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一章 叔侄
    ,精彩无弹窗免费!

    萧禹询不由多看了一眼,指着那马车笑着问王氏道:“那马车上坐的,可是贵府的小姐。”

    王氏循着他的目光看了一眼,然后回答他道:“正是府中小女。”

    但却并不向他解释是府中的哪位小姐,姓什名何,以及排行第几。

    萧禹询听着点了点头,不由又往那边看了一眼。

    此时春风忽的大起,撩起了窗纱,此时终于清晰可见车厢里面女子的碧影。

    她虽侧着他,大约是在与车厢里的其他人说话,因此看不清她的面容,却依旧可以想象得到那道娇丽的身影,必定有着一副明媚倾绝的模样。

    女子终于停下了说话,微微往他们这边侧了一下头,他又看得更清楚了一些。

    娇面桃花,明丽似画,顾盼流波,仿若翡翠明珠难掩光华。真的是一位极其倾城的少女,萧禹询目光中难掩惊艳。

    萧禹询不由晃神,直到春风停歇,卷起的窗纱重新落下,遮住了少女倾绝的娇颜,他才重新回过神来。

    萧禹询又笑着对王氏道:“有机会夫人领着几位小姐来东宫玩,我母妃生**热闹,是极喜欢有人特别是年轻的姑娘陪着她说话的。”

    王氏屈膝道是,正要说两句寒暄的客套话问候东宫的太子妃等人,却在此时突然听到后面传来“踏踏踏”的一阵马蹄声,然后便看到萧禹询将目光望向了他的背后。

    王氏循着声音也望过去,看到一名穿银白铠甲的男子领着十几将士正踏马而来。

    领头的男子未戴头盔,模样清贵俊朗,星眉剑目,乌黑的头发半束起在头顶用一根银簪绾着。

    仔细看的话,还会发现他与萧禹询长得有几分相似。只是两人的气质大不相同,此人神态多带桀骜不拘,而萧禹询则更加清雅温煦。

    而这人,却正是比王氏等人早一步回到京中的燕王萧长昭。

    萧长昭走近后在萧禹询和王氏等人跟前停下,先居高临下的看了王氏一眼,道:“原是谢夫人和谢公子,许久不见。”

    接着目光微微一转,却直接就望向了凤卿的那辆马车。但也只是一瞬,仿佛只是不经意间扫过她的马车,然后便又漫不经心的将目光收了回来。

    王氏和谢凤英一起行礼道:“见过燕王殿下。”

    萧长昭微微点头,算是受了他们的礼,接着便将目光望向了萧禹询。

    萧禹询先对他拱手行礼,道:“王叔。”

    萧长昭打量了一眼他的穿着,随口问道:“今日干什么去了,这副打扮?”

    萧长昭与过世的太子萧长初是一母同胞,算起来萧禹询与他比其他王叔总是要亲近些的,只是这种亲情涉及到储位的时候,总是会变得更加复杂。

    何况两人虽是叔侄,但萧长昭比他大不了几岁,萧禹询难以对他生出长辈之情。

    萧禹询笑了笑,回答他道:“春日正好,阳光又如此明媚,我这一冬天都快闷坏了,所以叫了几个陪读去景山跑了趟马,舒展舒展筋骨。”

    萧长昭点了点头,道:“少年人多跑跑马多动动筋骨对身体有好处,免得跟你……”他说到这里倒是没说下去了,但萧禹询已经知道他想说的大约是“免得跟你父王一样”。

    太子萧长初就一直体弱多病,他三四年前猝然去世,虽然对外宣称的是急病去世,但死因说起来复杂得很,至今都没一个定论,这却也未必跟他一直身体不好没有关系。

    萧长昭倒是没有故意诅咒这个侄儿的意思,心中不过是对兄长有些唏嘘,此时停顿了一下,又低头对萧禹询道:“宫里娘娘昨日一直念叨着你,你这几日有空,就进宫去看看她。”

    萧长昭说的娘娘,自然指的便是皇后卫氏。

    萧禹询道:“是,我正打算明日便进宫去探望娘娘。”

    接着这萧长昭这行色匆匆的样子,便也关心了一句:“王叔这是从哪里回来?”

    萧长昭道:“奉父皇的命,往京卫营走了一趟。”

    他并没有说明去京卫营干什么,这种可能涉及军机要秘的事情,萧禹询也不会多问。

    萧禹询道:“王叔怕还要赶着进宫向皇爷爷复命,侄儿就不耽搁王叔了。”说完又对萧长昭拱了拱手,意为恭送。

    萧长昭点了点头,道:“你自己也早些回去,免得令你母妃等人担心。”说完目光又扫向凤卿的马车,然后便掉转马头骑马走了。

    福王早就听到萧长昭过来的动静了,亲自撩起了车帘。

    他还想着他怎么也算是兄长,这位小弟弟怎么也该停下来跟他问声好。结果萧长昭根本连看都没看他一眼,就这样骑着马领着人从他身边绝尘而过,只留给他一溜的飞扬尘土。

    福王气得不由骂道:“这个没有尊卑长幼的竖子。”说完手用力的甩了帘子。

    凤卿坐在马车里,并不知道外面发生了多少暗斗,只知道一行人在城门外停了好半天的功夫,马车才缓缓重新启动,然后进了皇城。

    进了城门之后,因着走的方向不同,两府才分了别,各自行不同道路打道回府。

    谢府坐落在麻状元胡同。

    麻状元胡同虽然不在皇城的忠心,但因胡同的名字寓意好,倒是引得不少官宦之家在这里落府,同时导致此处的房价也一年比一年高。

    谢家的这座宅子是王氏当年的陪嫁,胜在买的早,倒是没有花多少的银子。

    从城门处过来,走了大约小半个时辰便到了。

    方姨娘领着朱姨娘和一众下人站在府门口迎接她们,方姨娘脸上笑盈盈的,显得有些容光满面,王氏扶着丫鬟的手从马车上下来,脚还没落地,她已经迎上来笑着对王氏屈膝行礼,恭敬道:“夫人,您可终于回来了,让妾身好等。”

    方姨娘原是王氏的陪嫁丫鬟,也是王氏将她提拔成姨娘的。她的姿色在姨娘中并不算出众,但她自小跟在王氏身边,理家管事有些才能,王氏颇为信重她。

    王氏笑着对她点了点头,道:“这两年辛苦你了。”

    方姨娘连忙道:“夫人哪儿的话,都是妾身应分之事。”

    朱姨娘也不知是不是被王氏吓怕了,还是终于认清了现实,此时唯唯诺诺的上前来,恭敬的对王氏行了个礼:“妾身见过夫人。”

    王氏对她可没有什么好脸色,直接将她忽略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