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三章 姐妹情谊
    ,精彩无弹窗免费!

    丫鬟重新端了药过来,看到凤卿在里面,微有些惊讶的唤了一声:“七小姐。”

    凤卿对谢蕴月道:“先喝药吧,你手臂上的伤也好得快一些。”

    丫鬟小心翼翼的端了药过去,谢蕴月却发狠一般的将手一挥,怒道:“我不喝。”

    这次丫鬟有所防备,闪过了她的手,倒是没有让她再将药打洒。

    凤卿走过去将药端起来,盯着蕴月对两个丫鬟道:“押着她,我将药给她灌下去。”

    谢蕴月气急败坏的道:“你敢!”

    但显然丫鬟更听凤卿的话而非她的话,两个丫鬟相视对望了一眼,道了声是,然后便走过去将谢蕴月押了起来。

    谢蕴月一边瞪着凤卿一边挣扎着怒道:“你敢,我不会放过你的,我会杀了你的……”虽然说得凶狠,但是眼眶里眼泪却在打转,看起来尤其可怜。

    凤卿不为所动,直接捏着她的下巴将药就灌了下去。因着她的挣扎,大半部分的药都流了出来到了她胸前的衣裳上,眼睛却狠狠的瞪着凤卿。

    凤卿拿帕子擦了擦她嘴边的药汁,这才示意两个丫鬟将她放开。

    谢蕴月冲上来又想对她动手,但却被两个丫鬟拦住。

    凤卿对她道:“你最好想清楚,你扑上来不管动了我哪里,母亲对你的处罚可就不止今日这些,父亲也会彻底对你失望。”

    谢蕴月又恨又怒,但也不敢再对凤卿动手,于是伤心之下干脆不管不顾的瘫坐在了地上,又哭又骂道:“你们都欺负你,你们都欺负我和姨娘,你们会不得好死的……”

    凤卿走过去,蹲在她跟前看着她,道:“我不得好死后,对你有什么好处?你自己扪心自问,向来只有你骄纵跋扈的份,有谁欺负过你?”

    谢蕴月道:“你,就是你欺负我。”

    凤卿不理她,继续道:“知道母亲为什么罚你跟八妹妹一起喝药,又罚你每日跪着背诵《诗经·棠棣》一篇吗?棠棣之华,鄂不韡韡,凡今之人,莫如兄弟。死丧之威,兄弟孔怀,原隰裒矣,兄弟求矣。脊令在原,兄弟急难,每有良朋,况也永叹。兄弟阋于墙,外御其务,每有良朋,烝也无戎……凡今之人,莫如兄弟。兄弟如此,姐妹自然也一样。我们是姐妹,一笔写不出两个谢字来,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们当中谁受了损害,其他人同样也得不了好。同样若有谁得了荣耀,其他人也会跟着沾光。姐妹阋墙,外人便会来欺负我们。姐妹同心同德,才不会让外人小看。九妹妹,我希望你能深刻理解母亲的用意。”

    谢蕴月不说话,只是坐在地上一直在抽噎。

    凤卿站起来,深叹了一声,看了一眼她胸前被药汁沾湿的衣裳,对两个丫鬟道:“帮九妹妹换身衣裳,免得受了凉。另外,再去厨房给九妹妹端些吃的来。”

    说完便走了。

    等去了谢蕴绣的房间,刘大夫已经来了,正在给谢蕴绣清洗伤口准备重新换药。

    凤卿将昨日燕王送的那瓶要递给刘大夫,对她道:“你看看这瓶药给八妹妹能不能用得。”

    刘大夫将药接过来,打开碧翠色的琉璃瓶,用鼻子闻了闻,接着皱了皱眉头,又用力的再闻了闻,连忙抬起头来问凤卿道:“七小姐,您这瓶药是从哪里来的?”

    凤卿含糊道:“一位尊者送的。”接着又道:“你只说这药能不能用吧。”

    刘大夫叹道:“若我看得不错的话,这应该是暹罗国进贡的玉颜膏,对祛疤驻颜尤其有效。因其珍贵,暹罗国每年所贡不足十瓶。看来将这药送给七小姐之人,必定是极其尊贵。”但她也没探究是谁送的药,有些事不是她可以多问的。

    刘大夫说完后,便小心的用簪子挑了点药膏放在手指上,再用手指将药均匀的抹在谢蕴绣脸上的伤口上。等上完了药之后,才又道:“几位小姐都放心,有了七小姐的药,我敢保证八小姐脸上不会留下任何疤痕。”

    谢蕴锦和谢蕴绣高兴起来,互相着手拉手挨在了一起。

    刘大夫将药箱收拾好了之后,将药膏还给凤卿,道:“七小姐,这药极其珍贵,您还是好好收着吧。”

    谢凤卿点了点头,她知道燕王送来的药必定是好药,但也没有想到会珍贵到这种程度。

    等刘大夫走了之后,凤卿坐到蕴绣床边。谢蕴绣紧紧握住凤卿的手,真心诚挚的道:“七姐姐,谢谢你,我以后做牛做马都一定要报答你。”

    凤卿笑了笑,摸了摸她的脑袋道:“说什么傻话呢,姐妹之间,无须这么客气。”说着又道:“这次你受委屈了,不过母亲已经罚了九妹妹了。罚她跟着你一起喝药,还罚她每天跪着背诵《诗经·棠棣》一篇,让她好好想明白什么是姐妹情谊。”

    谢蕴绣立马低下了头,对凤卿道:“七姐姐,我知道错了。虽然九妹妹伤了我,但我也有错,我不应该先出口伤人。”七姐姐说让谢蕴月好好想明白什么是姐妹情谊,这话又何不是说给她听的。

    凤卿见她这么乖觉,其他的话倒是不好多说了,笑着又轻轻拍了拍她的脑袋。

    谢蕴锦拉了拉凤卿的衣袖,深叹了一口气,道:“这次真的谢谢你,蕴绣我会好好教她的。”

    凤卿笑着点了点头。

    到了三月,春暖花开。日子一天比一天暖起来。

    谢远樵的调任令终于下来了,毫无意外是大理寺少卿的位置。因大理寺少卿这个职位空置多时,调任令中命其接到命令后就马上回京赴任。

    而此时,离谢蕴锦的婚期只不足五天。

    王氏对谢远樵道:“我看不如老爷先带着几个师爷回京赴任吧,我带着孩子们先操持完蕴锦的婚事再同福王府的车驾一同回京。”

    谢远樵叹着气道:“也只能这样了,就是有些委屈了蕴锦这孩子。”但接着脸上又有些春风得意起来,看起来实在不像是个愧对孩子的样子。

    调任令下来,前程已定,让谢远樵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了地,得意之情自然难以掩饰。

    王氏撇了个白眼,淡淡敷衍道:“既是迫不得已,蕴锦向来懂事,必然不会责怪老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