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四章 无赖生事
    ,精彩无弹窗免费!

    谢远樵领着几个师爷先回京赴任,王氏留在福州操持谢蕴锦的婚事则是忙得脚不沾地。

    王氏在花厅里招待安溪那边陈家的来人。

    陈家先过来的是几个管事和麽麽,领头的那么麽麽在陈家大概有些脸面,此时站在花厅里笑着和王氏道:“……家里老爷夫人让奴婢们先一步到福州,看夫人这边有什么要帮忙的要相商的都好有人帮衬。家里二少爷明日从安溪出发前来福州接亲,大概晚上能到。在客栈住上一晚,第二日接了二少奶奶过了出门礼便赶回安溪,到了安溪委屈二少奶奶在客栈再住上一宿,再第二日两位新人就可行礼拜堂了。请夫人放心,安溪那边一切都准备妥当了,就等二少奶奶进门,我家夫人想到自己又要再当婆婆,一连几日都笑得合不拢嘴呢……”

    福州到安溪说远不远,但也要一日的路程。陈家这样安排是最恰当不过的,何况谢远樵与陈知县是同窗好友,谢陈两家也算通家之好,婚仪章程早已议好,相互间也并没有什么故意为难之处。

    王氏只希望这婚事能越顺利越好,听完陈家那边麽麽的话笑着点了点头,相互之间寒暄了一番,然后王氏客气道:“麽麽一路上辛苦,我已经让人打扫好了房间,几位先歇歇脚用顿茶饭,婚礼上具体的事情我们晚上再议……”

    然后让丫鬟客客气气的送了他们先去歇着。

    王氏应酬完了她们,接着去了谢蕴锦的屋里。

    此时她屋里丫鬟们正来来去去的收拾东西,常用的摆设器具衣物首饰等她都是要随嫁妆带到夫家去的,房间瞬间被收拾一空,看着倒像是被土匪扫过一样。

    谢蕴锦此时坐在妆台前,大约是为了试嫁衣,所以此时身上穿的都是一身红艳艳的嫁衣,抬着头紧张的握紧了凤卿的手,难得的没有了平日的稳重,目光有些惊慌的看着凤卿道:“怎么办,七妹妹,我好紧张……”

    凤卿笑着握了她的手,道:“深呼吸,四姐姐,深呼吸就不紧张了。姐姐别担心,我听说四姐夫性子敦厚温和,为人稳重,一定会好好待你的……”

    可是她还是觉得好紧张怎么办?谢蕴锦心跳快得还是砰砰砰的像是要跳出来了,特别是她穿上这一身嫁衣之后。

    未婚夫她只见过几面,根本不知道是什么样的性子,还有未来的公婆姑嫂是否好相处……这种未知的迷茫让她十分惴惴不安。

    丫鬟先看到了进来的王氏,放下手里的活屈膝行礼:“夫人。”

    凤卿和谢蕴锦看过去也站起来,对王氏行礼道:“母亲。”

    王氏点了点头,“嗯”了一声,然后走向凤卿和蕴锦这边。

    凤卿把位置让了出来,王氏则站到了凤卿原来站的位置,伸手拉了谢蕴锦的手,道:“你虽非我所出,但你自小懂事体贴,喊我一声母亲,我自也将你当成女儿看待。陈家虽算不上名门大户,但也是诗书传家,陈二公子秉性纯厚,陈夫人也是个和气的人,你嫁过去,只要贤惠知礼,孝顺宽仁,自然不会受委屈……”

    凤卿乖觉,知道王氏肯定有许多话要叮嘱谢蕴锦的,有些话恐怕她这个未出阁的小姑娘也不适合听,于是笑着道:“母亲有话要和四姐姐说,不如我先去看看姐姐的嫁妆清点的怎么样了?”

    王氏点了点头,道:“去吧。”

    谢蕴锦的嫁妆放在西二侧间,王氏专门将这劈了出来放谢蕴锦的嫁妆,此时盛麽麽和另外一个管事站在这里,手里拿着嫁妆单子已经将嫁妆清点过三遍。

    凤卿走进来,含笑问道:“怎么样,清点清楚了吗?”

    盛麽麽笑着唤了一声“七小姐”,接着回答她的话:“其他的倒都没有错,就是这单子上写着有八支百年野山参,奴婢却是怎么也找不着。”

    凤卿想了一下,道:“母亲前些日子是让家里的药铺进货时找几支百年老参给四姐姐当嫁妆,就是这野参莫不是还放在铺子里没拿回来吧?”

    盛麽麽拍了一下脑袋“哎呀”了一声,道:“可不就是还没拿回来,夫人上次让老奴派人去取,我这忙着就忘了,瞧我这记性……”说着又匆忙道:“我这就让人赶紧去取,将东西取回来好装箱……”

    凤卿道:“别忙了,我亲自去一趟取回来吧。四姐姐此去安溪县路上颠簸,怕她身体受不住,我前些日子让刘大夫配了些防晕眩的药丸,正好顺道去拿回来。”

    盛麽麽一看这府里也有些乱糟糟的,各人都有各人的事情忙,怕一时也找不出个闲人来,便只好道:“那让七小姐受累了。”

    凤卿笑着摇了摇头,然后让人去套马车,接着便出了府中。

    等到了长胜街的药铺,此时药铺外面围了一圈的人,倒是十分的热闹。凤卿戴上帏冒扶着珊瑚的手下了马车,进了人群才发现门口跪了一个二十多岁的男人,衣衫褴褛的打扮,不断的磕头道:“……贵人,您们行行好,我家孩子病得快死了,求您赏点药吧。”

    掌柜的站在门口背着手,面上有些愠怒的瞪着跪在地上的男子,却一言不发。

    周围的人都莫不是看热闹就是指指点点的。

    凤卿走上前去,问道:“怎么回事?”

    掌柜一见是她,连忙行礼道:“七小姐。”接着跟她解释道:“这人说他家孩子病重,需要山参做药引子,跪在这里不肯起来求着我们赏药……”

    药铺里面的管事并不是什么苛刻的人,若真是救命的事不至于任由男子跪在这里磕头见死不救,凤卿猜测其中必有缘由。

    果然接着她便听到管事向她解释道:“这男子上次来讨过一次药,我们见他说得严重给过他一些参沫子。后来才得知,他那孩子不过是普通的风寒,根本用不着山参,从我们这里得的参沫子也转手让他卖了换成银子去了隔壁的常胜赌坊。这人就是个地痞无赖,欺着我们铺子有善名,恐不肯毁了名声,利用人言可畏,故意跪在这里逼迫我们给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