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五章 殿下有请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听着点了点头,算是明白其中缘由。

    王氏的药铺平日常做一些免费施诊布药的事情,一是利用慈善之名打广告,二来也是真看那些穷苦人家生病后无钱就医十分可怜。常做好事自然会留下善名。

    但一般来说药铺免费施的药都是一些便宜的药材,像是治治感冒发烧风寒这种小症的,真将人参灵芝这种名贵药材也拿出来施,那这药铺生意还做不做的。

    而这男子就是利用了药铺平日积累下来的善名。

    周围这么多人围观,他跪在地上磕头求药,又说得可怜,周围一些不知道详情的人还真可能对他产生同情。

    铺子的管事若是迫于压力给了他药,他自然得到了目的,若是不给他药,那铺子的管事自然是见死不救,铁石心肠,那平日铺子的行善之举自然就是伪善,是骗人的把戏。

    有些人要是无赖起来可真是无可救药的,难怪管事站在这里一言不发如此为难。

    男子见到凤卿,见她的穿着打扮又见管事对她的态度,自然猜出她才是药铺的东家小姐,于是跪着上前了两步,抱住了凤卿的大腿,故意装得可怜苦求道:“小姐,小姐,行行好吧,求赏点药,我家孩子真的快病死了……”

    凤卿真没见过这样咒自家孩子的。

    珊瑚见着凤卿被男子抱着大腿,顿时恼怒起来,表情一冷,推开他怒声道:“放肆,谁让你碰我们家小姐的。”

    凤卿连忙阻止她,唤了一声:“珊瑚。”然后对她摇了摇头。

    这个时候,任何对这男子过激的行为都会被周围的人误读为冷血不仁。

    男子此时倒是不急不忙,故意在地上做出一个被推得摔伤的样子,目光里却难掩得逞的得意,等着凤卿接下来给他山参。

    凤卿低头看了他一眼,蹲下来与他平视道:“佛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你家孩子病重,我们自然不能见死不救。”

    男子立刻又跪着磕头道:“多谢小姐,小姐大善,小的一定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

    凤卿道:“你先别忙着道谢,虽然我们不能见死不救,但天下也没有免费的午餐。”

    男子的脸色瞬间冷了下来。

    凤卿继续道:“既然你没有银子买药,这样吧,就用你的劳力抵作药资好了。普通的山参是十两银子一两,铺子里普通伙计一年的工钱也是十两。至于你,事出有因,我也不要你做一年,就做半年好了。只要你跟我签下雇契,答应来我这铺子做上半年的苦力,我现在就让管事将山参称上给你带回去。你觉得如何?”

    男子有些不自在的笑了一下,道:“不是我不愿意做苦力,只是我家孩子病重需得人照顾。再说,小姐家的铺子往常不都经常免费施药问诊,怎么到了我这就要劳力抵药资了。隔壁的药铺,我昨日前去求药,人家都是免费给了的,怎么到小姐这就忒是小气了。”

    隔壁?看来他用这一招挟诈了不止一家。

    凤卿站起来道:“隔壁是隔壁,我家自有我家的行事方法。往日我这免费施药问诊,施的都是便宜的药材,但你求的却是名贵的山参,自然不同。我是打开门做生意的,人人都像你这般来求药,我这生意可没法做了。再说,我也没有为难你,不是不给药,只不过是让你用劳力抵做药资而已。看你为了孩子的病情四处磕头求药,也是位慈父,不过辛苦半年就能换得孩子平安,想必不会不愿意吧?至于孩子需人照顾,你家中不是还有夫人。”

    围观的群众听着纷纷点头,认为凤卿说的的确是个两全其美的方法,用劳力抵药资也的确不算为难人。

    甚至已经有人催促男子:“你还不快答应了这位姑娘,签了雇契换了药赶紧回家救孩子去。”

    男子一看这样,顿时知道自己今日是栽了,要不来药。

    他抬头看着凤卿,脸上有几分恼怒。他先前看她不过一个十三四岁的姑娘家,面嫩好欺,还以为说上两句话就能哄欺了去,却没想到比管事更加难对付。

    凤卿继续看着他道:“看你并不甘愿凭力气换药,这样看来,若不是你家孩子并不是病重,就是你无慈父之心了,这点牺牲都不愿意。”

    男子恼羞成怒,跳了起来,指着凤卿道:“看你小小年纪,还以为是心善之人,没想到如此冷血无情。我看你们谢家传诵出来的善名,也不过是伪善。”

    说完气哼哼的离开了。

    凤卿也转了个身,对一群吃瓜群众道:“谢家绝不是冷情的人家,他日若有病者上门求药,却又苦于无银支付药资,依旧可以用劳力换取药材。但是若有想吃白食者,谢家是不欢迎的。”

    掌柜的笑着对凤卿拱手道:“还是七小姐有办法,若不然今日我们还真要哑巴吃黄连,被这无赖坏了名声去。”

    凤卿笑了笑。

    而在此时,就在药铺二楼的厢房里。一只男子的手挑来帘子,将楼下发生的一切尽观眼底。

    直到看到男子逃走后,男子才转过身来,对坐在桌子前另外一位正在品茗的清贵英气的男子笑道:“殿下,这位谢七小姐倒是有几分机智。”

    端举着茶碗的男子目光透亮,被茶碗挡在后面的嘴角缓缓翘起,呵笑了一声,然后抿了一口茶。

    而这边,凤卿刚准备转身进铺子,却有一位老妇人跑出来道:“小姐,小姐,是不是真的可以凭力气换药。”

    凤卿道:“自然。”

    老妇人一把跪了下来,跪求道:“我家老头子病了好几年了,是痨病,可是一直没有银子买药。小姐行行好,赐点药,别说干半年,让我干一年十年我都愿意。就是我一个老妪,没多少力气,小姐不知会不会嫌弃。”

    凤卿问道:“烧火洒扫的活儿干吗?”

    老妇人连忙点头道:“干,能干。”

    凤卿转头对掌柜道:“你让人扶这位婆婆去写方抓药,然后跟她签个契约,以后让她干些烧火做饭和洒扫的活。”

    掌柜道是,招了招手让个伙计出来扶老妇人进去,自己则陪着凤卿进铺,一边问凤卿道:“七小姐来铺子是有什么事?”接着不等凤卿回答,接着又说道:“七小姐今日倒是来巧了,今日刚好有位贵客上门。”

    凤卿摘下帷帽,笑着道:“我倒是奇怪,究竟是怎么样的贵客,能让财叔您如此大惊小怪?”

    掌柜竖了个大拇指,道:“极贵的客。”

    而就在这时,从楼梯处传来一个声音道:“七小姐。”

    凤卿转过头去看,才看到是一个刚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模样普通,但是身上带着一股英气。

    男子微笑对她拱手道:“我家殿下楼上有请。”

    凤卿的笑意渐渐凝固了下来,眼波转动了一下。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