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章 处罚
    ,精彩无弹窗免费!

    其实说来事情也简单,谢蕴绣弄了一个转转圈在庭院里跟丫鬟们转着玩,那种转转圈是凤卿画了个现代呼啦圈的草图让工匠制造出来的,后来在谢家流行开来,尤其得到需要维持身材的姑娘们的欢迎。

    谢蕴月见到了谢蕴绣跟丫鬟们在庭院里转,非说那个转转圈是她的要拿走。谢蕴绣自然不肯给她,也不想理她,拿着转转圈对陪她玩的丫鬟说到东跨院里面转去,顺便哼哼的指桑骂槐道:“免得在这里听狗乱吠。”

    谢蕴月一听谢蕴绣在骂她,怒火中烧,跟谢蕴绣吵起来。

    原本这只是两个小姑娘在吵嘴,算不得什么大事,偏陈姨娘觉得自己女儿被欺负了,出来叉着腰横插了一脚。

    陈姨娘这些日子仗着怀孕很有些天不怕地不怕,跟小孩子计较起来都一点不觉得害臊,指着谢蕴绣说她以大欺小,中间来两句上梁不正下梁歪连柳姨娘都一起骂上了。

    谢蕴绣虽然排行在前,但谢蕴绣与谢蕴月的生辰只差了天数,说以大欺小是很没有道理的。但谢蕴月一见自己有陈姨娘撑腰,加上最近跟陈姨娘学得也有点张狂,便跋扈了起来,趁着谢蕴绣不注意上去就推了她一把。

    谢蕴绣一时不察摔在地上,那地上有一块没被收拾走的碎碗片,好巧不巧谢蕴绣的脸就刚好摔到了那碎碗片上,划出了挺深的一道口子。

    事情细说起来谢蕴绣也有错,不该出口骂人,但因为谢蕴月动了手伤了人错处却更大一些。

    但最错的却是陈姨娘,不该在两个小姑娘吵架的时候不仅不劝架,反而架火添柴火上浇油。

    等到傍晚王氏和谢蕴锦回来之后,谢蕴锦知道妹妹出了事,自然又是好一阵的心疼,拉着妹妹的手直掉眼泪。

    王氏和谢远樵都回来后,凤卿将自己事实和对事情的处置告诉了王氏和谢远樵。

    王氏禁了陈姨娘的足,因着她现在肚子里揣着一个护身符,其余的惩罚就只能先记着等以后再补上。王氏顺便向谢远樵提议了一下,最近是不是应该先冷一冷陈姨娘,不然养娇了她的性子,这后院我可没法子管了。

    谢远樵被王氏瞥着眼说的一阵脸红,自然表示在陈姨娘生完孩子之前都不会再进她的房门。

    至于对谢蕴月,王氏采取的是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惩罚方式。让人在谢蕴月的手臂打了五十戒尺,谢蕴绣养伤期间不能吃什么不能做什么要喝什么药,她全都参照谢蕴绣的待遇,同时她每日还要跪着背诵《诗经·棠棣》一篇二十遍。

    谢远樵对陈姨娘的行为也很不满,叹着气道:“小九让陈氏养得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好好的一个孩子偏让她教成这样,连点姐妹之情都没有。”

    王氏撇着眼心道,陈氏的狂妄还不是让你给宠出来的。

    谢远樵又道:“陈氏不会养孩子,我看小九还是放在你身边养吧。卿儿自小就是你亲自教的,我看就教得很不错。”

    王氏才不耐烦给自己找事,道:“这段时间先禁了她的足让她收敛点脾气,等回了京再说吧。回了京我打算请个宫里放出来的麽麽来家里做西席,不仅是蕴月,家里全部没出阁的姑娘我都打算让重新学学规矩。”

    谢远樵没再说话,转而想起什么,又问起道:“我刚刚看卿儿的手也缠着纱布,怎么,她今日在宋府出了什么事?”

    王氏摇了摇头,道:“说是回来的时候路上有人惊马,不小心被冲撞摔伤了。”

    谢远樵皱了皱眉头,顿时有些愠恼道:“哪家的纨绔竟在闹市上纵马行凶,太没规矩了。我明日就要叫齐县令来好好问问,这城内的治安他是怎么维护的。还有那个纵马行凶的,该抓回来教教规矩,放在外面再冲撞了别人怎么办……”

    说完又叮嘱道:“卿儿手上的伤也该找大夫来好好看看,未出阁的姑娘家,不注意万一手上留下疤怎么办。”

    他对这个女儿的期望不一般,凤卿手上留疤甚至比蕴绣脸上留疤更让他觉得严重。

    王氏有时候真是想不鄙视这个丈夫都不容易,心下翻了个白眼,面上还算顺意,道:“让杨氏和凤卿身边的丫鬟都注意着呢。”

    谢远樵刚想来一句“杨姨娘不行,丫鬟也不够仔细,你也要多上点心”,此时外面刚好进来一个丫鬟,倒把谢远樵要出口的话都打断了。

    丫鬟对王氏与他屈了屈膝,然后禀报道:“老爷,夫人,外面有位燕王殿下身边的翠屏姑娘求见。”

    王氏皱了皱眉,这位翠屏姑娘今日在宋府出了好一阵的风头,现在怎么又跑到他们谢家来了。

    谢远樵也同样奇道:“燕王殿下这个时候派身边人来做什么,难道是有什么事要吩咐?”若是政务上的事情要叮嘱他的,那也不应该派个女人过来呀。

    谢远樵不敢耽误,连忙道:“快请,将人请进来。”

    东跨院里,杨姨娘正看着珊瑚给凤卿换药,一边吐着瓜子壳一边叽叽喳喳的抱怨道:“就你呈能耐,还飞跑出去救小孩儿,这次是你运气好,下次要是马蹄子直接从你身上踩过去,给你烧纸钱的时候我都要骂你一句‘活该’……”

    凤卿道:“真有那时候,也用不着你给我烧纸钱。我命硬,没这么容易死,保管活到给你摔盆送终的时候。”

    杨姨娘冷瞥着眼道:“我有儿子呢,用不着你摔盆送终。”

    恰在这时,玛瑙进来通报说王氏身边的夏儿来了,夏儿进来后对凤卿道:“七小姐,老爷和夫人请您过去正房一趟,说是有贵客要见你。”

    杨姨娘奇道:“有什么贵客非得要见你一个姑娘家。”

    凤卿虽然也奇怪,却并没有多问,道:“知道了,我马上就去。”然后稍稍收拾了一下就过去了。

    等凤卿去了正房,见到那个看着她娇艳含笑,如翠碧菡萏一般的倩影时,心下很有些意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