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四十九章 怂恿
    ,精彩无弹窗免费!

    邓如意继续笑着道:“卿妹妹和世子还有康定郡主自小就要好,世子可是极喜欢妹妹的,从前不还常笑着说要八抬大轿娶了卿妹妹进门。谢娘娘前几日还跟殿下悄悄说起,想让两家亲上加亲,让世子聘了卿妹妹。若是卿妹妹真的能入了我们王府,我定然是第一个欢迎的。”

    凤卿似笑非笑的看着邓如意,仿若在看一个小丑在表演。

    她嘴里说的就没有一句是真的。

    萧禹诤对她是不错,但也大多是看在谢侧妃的面子上将她当成妹妹照顾。那些八抬大轿娶她的话,也不过就是玩闹时的玩笑话。

    别说凤卿不会当真,就是萧禹诤自己也不会真想娶凤卿。

    萧禹诤不是那种会因为女人或感情冲昏头脑的人,他很清楚自己的处境。

    生母早亡,生母与福王的情分早就不剩下多少了,对他这个嫡长子也不见得偏爱。宠了十几年的阮侧妃生了两个儿子,对他的世子位虎视眈眈。

    就算没有阮侧妃和她的两个儿子,凭福王的多情,指不定哪天就新宠了个美妾弄出几个爱子来。

    这种处境之下,萧禹诤对自己世子妃的选择,必定是家世良好,娘家有势,能给他提供助力的人。

    凤卿达不到这样的要求,别说萧禹诤对她没有男女之情,就是有,他也不会选择她。

    谢侧妃就更不可能跟福王说亲上加亲这种话了,谢侧妃的脑子又不是秀逗了,一个侧妃去做王府世子的主,除非她想跟萧禹诤翻脸。

    萧禹诤这些日子避开她,未必不是福王府中有人拿他们做文章有了什么闲言碎语,所以特意避嫌。

    凤卿要是真听信了邓如意的话,对福王世子妃生出什么心思来,瞎往萧禹诤身边凑,被人利用生点什么事情来,那才是正中邓如意的下怀。

    不过不管怎么说,亲王世子妃的位置对凤卿这样一个普通的官家庶女来说,的确是很有诱惑力的,也难怪邓如意会故意在她面前说这些话

    凤卿含笑看着她,道:“你在说什么呢,邓夫人,我怎么听不明白。”

    邓如意拍了拍她的手,一幅鼓励的模样,含笑道:“你就别害羞了,你和世子的婚事,我和娘娘及世子都是乐见其成的。你平日多往世子身边多走动走动,多培养感情。”

    凤卿笑着问道:“你想让我怎么多走动?”

    邓如意道:“你有没有想对世子说的话,写下来我帮你带给世子。再是世子的生辰快到了,你若是能为世子绣两个荷包尽尽心意,岂不让世子心生感激。”

    凤卿笑着道:“我倒是想不出我该对世子殿下说什么话,不如邓夫人教教我。至于荷包,我女红向来不好,便罢了。”

    邓如意见凤卿如此不上道,心里不由皱眉,张了张嘴刚想继续说话,却在这时一个声音在门口响起道:“邓夫人,你在这里做什么?”

    邓如意转过头去看,这才发现是领着丫鬟过来的萧莘。

    邓如意笑着站起来道:“啊,是郡主啊。”

    萧莘给了她一个冷眼,哪怕是当着面都不肯掩饰对她的厌恶,冷道:“我刚刚过来的时候,正看到父王找你。怎么你在卿表妹这里钻着?”说着又道:“我看父王找你不着,又刚巧看到碧螺,便叫了她去。怎么,你不去看看父王找你什么事,免得让碧螺代劳了去。”

    碧螺是阮侧妃最近提拔起来的侍妾之一,长得颇具几分姿色,一向唯阮侧妃马首是瞻。

    邓如意进了福王府后,跟阮侧妃争风吃醋得厉害,闻言顿时紧张起来,就怕让阮侧妃的人得了宠,此时也顾不得撩拨凤卿的心思。

    邓如意道:“王爷传召,自然不能怠慢。”接着转头对凤卿道:“卿妹妹,我下次再来和你叙话。”说完便脚步匆匆的带着红柳走了。

    等她走后,萧莘皱着眉走到凤卿身边坐下,问道:“那女人来跟你说什么?”

    凤卿笑着道:“怂恿我多往你兄长身边凑。”

    萧莘自然知道萧禹诤跟凤卿没可能,邓如意的心思直白得让人不屑,她脸上的厌恶越发浓厚,骂道:“臭不要脸的,自己不知道廉耻,还以为人人跟她一样。”

    凤卿不想和她聊邓如意免得坏了彼此的心情,招了招手示意珊瑚将桌子上的茶水换掉,边问萧莘道:“你怎么有空来找我,你不用陪着姑母?”

    萧莘道:“刚刚母妃跟舅母说话的时候,丫鬟来报,说你们府的陈姨娘肚子有些不好,所以母妃就和舅母一起去看陈姨娘去了。我不好跟着去,就来找你。”

    说着抱怨道:“我看您们陈姨娘也不是个安分的,从福州启程到现在,就没几天安静的。不过是怀个孕,舅舅又不缺孩子,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怀的是龙胎,整天这么多事。”

    凤卿笑着道:“哪家府上没一两个娇气的人。”

    萧莘道:“说的也是。”就像她们王府,整天不安分的人也不少,甚至比谢家有过之而无不及。

    正好珊瑚端了茶上来,凤卿端过递给萧莘,萧莘接过喝了一口,又道:“不说她们了。”说着放下了茶杯,悄悄的凑到凤卿身边眨了一下眼睛,笑着道:“我今天听母妃和舅母说,大表姐在京城好像帮你相定了一户人家。”

    对于自己的婚事,凤卿早在王氏身边看出了端倪,此时倒是不觉得惊讶。

    王氏没有顺从谢远樵的心意想把她往皇家送,却让她松了一口气,心里对王氏又多感激了几分。

    她虽然穿成庶女,但比那些总是遇上恶毒嫡母刻薄嫡姐的穿越女幸运多了。嫡母王氏仁善宽厚,嫡姐温惠怜幼,其他的姐妹除了一两个时不时抽一抽风,她的人生过得真的太平顺了。

    萧莘见凤卿脸上并无半点惊奇,顿时有些无趣,道:“好了好了,我就知道你肯定从舅母的态度中早猜到了。有时候跟聪明的人玩真是一点意思都没有,连点惊喜都没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