的道:“你既然回来了也正好,不管是夫人还是府里的下人不是常夸你行事最公道,那我现在就问问你,柳氏推我摔在地上动了胎气,现在还不让大夫来给我检查,这账要怎么算。”

    谢蕴湘吃过了凤卿的亏,此时见她回来,倒是不敢再多说话了。

    凤卿冷眼看了陈姨娘一眼,她知道陈姨娘的想法。谢蕴月伤了谢蕴绣理亏在先,等晚上谢远樵回来难免要问罪重罚。此时她这般大闹,无非想把柳姨娘和杨姨娘联合起来欺负她害她的名头坐实了,等晚上论起是非黑白来,谁对谁错都纠缠不清了,就算再说谢蕴月有错,那柳姨娘同样有错,则谢蕴月的错处也小得多了。

    但现在凤卿没工夫跟她纠缠,转头冷看了一眼旁边的下人,厉声道:“你们都是死人吗?没听到陈姨娘说自己动了胎气,还不快扶姨娘回房间静养。”

    凤卿往日在府中向有树威,此时令下,自有丫鬟连忙上前垂首恭敬道:“是。”然后便走到了陈姨娘身边。

    凤卿又问道:“九小姐去哪里了?”

    有下人回答:“躲在陈姨娘屋里。”

    凤卿道:“将她带出来,送回她自己的房间暂时禁足,等晚上父亲母亲回来由他们处置。”

    陈姨娘指着凤卿怒道:“你敢!”说着又扶着腰捧着肚子道:“我看谁敢动我女儿。”

    凤卿眼神凌厉的看了一眼犹豫的下人,下人看了看凤卿又看了看陈姨娘,最终还是迈着步子去了陈姨娘的房间准备抓人。

    陈姨娘气道:“谢凤卿,你算个什么东西,你想干什么。我告诉你,我是你父亲的人,是你的长辈,你居然敢这样忤逆我,你这个不知尊卑廉孝的东西,信不信我代老爷教训你。”

    凤卿脸上不屑的“哼”了一声,缓缓的走过去,一直走到了陈姨娘的跟前,冷声道:“陈姨娘,我敬您是父亲的屋里人,所以尊称您一声姨娘,但您要说尊卑那我就跟您论一论尊卑。您是父亲的妾室,在谢家不过是个半主半仆的身份,说的好听是主子,说的不好听便是仆。而我再不济也是谢家的小姐,正正经经的主子,您说谁尊谁卑?”

    陈姨娘冷哼一声,不屑道:“你摆什么小姐的架子,你也不过就是姨娘生的。”

    杨姨娘这时候插嘴道:“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七小姐虽然是从我的肚子里出来的,但她可是喊夫人母亲的,算是夫人的孩子。”

    凤卿懒得跟陈姨娘啰嗦,对站在她旁边的丫鬟使了使眼色,丫鬟立即半扶半裹挟起了陈姨娘,对她道:“姨娘,我们扶您回去歇着吧。”

    陈姨娘被丫鬟扶着走了,却仍在那里骂骂咧咧的,凤卿不再理她,转头对杨姨娘喊了一声:“姨娘。”

    杨姨娘指了指里面道:“快去快去,蕴绣那孩子脸上伤得不轻。”说着就是深深的叹一口气。

    凤卿点了点头,刚要抬脚进去,杨姨娘却“咦”了一声,指着她的手道:“你的手怎么也伤了?”

    凤卿道:“不碍事,回来的时候走得急不小心摔了一跤,擦破了点皮,路上刘大夫已经上过药了。”说完抬脚进了屋里。

    屋子里面,谢蕴绣正躺在床上,脸上是手指长的一道口子,开在脸上看起来有些触目惊心。她的手紧紧的抓着柳姨娘的手,脸上一直在流泪,想哭却偏偏一直忍着,便只能鼓着双颊放慢了呼吸才能将哭意忍下去,那模样看起来尤其可怜。

    柳姨娘双眼也是红的,握着谢蕴绣的手,脸上又气怒又心疼。

    刘大夫正手脚伶俐的帮着给谢蕴绣清理伤口和上药,原来府里请进来的大夫此时倒是站在了一旁。

    凤卿走进来看了谢蕴绣一眼,问刘大夫道:“怎么样,不要紧吧?”

    刘大夫自己是女人,自然知道模样对一个姑娘的重要性,此时叹着气道:“不好说,伤口有些深,得要看以后愈合的情况才知道会不会留疤。”

    谢蕴绣终于忍不住,“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抓着柳姨娘的手哭着问道:“姨娘,姨娘,我以后是不是会毁容了?”

    柳姨娘连忙安抚她道:“不会的不会的,你脸上的伤一定会好全的,不会留疤。”

    谢蕴绣哭着道:“骗人。”

    柳姨娘求救一般的看向凤卿,凤卿低下头来安抚她道:“别哭,哭了伤口进了眼泪就真的好不了了。你放心好了,刘大夫的医术高明,一定会将你的脸完全治好的,保管跟以前一样漂漂亮亮的。你怕是不知道刘大夫的厉害吧,她虽然是个女流,但医术一点都不比别的大夫差,上次一个脸上长了瘤的女人都让她给治好了,妙手将一个丑女变成了一个美女,你这点小伤算什么。”

    谢蕴绣并不怎么相信,但又怕真的像凤卿说的那样伤口进了眼泪就会好不了,便只能改哇哇大哭成小声哽咽,眼泪也拼命忍着不让它流出来。

    刘大夫上完了药之后,留下一瓶药膏,对凤卿等人道:“这药每两个时辰给八小姐涂一次,八小姐最近的饮食最好清淡,不要吃发物,我以后每日进府来给八小姐复查一次。”

    柳姨娘站起来对刘大夫道:“刘大夫,绣儿的伤就交给您了,还望您竭尽全力。”

    刘大夫道:“应当的。”

    凤卿让人送了刘大夫和另外一位大夫离开,这才有时间将府里的下人叫过来问清楚今日是怎么回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