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五十四章 吴姨娘
    ,精彩无弹窗免费!

    凤卿洗了头,正斜躺在贵妃榻上,披散着头发让吕麽麽和紫英帮她擦着头发,手上则无聊的解着一个九连环。

    吕麽麽用梳子帮她通着头,一边笑着道:“小姐这一头乌发长得真好,又黑又亮。”

    珊瑚在一旁笑着道:“古人都说,鬓似乌云发委地,手如尖笋肉凝脂。分明豆蔻尚含香,凝似夭桃初发蕊。小姐是美人,头发自然长得好。”

    紫英取笑她道:“你倒好,跟在小姐身边久,学了几句诗句,倒喜欢卖弄。”

    珊瑚微抬了下巴,傲然道:“难道我说的不是。”

    紫英笑着道:“是,是,你说得都对。”

    凤卿一边含笑听她们吵嘴一边将手里最后一个环解了出来。

    恰在此时,杨姨娘领着樱桃直接掀了帘子进来,她只听了一个马尾,一边踉翩着进来一边问道:“什么什么都对?”

    凤卿转过头来看她,唤了一声:“姨娘。”

    接着看到她绾起来却还半湿的头发,忍不住道:“你头发怎么不擦干就绾起来了,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头发湿着就结髻,对身体不好,容易湿气入体。”

    接着见自己头发擦的也差不多了,再晾一会估计就差不多了,便吩咐吕麽麽道:“奶娘,你帮我姨娘的头发解开擦一擦。”

    杨姨娘挥挥手不在意道:“我可没你们这么讲究,我犯懒,不爱擦头发。”接着又碎碎念道:“我从小都是这么湿着挽发的,也没见就怎么着。”

    凤卿瞪了她一眼,杨姨娘嘟了嘟嘴,只好不说了。

    吕姨娘让人搬了张美人榻过来,对杨姨娘笑着道:“姨娘躺着,我顺便帮你通一通头。我通头发的手艺可好呢,保管把您伺候得舒舒服服的。”

    然后便是母女两人并排躺在床上,皆垂着头发,一人眯着眼小憩,一人由吕麽麽边擦头发边通头。

    凤卿眯着眼睛边问杨姨娘道:“姨娘怎么过来我这里了?去过母亲那里了吗?”

    杨姨娘道:“没去呢,我收拾好后倒是想先去跟夫人请个安,但大姑奶奶让人送信来了,夫人急着见送信的人。等送信的人走了后,夫人又接着出了院子,我就没好去。”

    杨姨娘转过身来,悄悄跟凤卿道:“我看夫人身边只带了方姨娘和盛麽麽,往的是西北的那个小院子,看样子像是要去见小佛堂的那一位。”

    谢家的宅子在第三进的西北角有个小院子,小院子供了几尊菩萨,住的是谢远樵的第二位姨娘吴氏。

    总之从凤卿记事起,这位吴姨娘便已经移居小佛堂整天念佛敲经了,等闲并不出来,即便出来身后也有两个王氏的人跟着。

    这位吴姨娘原来诞有一双儿女,是孪生的龙凤胎,却俱在幼年夭折了。

    府里的人对外都宣称,吴姨娘是经受不住一双儿女夭折的打击,所以才看破了红尘伴了佛祖。

    真正的原因虽然没有人跟凤卿说过,但凤卿在谢家呆了十几年,大致也看清楚了。

    吴姨娘是王氏心里的一个大结,大概一辈子都无法过去。所以初初回府,她不急着见其他人,反而急着想见这位吴姨娘。

    此时,西北角的小佛堂里。

    佛香的味道浓厚的从院子里面弥漫出来,夹伴着的是“哒、哒、哒”的木鱼声音。

    方姨娘让小院伺候的一位老麽麽打开门,盛麽麽小心的虚扶着王氏进去,王氏沉着眼,不紧不慢的跨脚进去。

    屋里与六年前并没有什么大的变化,布置朴素,床帘帷幔都已经陈旧,却好像从来都没有换过。

    屋子的正前方放着一个佛龛,佛龛上供着菩萨,前面的香炉里檀香袅袅,整个屋子都弥漫着厚重的檀香味。

    与屋里的摆设一样一成不变的,还有佛龛下面跪着的那个女人,一身朴素的佛服,头发长垂脑后,只用一根木簪在头顶结了个髻。

    大约是听到了王氏等人进来,女子敲完最后一句经后,放下手里的木鱼,站起来转过身,垂着头对王氏行礼道:“妾身见过夫人。”

    王氏扫了她一眼,只觉得六年不见,眼前的这个女人却老了不止六岁。明明比她年轻几岁,眼角却比她更早爬上了皱纹。

    这一点无疑是让王氏心中畅快的。

    王氏看着道:“吴氏,好久不见了。”

    吴姨娘道:“是,夫人。夫人离府的这些年,妾身日日想念夫人,日日在佛祖面前祈求,愿夫人、老爷、诸位少爷、小姐平安康泰,无祸无灾。”

    王氏“哼”了一声,道:“到底是祈求我平安康泰,还是祈求我不得好死?”

    吴姨娘道:“夫人,您误会妾身了。妾身早已深知自己的罪过,这些年日日在佛祖面前悔过,祈求佛祖的原谅,又岂会再犯罪孽,不盼望着夫人安好。”

    王氏看着眼前的这个女人,当年那个趾高气扬不可一世,连她这个夫人都不放在眼里的妾室,如今倒是收敛起了自己的锋芒棱角,变得内敛冷静,喜怒皆不再形于脸上。

    王氏一步一步走过来,伸手抬起五姨娘的下巴。五姨娘站着不动,由着王氏将她的下巴抬起来,目光无波,看不出任何的情绪。

    王氏沉声字字清晰的问道:“你那双孩儿夭折了也十几年了吧,我记得我的凤杰夭折的第二年,他们就紧跟他们的兄长去了,你这个母亲还能想起他们的模样吗?你在佛祖面前敲了这么久的经念了这么久的佛,有没有替你那双儿女超度过?”

    吴姨娘的目光在王氏提起她的那双儿女时终于有些些许波澜,藏在袖子中的手紧紧握成拳头,几乎要把自己的骨头捏碎。

    吴姨娘道:“二少爷和三小姐虽然是妾身所生,但却唤夫人一声母亲,如同三少爷一样,不也是夫人的孩子?不知夫人这些年来,可还得想得起这两个可怜孩子的模样?午夜梦回之时,这两个孩子可有去夫人的梦中寻夫人?”

    王氏冷笑了一声,凛声道:“我从不惧怕鬼神。”

    她当初既然下得去手,就从来不怕这两个孩子回来喊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